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是不是想我了
    大概每一座城市都有这样一家旋转餐厅,首先,它的楼层很高,通常在高大建筑的最顶层,这样你可以在用餐的同时欣赏城市的夜景;其次,因为楼层高耗费的电梯费也高,环境好服务态度也顶尖,所以它的消费也是在平均值上再加座喜马拉雅山的;最后,环境好消费又高的地方有一个普遍特点,那就是味道并不怎么样,并且还吃不饱。

    这也就是说,李玉成这个拿死工资的小职员,要用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请自己的情敌在这样一个华而不实的地方吃一顿饭,而且吃不饱的他还得回家以后自己泡面吃。

    唐婉一坐下就娴熟的报了一串菜名,然后看向李玉成,问道:“你吃什么?”

    李玉成挂着得体的微笑对服务员道:“给我一杯白开水,谢谢。”

    服务员说声“请稍等”走开了,唐婉看着李玉成惊讶道:“不是吧,你以前不是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吗?今天怎么这么抠?”

    李玉成看了她一眼道:“因为这里没有美人啊。”

    唐婉并不生气,而是微笑道:“在我决定开口之前,我劝你不要惹怒我。”

    李玉成也微笑道:“我也劝你决定开口前好好斟酌一下,看你说的话配不配得上这顿饭。”

    唐婉一脸玩味道:“唔,我以为在你眼里,‘林枫这两个字是无价之宝,原来也是要和其他东西放在天平上称一称的啊,抱歉,是我误会你了。”

    唐婉这一通抢白并没有刺激到李玉成,李玉成喝了一口寡淡无味的白开水道:“那是你们这种脑残粉的想法,不好意思,我是理智粉。”

    “嗯,理智很好,现在那些追星的不都号召理智追星吗?不过有一点比较遗憾,”唐婉抿了一口红酒道,“理智粉往往得不到偶像的注意,也很难扶正。”

    李玉成皮笑肉不笑道:“谢谢,脑残粉也好不到哪儿去。”

    唐婉耸了耸肩道:“也许吧。”

    说完给李玉成也倒了一杯酒,然后让服务员再上一份一模一样的,在李玉成开口拒绝之前说道:“公司副总和资深hr总监吃饭,公司是可以报销的吧,嗯?”

    李玉成叹了一口气,惆怅道:“你哥不给报销。”

    “为什么?”

    “你去问他啊,问我干什么。”

    在这种高级场合,唐婉不便不顾形象的翻白眼,所以只是撇了撇嘴,说道:“那好吧,只能委屈一下你自掏腰包了,不过我想,为了林枫,别说一顿饭了,就是摘颗星星你也会愿意吧?”

    李玉成最讨厌她这种用他对林枫的喜欢来挟制自己,喜欢这种事情,能用来当胁迫的条件吗?他对林枫的心思,能这么直截了当的摆在桌面上谈吗?

    李玉成不想再跟她东拉西扯,直接进入主题道:“说吧,那个康乃馨怎么回事?”

    唐婉头都不抬道:“你知不知道在别人吃饭的时候提对方不喜欢的人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李玉成一乐道:“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也不喜欢她啊?”

    “我记得我和你是公平竞争的关系,所以对于林枫的追求者,我们是一样的态度,谢谢。”

    李玉成不是很想跟她拥有这种关系,但这是两人当初说好的,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对自己未来大姨子毁约,只好愤愤的切了一大块牛排塞进嘴里。

    等唐婉吃得差不多了,她才终于开了尊口道:“你见过康乃馨了?”

    李玉成点了点头道:“要不是因为她是女孩子,我都跟她打了好几架了。”

    唐婉乐道:“你可以不把她当女孩子的,不过我很好奇啊,林枫看到你俩不对付,他是什么表情。”

    李玉成回答得形象生动:“面无表情。”

    唐婉笑道:“有道理。”

    “哎呀好了,”李玉成一抓头发道,“说正经的,那个康乃馨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看她怎么对你哥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谁给她的勇气?”

    唐婉看着他道:“你啊。”

    李玉成一愣:“我?”

    “嗯,”唐婉点了点头道,“康乃馨她爸和我爸算是朋友吧,字面意义上的,前段时间她爸派她到这边来出差,然后来我家拜访我爸,刚好那天林枫也在家,所以,”唐婉一摊手道,“一见钟情了。”

    李玉成很想吐槽一下这狗血的设定,什么一见钟情,就是看上林枫那张脸罢了,他就不信,康乃馨要是知道林枫那一堆臭毛病还能喜欢上他!

    唐婉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一样,说道:“别想了,我跟她说过,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李玉成一噎道:“难道你要告诉我,她对你哥是真爱?”

    “嗯,真金白银的真。”唐婉说着又补充道,“还有,你能不要一口一个‘你哥吗?想拿心理暗示对付我?”

    被发现了,李玉成嘿嘿一乐,越过这个话题道:“那然后呢?你哥……不,林枫他什么反应?”

