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打闹
    李玉成也被他问得一愣,说道:“不然呢?我过去吗?我倒是想,但人家不是说非得你去才行嘛,”说完他又一副开玩笑的口吻,“也许人家是想招你做上门女婿呢?那我我过去人家估计都不让我进门,哈哈哈!”

    李玉成夸张的大笑了几声,见林枫不仅没有配合他的意思,甚至看着他的目光已经趋近凌厉,只好悻悻地闭了嘴,嘟囔道:“开个玩笑而已,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枫拿过平板看了看最新的股市行情,说道:“你先出去吧。”

    “哦,”李玉成应了一声却没动,也凑过脑袋和林枫一起看,说道,“最近这股票波动得厉害啊,要不咱们先出手,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林枫摇了摇头道:“不用,这是暂时的,而且跌也跌不到哪儿去了,等过了年之后就会回升了,到时候出手利润比较大。”

    李玉成在投资这方面对林林枫处于骨灰级的死忠粉,盲目崇拜他个人的一切,坚决拥护他做的每一个决定,即使里头是自己辛辛苦苦赚的真金白银,他也无条件的选择相信林枫,所以这么久了他也只是偶尔在林枫看的时候看一眼,其余时间他根本都不管理。

    听林枫说没事以后,他也没再放在心上了,继续纠结起刚刚那个问题来,说道:“老大,你为什么不愿意去h省啊?虽然这个客户确实是个事儿精,谈了大半年了也没个准信儿,但我架不住人家有钱是大客户啊,而且每次的咨询费都一分不少的进了账,不像我负责的那几个,动不动就问我能不能满五个小时送一个小时,当我这儿是网吧开卡满五送一呢!”

    抱怨完他看林枫脸色还是没有好转,又开导道:“当然了,我也不是那么见钱眼开的人,只不过都做那么多努力了,总不能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不是?咱就做这最后一次努力,成与不成都是这一次了,成了就当是个新年红,不成就当是休假旅游呗,”说着他朝林枫暧昧一笑道,“听说h省民风彪悍,美女一个个都热情得很,说不定你还能给我们带个嫂子回来。”

    林枫眼皮都没抬道:“滚。”

    “是!”

    李玉成呲牙一笑哼着歌往外走,路过吉娜和小张的时候,两人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玉成瞥了他们一眼道:“有事?”

    吉娜摇摇头,李玉成又看向小张,小张憋了半天说道:“李总,您真大方!”

    李玉成想了一会儿,上个月小张谈了一笔颇为可观的生意,李玉成念在他这么多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份上,大手一挥给他多发了几百块的奖金,虽然现在才来道谢有点晚,但李玉成还是收下了,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应该的,你们以后好好工作就是了。”

    说完哼着歌潇洒离去,吉娜和小张看着他的背影感慨道:“不愧是正宫娘娘,就是有气度。”

    其实李玉成并不见得那么希望林枫去出这个差,一是因为最近公司确实是忙,林枫在他还能把一些工作推一推,林枫不在就全都落在他头上了;二是因为林枫在公司的时候他能时不时上去溜达一圈,中午一起吃饭,晚上一起回家,然后一起,咳咳!一起各睡各的觉,林枫在他连早起都比较有动力。

    不过嘛,这些在击退情敌方面都退居二线了。康乃馨之前被他在办公室怼得夺门而出,好一段时间都销声匿迹,本以为把她解决了,没想到她前两周又卷土重来。李玉成斗智斗勇地既不能让她接近林枫,又不能露出自己的司马昭之心,实在是心力交瘁得很,好不容易对方消停了一会儿,他得赶紧把林枫送走,自己好一心二用的工作和对付情敌。

    李玉成想到康乃馨就头疼,晃了晃脑袋把她晃悠出去,开始想着林枫明天出差之后自己该以什么理由给他打电话,最好能一天三次来个视频晚上再加句晚安就好了。不过应该也不太可能,林枫能用手解决的事情通常不会动用到嘴,更别说视频这种大工程了。

    李玉成往后一仰头,悲从中来:“惆怅啊惆怅!”

    吉娜订的第二天早上的航班,晚上李玉成咬着苹果靠在门框上看林枫收拾东西,看他整理了两三套衣服,问道:“你带这么多衣服干什么?”

