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还是牵着比较好
    林枫在前面走得不紧不慢的,李玉成快走几步跟上他,问道:“你不去找君君吗?”

    林枫看了他一眼道:“唐婉不是去了吗?”

    “她们两个女孩子……”

    “地方就这么大,不会有事的。”

    “哦,那倒也是。”

    说完两人就沉默了下来,李玉成搓了搓手道:“这里边挺冷哈?”

    林枫看他就差把脑袋都缩进脖子里了,伸手把他衣服上的帽子给戴上了,李玉成赶紧薅下来,不满道:“别把我发型给弄乱了。”

    林枫“呵”了一声不说话了,余光瞥见李玉成衣服口袋里被他的手带出来一只耳朵的小熊,开口问道:“喜欢吗?”

    “啊?”李玉成愣了一下,然后指着冰雕道,“你问这个吗?我觉得还行吧,就是小了点,而且手法也不怎么样,感觉和网上看到的不太一样。”

    他评头论足了一番,才看见林枫盯着他口袋里的小熊,这才知道林枫问的是这个,说道:“挺喜欢的,就是小了点儿,不好好拿着说不定在哪儿就掉了。”

    “唔,这倒也是”林枫点头肯定了他的话,“刚刚君君说她想起来这个熊哪里熟悉了。”

    话题转得太快,李玉成“嗯?”了一声,林枫就接着说道:“上次带她去游乐场的时候,她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硬币来非要让我替她夹,我给她夹的那个和你这个一模一样,不过后来被她弄丢了。”

    “哦,是吗?那我得好好拿着了。”

    李玉成敷衍的回了一句,然后伸手把小熊的耳朵塞了进去,假装认真看冰雕,边看边点评:“诶老大,你说这个雕的是什么?狗也不像猫也不像的,不会是传说中的‘四不像‘吧?还是狗和猫的杂交种?”

    他一本正经的提问,林枫还没说什么,旁边的工作人员脸都绿了,没好气道:“这是兔子,兔子,兔子!眼睛怎么回事啊!”

    李玉成和那奇怪造型的冰雕对视半晌,愣是没看出对方和兔子相似的地方,只好干笑道:“啊,兔子啊?这兔子挺可爱,哈哈,挺可爱!”

    工作人员重重一哼道:“那当然!我可是照着我家兔子雕的,雕得一模一样!”

    李玉成做出最后的点评:“那你家兔子长得还挺有个性。”

    然后在工作人员翻脸拿冰雕砸他之前推着林枫迅速遁走。两人到了一个李玉成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林枫才继续了刚才被李玉成强行转移的话题。

    “它和你房间里那只小熊,长得挺像的。”

    李玉成的脚步在听清这句话后顿住了,推在林枫后背上的那只手也僵住了,他从林枫察觉异样的惊愕和对方的用提醒的方式来“婉拒”他的慌张中回过神来,勉强笑道:“是,是吗?那可真是太巧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呵呵,那啥,估计就是缘分吧,你总说的那种孽缘,哈哈!”

    说着他就把手从林枫背上收了回来,脸上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手臂却不自觉的无力垂下。

    下一秒,一只温暖的手却抓住了他的手腕。

    “小心!”

    林枫把他往旁边一拉,同时单手接住了蹦蹦跳跳跑过来没刹住车差点摔倒的小女孩,小女孩的妈妈赶了过来从他手中接过孩子,一连声的道谢,林枫点了一下头道:“顺手而已,不用客气,雪天路滑,还是牵着走比较好。”

    小孩妈妈点了点头,又说了声谢谢,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林枫握住的手腕,会意的笑了笑,带着小女孩走了。

    母女俩走后,林枫见李玉成还是刚刚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捏了捏他的手腕,疑惑道:“怎么了?”

    李玉成这才回神,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林枫握住自己的手一眨不眨。

    林枫看着他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很快松开了他的手,低声道:“抱歉。”

    “诶?”

