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对你负责
    林枫“嗯”了一声,说道:“我准备……”

    李玉成不等他说完就打断道:“带她去钟鼓巷吧,我看她前段时间发朋友圈说挺想去的。”

    林枫蹙了蹙眉道:“这段时间公司忙……”

    李玉成一摆手道:“我看了,那天刚好是周末,再忙也得休息吧?再说了,努力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开心嘛,要是天天为了赚钱累死累活的,那还不如穷点好呢。”

    林枫还要说话,李玉成抢在前面开口道:“你要忙的话我就自己带她去了。”

    林枫无奈,总不能一个打工的出去玩乐嬉戏,让他这个老板独自加班,只能答应了。

    回到家,李玉成换了家居服就去厨房淘米煮饭,打开冰箱门有些纠结,问道:“老大,你要吃什么?”

    林枫动作比他慢了一步,这会儿正在房间换衣服,关着门没听到他的话。李玉成问了两遍都没人回答,走出去敲了敲他的房间门就推门进去了。

    “你干嘛呢,我叫你好几声都不答应,你……”

    李玉成的话戛然而止,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衣柜前赤/裸着上身的林枫。林枫脱下衬衣扔在床上,从衣柜里拿了件宽松的家居服出来,这时李玉成刚好推门而入,林枫回头问道:“怎么了?”

    李玉成此时没有心情听他说话,林枫从小因为性格的原因,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更谈不上交心了,自己有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要么把自己闷出一脸青春痘来,要么找个拳击馆发泄一下。

    后来时间久了,他也养成了健身的习惯,那些不愿与人诉说的秘密和心情,全都化为了汗水滴落在健身房的地板上。

    因为长期健身和打拳击的缘故,林枫的体格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六块腹肌在他半侧身下若隐若现。

    李玉成作为一个肖想了林枫许久的人,这样一幅堪称是活色生香的画面摆在眼前,再加上上午在办公室那个“半途而废”的吻,要是让他还能自如应对,实在是有些难为他。

    这不能怪李玉成见识短,本来大老爷们打个赤膊相约搓个澡甚至一起打个手枪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要是换了别的人,别说看对方裸个上身了,早在洗澡时李玉成就看了个清清楚楚,说不定趁着酒醉霸王硬上弓了也说不定,但偏偏李玉成喜欢上的是林枫。

    有原因的喜欢会带给人们勇往直前的勇气,比如李玉成当初喜欢唐婉,因为她长得好看,所以他一缠二追三送花,誓要将对方收入自己怀中。又比如艾黎和他的历任女朋友,只是因为对方身上有某一个他喜欢的优点,所以他主动出击想让自己不留遗憾。

    而莫名其妙的喜欢却总是让人手足无措,比如唐梨月对姜柳风,因为不知为何喜欢对方,反而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宣之于口。还有李玉成对林枫,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颗心已经学会了看到那个人而加速跳动,眼睛已经学会了因为那个人而盛满笑意,他努力想用自己的主人身份来改变它们,但也只是徒劳罢了。

    等李玉成反应过来自己喜欢上对方的时候,早就丢掉了不管不顾要告诉全世界的勇气,只敢小心翼翼的以朋友的身份陪在对方身边,任何可能暴露自己内心想法的事情,他都只能压抑在心底,在夜深人静独他一人时悄悄想一想,却也不敢想得太露骨。他总担心,林枫那双看似毫不在意实则洞穿一切的眸子会看透他,再厌恶他。

    说这么多的原因,要表达的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李玉成真的:怂!

    室友四年,同居三年,别人早都是炮友十级了,就他,只敢在林枫穿戴完整的时候偷眼瞟一下,最多就勾个肩搭个背,连看对方换个衣服都像是看到春宫图似的激动。

    林枫一边问一边把衣服往身上套,换完衣服后朝门口走,然后才注意到李玉成还没回答他的问题。

    两个人都不说话,房间里本就显得静谧,刚刚还有林枫换衣服时窸窸窣窣的动静,这时候就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以及,那道直勾勾落在自己腰腹部分的视线。

    林枫递了个疑惑的眼神:“阿成?”

    林枫说着走近了几步,李玉成鼻间出现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还有常年落在此人下风而产生的熟悉的压迫感,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清醒了过来,默念着“色字头上一把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啊,没什么,我来问问你想吃什么。”

    “唔,”林枫想了一下,笑道,“你随便吧,除了鸡蛋,我什么都吃。”

    李玉成为了摆脱刚刚的尴尬,故作惊讶道:“你也不吃鸡蛋?好巧,我也不吃!”