    唐婉对他这种小计俩表示无语,说道:“正常反应呗,但人家油盐不进,有什么办法?”

    李玉成想到康乃馨那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也有些头疼,想起唐婉刚刚那句话,问道:“那你刚刚说跟我有关系?”

    唐婉抿了口红酒慢悠悠道:“是啊。”

    唐婉走后,李玉成一个人坐了半天,先是给吉娜打了电话确定了事情的真伪,当听到吉娜无辜的说道“我以为您知道”时,李玉成很想咆哮一声:“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你们都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啊!!!”

    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问了林枫的酒店信息后就挂了电话,又给小蓁打电话让她订明天一早的机票,把酒店信息给她后,叫了个代驾,第二天一早风风火火地赶往h省了。

    李玉成去h省的事除了帮他订机票和酒店的小蓁外,他谁也没告诉,对外只说自己感冒了在家里办公,一般的文件给吉娜和小张处理就好,有实在拿不定主意的再转到他这里来。

    林枫刚和客户打完太极就听到李玉成感冒的消息,打电话却提示正在关机中。林枫有些不放心,让小张拿备用钥匙去家里一趟,看李玉成病得严不严重,有情况随时向他汇报。

    小张办事效率很高,林枫他们住的地方离公司也不远,再加上林枫因为心力交瘁而有些力不从心的疲惫嗓音说着“我怕他出事”,让小张在恒温的室内愣是打了个冷颤,招呼都没打一声就风风火火地踏上了解救老总夫人的路,生怕自己一耽搁公司就没了老总夫人,那他们这些小喽啰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怀揣着对生活的期望和强烈的求生欲,促使小张一路把车开成了风火轮,平时二十分钟的车程,他十分钟就赶到了,然后闯进电梯直逼十八楼。

    然而一进屋却傻了,家里居然没人!

    小张胆战心惊的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林枫,林枫让他在家里衣柜床底浴缸里仔细找找,说不定李玉成发烧在哪儿睡着了。小张机械的“哦”了一声,心想这得烧成什么样才能在这些地方睡觉?

    林枫挂了电话后又给李玉成打了电话,这次打通了但没人接,林枫锲而不舍的打到第三个电话,李玉成终于接了起来,捂着电话“喂”了一声。

    林枫语速飞快的问道:“你现在在哪儿,刚刚手机为什么关机,开机了为什么不接电话,感冒怎么样了还发不发烧?还有,你声音那么小干什么?”

    李玉成被一连串的问题砸得开出了一朵朵小花,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说:“怎么,林哥哥,想我了?”

    旁边一个大汉被他这声“林哥哥”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仿佛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怕被人灭口匆匆走了。

    林枫听他还能瞎贫,说话的声音也没有感冒的迹象,这才放了心道:“你怎么回事?刚刚吉娜说你感冒了?”

    “唔,咳咳!”李玉成这才想起自己撒的谎,赶紧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咳嗽了两声,又捏着嗓子沙哑的回道,“是有一点点,但不严重,我这会儿正捂着被子出汗呢,一会儿就好了。”

    林枫冷笑一声揭穿他的谎言:“捂着被子出汗?小张现在就在你房间,请问你在哪儿又捂着谁的被子出汗呢?”

    李玉成尴尬的笑了两声道:“是吗?我在你房间呢,小张来了吗?我出去看看。”

    说完又觉得这句话能让他死得更快,只好改口道:“哈哈,我开玩笑呢老大,我哪敢进你房间呀,我找唐婉有点私事,这不怕大家问东问西,所以才找了个借口嘛,谁知道他们小题大做的通知你了,呵呵,我没事,真的!”

    林枫的语气听不出是更生气还是缓和了,说道:“拿着我的钱,翘班去泡我妹妹,李玉成,你挺能耐啊?”

    意识到这也是个坑的李玉成赶紧为自己辩解:“没有,我找唐婉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意思,真的,老大你相信我,我对她真的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

    林枫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这时广播提醒乘坐某某航班的某某乘客请尽快登记,李玉成赶忙捂住听筒,但已经迟了,林枫已经听见了,他蹙眉问道:“你在机场?”

    “啊,是啊,呵呵,我路过机场,路过。”

    说完又赶紧道:“我马上走了,老大我不跟你说了,我明天肯定去上班,就这样啊,拜拜!”

    李玉成挂了电话后,林枫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他又给唐婉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哪里。

    唐婉说道:“我在机场啊,马上要登记了怎么了?喂?林枫?”

    唐婉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皱眉道:“怎么回事?”

    那边现小张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搜查了一遍又恢复原样后,战战兢兢的给林枫打了电话道:“林总,我没找到李总。”

    林枫在那边冷声道:“不用找了,你回去吧。”

    “哦。”

    小张赶回公司的路上一直在思考,他就翻个家的功夫,怎么明明担心得要死的林枫,突然就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了?难不成他翻箱倒柜的时候触发了什么机关?如果是的话,那他真是个千古罪人啊!

    小张默默在心里对李玉成说了句对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