    林枫动作没停,说道:“可能要耽搁几天。”

    李玉成想起对方拖拖拉拉那个尿性,觉得也不是没可能,不过这次小张没跟着一起,他还是有些担心道:“那你要去几天啊?你一个人能不能行?不然还是让小张跟你一起去吧,有个人照料也放心一点。”

    说着他咔嚓咬了一口苹果,含混不清道:“大不了,嗯,到时候和他们见面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他们肯定不会知道的。再说了,就算他们知道又怎么样,有钱了不起,有本事就用钱砸死我,没本事就别逼逼叨逼逼叨,管天管地还管我出差派几个人了?真是,又不要他们掏机票钱!”

    林枫忽略他后面这一串抱怨,在心底“啧”了一声,刚刚下午把他往“火坑”里推的不知道是谁。但他没忘记他之前问的那两个问题,回答道:“看情况,顺利的话三四天就可以了。”

    说完他抬起头看了李玉成一眼,眼里没什么情绪的说道:“这些年,我不都是一个人吗?”

    李玉成听了这话可不依了,嚷嚷道:“林枫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你一个人,靠!我不是人啊?”说着他恨恨的咬牙道,“忙前忙后给你做饭洗碗,陪你回家帮你妹过生日,冷了提醒你加衣服热了惦记你减衣服,当牛做马的伺候了你七年,到头来在你这儿我还算不上个人?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啊!”

    林枫看着李玉成捶胸顿足的模样,忍不住弯了弯眼睛,笑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玉成不依不饶起来:“那你是哪个意思?今天你不说清楚,那我就跟你没完了!”

    林枫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抱歉,刚刚一时口误,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每次李玉成说他俩关系最好的时候林枫都不肯承认,弄得李玉成每次都有种自作多情的难堪,此时听他亲口承认,当场愣住了,连嘴里的苹果都忘了嚼,眼里亮起小星星,问道:“真的?”

    林枫对上他期待的目光含笑点头:“嗯,毕竟,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

    “……林枫,你大爷的!”

    林枫被李玉成按在床上挠痒痒,一开始林枫怕说话把人惹恼了也就由着李玉成闹,谁知道李玉成是个疯起来没完没了的,追着林枫从床下打到床上,又从床尾打到床头,最后两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交叠在一起的时候,林枫才想起来阻止道:“好了,别闹了。”

    “偏不!”

    李玉成说着就把手伸向林枫腰上的痒痒肉,这可是他多年来用血泪得知的林枫的弱点,而且此刻气氛这么好,正是揩油的好时机,他不得揩个一两斤下来当做这两天的存粮?

    可惜多年来的血泪表明,李玉成在体力方面并不是以打拳为主要业余爱好的林枫的对手,更何况他此刻正心猿意马的想着要不要趁挠他痒痒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顺手摸摸林枫的腹肌,毕竟除了他当年酒壮怂人胆那次饱了手福之外,也就只有上次撞见林枫换衣服时饱了饱眼福,可惜摸的那次没记住什么感觉,看的那次又没能上手摸,这时正好有机会,他要不要装作不经意的利用一下?

    李玉成思想“出了轨”,开始咂摸着林枫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和那六块腹肌摸起来该是什么滋味,肯定比他朦朦胧胧的记忆要好得多。要是能让他予取予求的摸个痛快就好了,最好摸的面积能够再扩大一点,往上往下他都能接受,哪怕对方要反摸回来他也不是不能同意啊!

    李玉成觉得面前气息微喘家居服偏了偏露出半个肩膀的林枫诱人得很,让他恨不得低头咬上一口。

    他吞了吞口水下了决心,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想推倒上司的下属不是一个好领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了这次下次不知道非等到什么时候;过了这个村,林枫肯定不在下一个店等他了……

    一系列老祖宗的警言教训涌上李玉成的心头,并且自古以来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他这么个顶多算个胆小如鼠的狗熊了,当即拍板决定以身试法,看看色字头上到底有没有那把刀,那把刀又有没有锋利到斩断他脑子里那堆百转曲回纠纠缠缠的情丝。

    可惜他这决定刚一下,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只觉腰上一紧眼睛一花,恍神的一瞬间后脑勺落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整个人也陷了进去,然后身上蓦地一沉,林枫欺身覆了上来,一手撑在他颈边一手按在他肩膀上制止住他,说道:“阿成,别再闹了,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