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甜的
    虽然不想和他们说话,但唐婉被冻得受不了,拍了拍副驾驶的后座道:“你能不能把窗户关上,都要感冒了。”

    李玉成也被寒风朔朔冻得有些脸红,但他心里较着一股劲,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发泄出来,只好借着这小寒风嗓子里活跃的思想稍微冷静一下,免得到时候口不择言说出些不该说的。因此听到唐婉的话,他偏头振振有词道:“冷你就多穿点,说了你们这些女孩子不要为了好看就不穿秋裤不戴围巾,以后老寒腿有你们受的!车里人这么多,不开窗透透气怎么行?”

    唐婉还没来得及说话,林枫就哼笑了一声,相比于李玉成的拐弯抹角,他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把车牌号记你名下了?”

    “哦,上次你出差的时候,阿成开车过来说登记太麻烦,我就顺手给记上了,怎么了?”

    唐婉说完就见林枫瞥了李玉成一眼,不知是什么情绪的“呵”了一声,后者没有看他,假装对窗外的一地残雪和人烟稀少的大街十分感兴趣,只不过默默地关上了车窗。

    唐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李玉成在别扭什么了,敢情这丫根本就不在意什么通风透气,他压根就是介意林枫和唐婉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联系!

    唐婉看着李玉成那根本没法控制的笑容,还有林枫堪称温柔的视线,顿时暴怒了,这两个死基佬!

    钟鼓巷最初只是一条不到五百米的胡同,里面是一些非主流小青年扎着小辫子哼着不知所云的民谣;还有一些流落凡间的手工艺大师,卖一些物美价廉的手工作品;有人的地方就得有吃的,所以又有一些当地居民做一些能填饱肚子的快餐或者填不饱肚子的特色美食。

    后来一个小青年在胡同最深处开了一家小酒馆,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他是酒香不香不知道,但帅气不怕巷子深。基于这位老板是个长得还不错家底也不错甜言蜜语更是溜到飞起的小青年,各地网友来a市旅游的时候都想着来一睹老板的英姿。

    时间长了,自然就带动了周边餐饮业住宿行业以及各种小本经营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小商户在钟鼓巷落脚,这其中不乏外来人口,他们把家乡的特色逐一带到了钟鼓巷,钟鼓巷从一条有些文艺的小胡同,变成了小商贩们操着浓重方言口音的普通话,天南海北地侃大山的聚居地。

    后来遇到政府大力支持旅游业,钟鼓巷成了特色经营的示范基地,各种惠民政策的政府支持金纷至沓来,很快,周边就形成了以钟鼓巷为核心各种能赚钱的行业为组成部分的商业圈。每年的纳税都遥遥领先,政府在尝到甜头的时候,自然也是加大了支持力度。

    因此,尽管现在是寒冬腊月,尽管大多数人都宁可窝在暖气充足的家里醉生梦死,也不愿出门和凛冽的寒风亲密拥抱,但钟鼓巷还是很热闹。一半是路过a市的背包客,一半是正值青葱岁月的学生,和自己心仪的男孩子或女孩子,借着这熙熙攘攘的街头,做一些平时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比如凑近了在你耳边说话呀,因为太吵了怕你听不清;比如肩膀碰了肩膀有迅速躲开,但很快又重新碰在一起,没办法,实在是太挤了;还有在人群掩护下偷偷牵起小手的,我不是故意的呀,只是人太多,我怕你走丢了而已。

    李玉成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不少学生模样的人隐藏在人群底下的小动作。他看到一个男孩子在一个旅游团过去的时候抓住了身边女生的手,女孩子象征性的挣了一下,发现挣不脱之后,便立刻顺水推舟的回牵住了男孩子的手。

    这时旁边有人喊着“借过,让一让”,两人赶忙松开了手,但很快又重新牵在了一起,然后相视一笑,红晕慢慢染上双颊,在对方眼里投下一个美丽的倒影。

    李玉成十分煞风景的幽幽的叹了口气,他想起来,几年前他也是这样,趁着人群经过时伸出手想要抓住那只手,可是却扑了个空。一抬头才发现,那人早已走远,他到底是没能牵住那人的手,因为喧嚣的人群是给那些没有宣之于众的爱恋打掩护的,像他这种见不得光的爱恋,再来多少个旅游团也没法让他小心翼翼的牵住那只手。

    因为对方不愿意,因为世道不允许。

    多年前他没能牵住那只手,多年以后,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再次伸出手?

    “想什么呢?”

    身边传来林枫的声音,李玉成转头看过去,林枫刚把钥匙放进兜里,抬眼接触到李玉成带着些许茫然又害怕还掺杂着些许期待和悲哀的眼神,不由有些愣住了。

    林枫抓过李玉成的手,李玉成下车后就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裸/露在外的手此时早已冰凉,林枫触手时吓了一跳,握紧了几分蹙眉道:“怎么了?”

