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关你什么事
    李玉成到底还是没有奋起而攻之,因为小蓁这个一向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下属好巧不巧的打来了电话,说了一些有的没的,等他接完电话,林枫早就忙自己的去了,他就这样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晚上洗澡的时候,李玉成在浴室磨磨蹭蹭了许久,在想待会儿出去怎么样才能顺理成章的和林枫挤一个被窝又不会被踹下床,不仅当时不会被踹下去,而且要直到明天早上都会安然无恙。他可到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赖在林枫床上,结果大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天旋地转的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屁股疼得慌。

    李玉成想了半天最后也没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最后横下了心自暴自弃了,大不了他就霸王硬上弓把人给“睡”了又能怎么样?酒店那么多房间谁让他非和自己住一间的?房间里就一张床难不成让他睡沙发?呸!谁大冬天有病放着美人在卧的大床不睡去睡硬邦邦冰冰凉的沙发?反正他李玉成肯定不会。

    打算豁出去之后,李玉成也不想什么措辞了,打算出去二话不说就往床上一躺装睡,两人都这么熟了,林枫不会再那么不近人情的把他踢下去吧?踢下去也不要紧,他再爬起来就是了。

    决定好之后,李玉成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林枫靠在床头正在接一个视频电话,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移开了目光。李玉成看着他只犹豫了一秒,然后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在离床两米的时候,脚步一转……去了旁边的沙发。

    李玉成二话不说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还拿了个抱枕盖在自己身上。李玉成还是没能做到像他自己想的那样若无其事的爬上床在林枫身边掀被子躺下,但是,那只是因为林枫现在在接电话他不能过去打扰他而已,并不是因为他怂的缘故,等到了半夜林枫睡熟了,他一定会悄咪咪的爬上床的!

    可惜林枫没给他这个机会。

    林枫接完电话一抬头发现李玉成又在沙发上躺下了,这次他直接下了床,走到他身边抬脚踢了踢他的脚腕,说道:“到床上去。”

    李玉成正在自我安慰,结果林枫突然出声他吓了一跳,生怕被林枫看出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出来,立刻大叫一声拒绝道:“我不要!”

    林枫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李玉成察言观色这么多年,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补救,只好呵呵干笑两声顾左右而言他道:“打完电话了?谁给你打的啊?”

    林枫冷着一张脸:“关你什么事。”

    李玉成:“……是哈,那啥,吉娜昨天说财务报表有点问题,她很你说了没有?”

    “关你什么事。”

    “……也对,听说你和康乃馨第一次见面是在你家?你回家去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

    “……”

    是可忍孰不可忍,作为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公司副总,接二连三被甩脸子,李玉成彻底怒了,一骨碌爬起来站在沙发上指着林枫吼道:“林枫!”

    林枫看也不看他,干巴巴的应了一句:“干嘛。”

    李玉成指着他气道:“你有意思吗?大晚上的怼人干什么,你是刺猬病犯了还是染上了杠精瘾,不怼人你过不去是吧?我说你这人……诶你干什么!放开我!林枫你放我下来!!!”

    李玉成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片刻后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林枫扛到了肩膀上,立刻大呼小叫起来,但林枫任由他手舞足蹈的嘶喊着,脚下的步子一点都没受影响。

    林枫趁李玉成说话的功夫一伸手把人拦腰放到了肩上,不声不响的一路把人扛上了床。尽管一路上李玉成嚎得跟杀猪似的让人怀疑这是家暴现场,但事实上林枫虽然行为野蛮,但动作却十分轻柔。把人往床上一放,自己也跟着躺了下去,在李玉成没反应过来之前关了灯,动作麻利儿的拉过被子给两人盖上,闷声来了一句:“睡觉。”

    李玉成:“……”他把自己扛上床是让自己跟他一个被窝睡觉?他不是从不跟人一个被窝的吗?他记得他当年趁着酒精在他床上赖了一晚,从那以后就没再见过那套床单和被罩了。

    想起往事,李玉成强烈的求生欲促使他往旁边挪了挪,掀开被子的一角偷偷伸了一只手出去,准备把脚也伸出去时,林枫开口了:“你干什么?”

    被他发现,李玉成索性也不偷偷摸了,直接把被子一掀道:“我去看看柜子里还有没有多余的被子。”

    林枫没说话,李玉成开了灯抱了一床被子过来,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了半张脸在外面。等要关灯的时候才尴尬道:“老大,要不你关一下灯?”