    “你不吃,我才不吃的。”

    “……”好像更尴尬了。

    李玉成不敢去看林枫的眼睛,说道:“那我先去做饭了。”

    “等等,”林枫叫住了他,李玉成停下了脚步却没转过身来,林枫上前一步,一手搭在他肩上,另一只手扶上他的腰。

    李玉成瞬间呼吸一紧,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感觉到林枫接触的那块皮肤都在发烫,藏在拖鞋里的脚趾也不受控的蜷缩起来。

    “衣服没弄好。”

    林枫话音里都带着笑意,不只是揶揄还是喜悦,右手帮他把塞进裤子里的那一截衣服拽了出来,然后拍拍李玉成的腰,说道:“去做饭吧。”

    李玉成喉咙里咕噜应了一声,听不出是个什么音节,整个身子僵硬得如同僵尸般同手同脚的走了。

    李玉成一进厨房立刻反手关上了门,然后靠在门边大口喘着气,还不忘嘲笑自己,这有什么?不就帮自己理个衣服嘛,至于紧张到连呼吸都忘了吗?但是……林枫帮自己理衣服诶!还是主动的,而且理完衣服后还拍了自己的腰,这是一般哥们儿碰的地方吗?再加上自己刚刚看了他换衣服,这四舍五入离上床就不远了啊!

    李玉成喘完气之后忍不住摸着刚刚被林枫拍的那一截腰偷着乐,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一半,恨不得把那块肉割下来放博物馆里珍藏起来。

    林枫在外面推门发现推不动,便敲了敲门,李玉成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和林枫隔着玻璃门大眼瞪小眼。

    推门的阻力离开之后,林枫自己推开了门,站在门口问道:“要帮忙吗?”

    “啊?哦,嗯,呵呵……”李玉成先是跟随本能的叽里咕噜发出了一串无意义的音节,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赶紧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林枫一挑眉道:“不用就不用,你脸红什么?”

    李玉成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有吗?”

    林枫点了点头,然后戏谑道:“是不是在想和哪个美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李玉成看着林枫双手抱胸站在自己面前,脑子里想的却是刚刚林枫换衣服市的场景,听他这话,喃喃道:“好像是。”

    林枫脸变了变,然后很快恢复如常,“啧”了一声道:“那你注意别把口水流到菜里。”

    说完给自己接了杯水,看着还呆愣在原地的李玉成,提醒道:“白日宣淫不好,饿着肚子意淫也不太好,尤其是还连累老板和你一起挨饿。”

    然后把水杯递到李玉成面前,说道:“喝口水冷静一下。”

    李玉成就着他的手喝了剩下半杯水,凉水刺激了他的神经,强迫性的将他从春宫图里拉了出来。李玉成皱眉道:“你胃不好别总喝凉水。”

    林枫哼一声道:“我胃不好也不适合挨饿。”

    李玉成撇了撇嘴角,拿过水杯重新给他接了杯温水,然后把人往外推,说道:“知道了,马上就做!”

    林枫一侧身避开了他的手,往料理台旁边走,说道:“做什么?我来给你打下手。”

    说完拿过围裙系上,看着料理台少喝瓶瓶罐罐沉思,李玉成看着他怀疑道:“打下手?你会吗?”

    林枫摇了摇头,城市道:“不会。”

    李玉成非常不美观的翻了个白眼,从冰箱里把菜拿出来,说道:“那你凑什么热闹?我告诉你,待会儿衣服脏了身上有味儿了,我可不负责啊。”

    “你说得有道理,”林枫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李玉成刚要讽刺他说两句就打退堂鼓,结果林枫下一句说道,“那我对你负责吧,毕竟你都做了三年的饭了。”

    李玉成差点切到了自己的手指,默默把手缩回了几分,没事人的回道:“行啊,你准备怎么对我负责?”

    林枫在旁边帮他洗菜,反问道:“你想怎么样?”

    李玉成眼睛一亮刚要开口,林枫又说道:“免除债务就算了。”

    李玉成刀下用力,林枫往边上挪了两步,李玉成咬着牙道:“那就没有了!”

    林枫把洗好的茄子放到案板上,倚在料理台上,对李玉成说道:“那你这是心甘情愿当免费厨夫了?”

    李玉成拿着刀抬头“呵”了一声,林枫又挪了几分,缩到了一个角落里,说道:“要不我把小蓁介绍给你?”

    李玉成把蒜剁得稀烂,说道:“我谢谢你,人家忙着相亲呢!”

    “那那个小梨呢?”

    “人家忙着恋爱呢!”

    “哦,”林枫拍了拍手,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围裙,拍拍李玉成的肩,笑得灿烂,“那我过两天给你涨工资,好好做饭啊,乖。”

    说完哼着小调走了出去。

    李玉成:“……”莫名又有点脸红的感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