    “哥哥,阿成哥哥,快过来呀!”

    林落君站在不远处的摊贩前拿着一串糖葫芦像他们招手,她这轻轻脆脆的一声喊,周围有不少人都本能的朝她挥手的方向看了过来。

    李玉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赶紧抽出自己的手,又欲盖弥彰的拉了拉羽绒服的拉链,嘟囔道:“这鬼天气,怎么这么冷,老大我们快过去吧。”

    说完朝林落君“诶”了一声就走了,林枫看着自己空出来的那只手,一点点地收紧,像是要留住他刚刚伸手握住的那丝冰冷的温暖一般。

    可惜,他动作太慢,温暖流逝得太快,他手心里只剩下刚接触时的一片冰凉。

    那年冬天,他也是这样,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的朝那人伸出手,波澜不惊的表情下,是一颗叫嚣着要冲出来飞扑向那人怀抱的心。可那次对方也是刚碰到就猛的缩回了手,仿佛碰到了烙铁一般躲闪不及。

    那次他没能抓住那只手,那么这次,他一定会抓住的。

    林枫笑了一下,抬脚也跟了上去。

    李玉成充分发挥他当团支书时调解学生矛盾和跟各科任老师打交道,以及工作后跟客户各种斡旋得出的才能,跟街边那个要一串五块钱的糖葫芦小贩你来我往拉锯了半天,最后成功以三块一串的价格买下了十来串。

    李玉成把糖葫芦一把塞给林落君,说道:“都是你的,慢点吃。”

    自己则拿了一串“嘎嘣”咬了一颗,林落君看着手里红彤彤的糖葫芦哭笑不得,她不过说了一句这糖葫芦味道特别好而已,对方就不由分说的要买下所有的糖葫芦,还好唐婉伸手拦了一下,不然她今天什么都不用做,光吃糖葫芦就可以了。

    几个人随着人群往巷子深处走去,林落君在前面拉着唐婉这个摸一下那个看一下,像小品里说的那样雨露均沾的每个摊上都拿了一样东西,然后回手递给了李玉成。唐婉跟她在前面讨论得热火朝天,李玉成在后面啃着糖葫芦让她们别走太快,林枫则默默地掏钱包。

    李玉成刚开始的时候也想着意思意思,不能总让林枫掏钱,结果被林枫饱含深意的一个眼神给拒绝了。他分明在那个眼神里看到了资本家对他直击灵魂的拷问:“你有钱吗?”

    李玉成立刻想起自己现在只是个打工小喽啰的身份,只好作罢,把这个出血的机会让给自家老板,自己默默地在旁边拎东西吃糖葫芦。

    李玉成剩下最后两颗山楂的时候,感受到旁边一道灼热的视线,林枫正直勾勾的看着他。李玉成见他这样子,噗嗤笑道:“你想吃啊?等等,君……”

    “不用了。”

    林枫打断了他准备叫住林落君的话,却还是直勾勾的看着他。李玉成顿时有些疑惑道:“给你你又不要,偏偏又一个劲的看着人家手里的,什么毛病。”

    说着就把最后两颗山楂往嘴里送,余光瞥到林枫还没移开的视线,顿了一下,他色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舔了舔嘴唇,把糖葫芦往林枫面前一递,期期艾艾的问道:“要不,你吃一颗?”

    林枫喉结动了动,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着李玉成的手咬下了半颗山楂,李玉成问道:“怎么样,不错吧?”

    林枫轻轻嗯了一声道:“不错。”

    李玉成把他咬剩下那半颗山楂吃进嘴里,然后一抬手在他嘴角边抹了一下,在林枫的灼热视线下笑嘻嘻道:“有糖浆,老大,你说过不嫌弃我的。”

    林枫笑了一下,说道:“不嫌弃,谢谢。”

    “不客气。”

    前面的唐婉一回头看到这没眼看的画面,一把按着林落君的后脑勺把她往后转的脑袋转了回去,随便拿起一个东西,面无表情道:“喜不喜欢这个?”

    林落君震惊道:“姐姐,你认真的吗?”

    唐婉这才看到自己手里拿着一个色彩艳丽的小包装盒,上面是让人尴尬的英文标签,店主一脸暧昧道:“美女来两盒?八折优惠哟。”

    唐婉故作镇定的放下,仍旧面无表情道:“不用了。”

    说着拉着林落君就往前走,表面上无波无澜,内心却一声长啸:“这两个死基佬!”

    死基佬林枫和李玉成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李玉成稍微落后了一点,在林枫的视线死角里,把刚刚摸过林枫嘴角的大拇指放进嘴里舔了一下,得出一个结论:嗯,甜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