    林枫侧着身子看他,突然伸手在他脸上狠狠拧了一把,李玉成吃痛出声,苦于作茧自缚伸不出手来反击,只得双目怒视着他。

    林枫知道自己用的力道不小,也知道李玉成不是装的,所以伸手放开了他。李玉成一得到自由,立刻质问:“林枫你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

    林枫没理他,直接伸手关了灯,惨遭无视的李玉成抬起双腿踹了林枫一下,说道:“问你呢!我招你惹你了你就拧我的脸?大晚上抽什么风?”

    林枫受了他这一脚,淡淡道:“你话太多,听不惯让你闭嘴而已。”

    即使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但李玉成还是忍不住想要生气。他话多?要不是林枫话太少他至于把自己弄成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吗?他要是再不话多一点,他俩能住一个屋檐下十天半个月都不说话你信不信?要不是他话多,他俩的革命友谊能持续加温到超过别人吗?要不是他话多,他俩能同寝“同居”这么多年?他这都是为了谁?不领情就算了,居然还嫌弃他,还伸手拧他!

    “我话多?我话多怎么了,你还话少呢,我嫌弃你了吗?听不惯?不是我吹牛,你去问问我从小到大的同学,哪个不说我李玉成说话跟唱歌儿似的好听?你听不惯我说话,那你刚刚一口一句‘关你什么事我说什么了吗?林枫你别以为仗着自己是老板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爸爸我一不高兴还不伺候了,那些债谁爱还谁还去吧,我不管了!”

    对商人果然是利益威胁比较有用,林枫怕真把李玉成弄生气没人还自己钱了,立刻不说话并且还欲盖弥彰的翻了个身平躺下,说道:“行了睡觉吧,这两天没睡好头疼。”

    李玉成:“……”哼!骗鬼呢!

    虽然睡前有点小插曲,虽然两人各盖一床被子,虽然他们中间的空隙还能再躺下一个人,但是!再多的虽然都掩盖不住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的事实,也掩盖不住李玉成扑通扑通跳动的心,更掩盖不住李玉成在暗夜里不断偷瞄林枫的眼神,自然也掩盖不住他内心的雀跃。

    整个晚上李玉成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被我说的没话了吧?让你嫌弃我让你嫌弃我!林枫不会睡着了吧?超小声的叫一下:“林枫?老大?林哥哥?”

    没人回答,那应该是睡着了吧,那我偷偷往他那边挪一点应该没关系吧?算了算了,还是再等一会儿等他睡熟了再说。

    现在应该没事了吧?我挪,我挪,我挪挪,等等!我这样动静似乎有点大,万一把他吵醒了怎么办?万一他突然醒了怎么办?万一……他翻身了!还居然背对着我!

    诶,背对着我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哈,这样我能光明正大的偷看他了,话说为什么会有人的后脑勺也长得这么好看啊,连发旋儿都那么可爱,头发丝儿都柔软得让人想伸手摸一摸再亲一亲。

    “李玉成你干什么!”

    在离林枫的后脑勺零点零一秒的时候,李玉成在心里呵斥住了自己,林枫一向睡觉浅,再加上今天有他这么个“外人”睡在旁边,他肯定睡得不踏实,刚刚翻身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而他居然还妄想上手摸一下,是胆子肥了还是最近飘了,以为他林枫现在抬不起脚踹他了是吗?

    李玉成强迫自己收回手,随即又有些沮丧和后悔,沮丧自己和林枫躺在一张床上却什么都做不了。后悔刚刚怎么没想到像那些电视剧里一样,在他水里放片安眠药,这样不就能任他为所欲为了?还不是他想摸就摸,想揉就揉,说不定,还能偷偷亲他一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亲林枫到底是什么感觉啊?林枫爱干净每天都用洗面奶,脸颊肯定也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吧,亲上去感觉一定很好;他的眉毛那么浓又时常皱着,李玉成偶尔几次大着胆子替他抚平了皱着的眉头,触手感觉有些毛茸茸的,亲上去感觉也一定很好。

    林枫的眼神总是漠然的,眼里盛着事不关己的冷漠和不以为然的不屑,但李玉成也见过他盛满笑意的眼睛和眼底深处闪烁的星星,这样一双互相矛盾的眸子,亲上去感觉也一定很好。

    林枫说话总是直来直去呛得你想揍人,很多时候他总能一句话把李玉成堵得哑口无言。但李玉成知道,他虽然口齿坚硬内里却很柔软,这样的嘴唇,亲上去感觉也一定很好。

    李玉成心里悔啊,悔他当初撒酒疯的时候怎么只顾着摸摸抱抱忘了最重要的,他该趁着酒精上头强吻林枫啊!也好让他在这个“睡”而不得孤独寂寞的夜晚心里有丝慰藉啊。

    “要不,”李玉成听着林枫发出的均匀的呼吸声,脑子里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趁他睡着偷偷亲一下,”反正他现在睡着了,天知地知还有我知,不会让他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