    李玉成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枫已经往前走了,不知为何,李玉成从他的背影里看出了一丝懊恼还有落寞。

    李玉成此时顾不得想林枫是不是发现了自己的心思,也不想去猜刚刚林枫的话是不是在隐晦的拒绝他。他自我安慰的想,只要林枫没有明说,那他就还有一丝侥幸心理,只要林枫没有明确的拒绝,那他就还是有机会的。每一个瞬间都是机会,只要他主动把握。

    李玉成看着林枫的背影深吸了口气,心里不断给自己打着气,然后大踏步前进。

    在离林枫一步远的地方他脚下一个踉跄,喊了声“小心”就朝林枫扑了过去。林枫眼疾手快的侧身拉住了他,不过这次没有碰他的手,只是拉住了小臂,待李玉成站稳之后他迅速松手,责备道:“怎么这么不……”

    “小心”两个字没有说出来,因为李玉成在他松手的那一刻抓住了他的手,就像刚刚他伸手抓住李玉成垂下的手腕一样,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朝他笑道:“老大,雪天路滑,还是牵着走比较好。”

    林枫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反手也握住了李玉成的手,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各自移开了视线。

    他们一直牵着手逛完了整个会场,不管是人多时肩膀撞到一起的“亲密”,还是人少时他们隔着距离肩并肩的“疏离”,他们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直到不远处的艾黎挥舞着双手朝他们打招呼,两人这才松了手,然后心照不宣的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个继续和他们插科打诨的打闹,一个继续不时和他们呛声顺带拽一把走到路中央的某人。

    只是他们没看到,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跟在他们身后,拿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切。

    回家以后,李玉成和林枫道了晚安就钻进自己房里锁了门,他把床底下的箱子拖出来,拿出里面那个他缝了好几针的小熊,把衣服口袋里的那个小熊也拿出来放在一起,看着它们低声道:“以后你们两个就是一对儿了,听到没有?”

    小熊自然听不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李玉成十分满意地放下它们,想了想又一手拿一个,脸贴脸嘴对嘴的亲了一下,自己还自带bgm的发出了“啵”的一声响,这才万分满意的放下它们,一个继续锁在箱子里不见天日,另一个放在床头沐浴灯光。

    明明都是一样的,偏偏待遇不一样。

    年末和年初是公司最忙的时候,既要看各个部门交上来的报表和年终总结,又要开会探讨下一年的工作目标和制定工作计划,另外随着同类企业的不断增多,公司不仅要拓展新业务,还得想方设法巩固住老客户,李玉成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简直是一个头变成三个那么大了。

    h省那边有一个大客户是公司争取了好久的,在李玉成回b市之前就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对方也表示会安排人过来实地考察一下,只是李玉成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这又是林枫负责的客户,所以他也一直没有过问这件事情。

    眼看马上到年终正是忙的时候,对方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几个地方不明白,要公司派人过去仔细探讨一下,并且指明要林枫亲自过去。

    吉娜报告完这个消息后有些忐忑,因为林枫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他沉着脸道:“之前不是把细节都说好了,马上就要签合同了吗?”

    吉娜点了点头:“之前确实是说好了,我们给的策划方案他们也看了,有不满意的地方也提出来我们尽量修改了,上次给您看的就是最终形成的方案与合同……”

    她还没说完林枫就不耐烦的打断了:“所以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林总,因为对方过来的人没有最终决定权,所以上周准备派人过去进行**,结果对方说是合同还有些问题,他们还要再考虑考虑。”

    林枫有些不快:“有问题怎么不早说?综合部拿来干什么的,有毛病都发现不了,还得对方指出来吗?!”

    吉娜忍不住辩解:“合同已经修改过好几次了,都是按对方要求来的,这……”

    林枫瞪了她一眼,吉娜蔫蔫的闭了嘴不敢再说话了,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一旁的李玉成,说实话,要不是李玉成在这儿,她可能都不敢顶着压力在里面呆这么长的时间。

    李玉成收到信号,问她:“对方提什么要求了?”

    “这个,”吉娜略有些踌躇,李玉成“嗯?”可一声,吉娜如实说道,“对方说让林总一个人过去,特地强调了只能他自己过去。”

    李玉成疑惑道:“他自己?小张也不能跟着?”

    吉娜点头道:“嗯。”

    李玉成点头道:“行,知道了,你先去订票吧。”

    “啊?”

    李玉成对上二人诧异的目光,奇怪道:“怎么了?对方不是说让林总过去吗?那你还不去订票?”

    吉娜看了一眼林枫道:“林总?”

    林总闭着眼,看不清情绪的“嗯”了一声,吉娜这才点了点头,有些困惑的在两人之间扫了一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轻手轻脚的带上门出去了。

    李玉成被弄得莫名其妙,朝林枫抱怨道:“都说别让你每天不是冷着一张脸就是生气发火了,看把吉娜都弄得神经兮兮的,想当初她刚来的时候个知冷知热的知心姐姐,现在倒好,每天就琢磨着怎么消毒和怎么坑我。”

    林枫半天不言语,李玉成说了一大堆没人理,皱眉推了推他道:“你干嘛?”

    林枫这才睁开眼,直愣愣地看着李玉成,问道:“你真要我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