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我能亲一下你吗
    偷亲这个想法在李玉成漫长的暗恋过程中不是没有出现过,但他从来没有实践过,主要原因有三个:第一是他害怕,害怕林枫揍他;第二也是他害怕,害怕林枫恶心他;第三还是他害怕,害怕事情揭穿,他和林枫做不成恋人,也做不成朋友,甚至连同学也做不成,只能做一个对林枫来说,有点恶心的陌生人。

    以前李玉成听到别人说怕表白失败会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不敢表白时,他是嗤之以鼻的。在他看来,喜欢一个人就要说出来,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跟个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的。喜欢一个人你就大声说出来,成了皆大欢喜,不成再继续努力呗,人就这一生,你要让暗恋占据多少年?

    李玉成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所以他注意到唐婉的第一天就找对方要了联系方式,隔三差五的在她面前刷存在感,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告白,被拒绝了伤心两天又振作起来。在他看来,这些都没什么,被拒绝了又怎么样,又不会少两斤肉,大不了他重整旗鼓换条道走就是了。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他发现自己心思不对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才知道,那句“不敢表白”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是你虽然不甘心做朋友,却更害怕做路人的,所以只好委屈自己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然后云淡风轻的和这个人做朋友,做别人口中最好的、却让你最心酸的朋友。

    而这个世界上,也真的有这样一种感情,是你不能宣之于口只能深埋心底的,在这之前,你所叫嚣着要向全世界宣布的勇气和决心,在它面前都打起了退堂鼓。原因不过寥寥数字:我害怕,我不敢。

    所以李玉成这么多年了,即使在别人看来和林枫亲密无间,但他自己却不敢越雷池半步,别说偷亲了,就连哥们儿勾肩搭背、好兄弟之间打趣玩闹时都不敢趁机揩油。大半夜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实在是让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惊世骇俗不敢置信,以至于他辗转反侧了许久也没能下定决心。

    李玉成左翻一圈右翻一圈,手伸出又收回,收回又伸出,脑子里来来回回想了千百种偷亲的办法,最后始终没有确定下来。

    大概是他翻身的动静太大,一向浅眠的林枫被吵醒了,带着浓浓的睡意不悦道:“你还睡不睡了?”

    “呀!老大你干嘛突然出声啊,吓死我了!睡,我马上就睡,老大你怎么醒了?你也睡不着?”

    林枫头也不回,给他一个后脑勺冷声道:“一半的床都被你当烙饼摊了,怎么睡?”

    李玉成干笑两声道:“我有点紧张嘛,所以才睡不着。”

    “嗯?”林枫勉强回了半个脑袋,露出一点兴趣道:“紧张?紧张什么,和我睡觉紧张?”

    “那倒不是,是我准备……”李玉成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赶紧捂住嘴,林枫已经转过来平躺下了,问道:“你准备干什么?”

    “没,没什么,啊——好困啊,快睡吧老大,明天还要早起呢。”

    李玉成说完就翻了个身背对林枫,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来证明他没有说谎。他闭上眼睛放缓呼吸假装自己睡着了,但身后那道目光太过灼热让人难以忽视,他有些不自在的拱了拱被子把自己裹得更严实,又状似无意的动了动身子往旁边挪了挪。

    这时林枫突然伸手连人带被子扣住了,伸手把人往回一捞,刚好整个圈在自己怀里,然后在李玉成错愕之前放开了手,低声道:“小心别掉下去。”

    “哦。”

    李玉成默默地又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装睡,这时林枫开口道:“睡不着?”

    被他看出来,李玉成也没必要装了,点头“嗯”了一声,林枫侧过了身子看他,两人的距离又近了几分。林枫带着在大学宿舍养成的良好习惯,压低了声音问道:“在想什么?”

    林枫对李玉成有着致命的诱惑力,他的勾唇一笑,他的温言细语,他的面无表情,甚至他的冷言冷语,当然也有可以压低了的、还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朦胧和缱绻。

    李玉成觉得自己呼吸一窒,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想什么,又怕林枫在暗夜里看不见,又补充道:“没想什么。”

    林枫看了他一会儿,带着失落说道:“对我也不能说吗?”

    李玉成在心里拼命点头,可不嘛,对谁都能说,就是不能对你说!这可是四楼,你要知道我那点龌龊心思,一生气把我从窗户扔下去怎么办?!!

    李玉成讪笑了两声没说话,林枫等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翻了回去。李玉成刚松一口气,林枫便是更重的一声叹息,李玉成有些哭笑不得地叫他:“老大,生气了?”

    “唉——”林枫将尾音拖得极长,说道,“没有。”

    李玉成:“……”你还能再假点吗?

    李玉成自然不能告诉他实话,所以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干巴巴的道:“没生气就行,那赶紧睡吧,明天还早起呢。”

    林枫:“……”

    等到身边人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李玉成才慢慢的吐出了自己心里憋着的那口气,小心翼翼的确认道:“老大?你睡着了吗?”

    “没有,干什么?”

    突然得到否定答案的李玉成顿时有些慌神,听到林枫的问话下意识的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老大,我能亲一下你吗?”

    长久的沉默,消失的呼吸声让李玉成有种想从四楼跳下去的冲动。隔了好一会儿,林枫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问:“你、说、什、么?”

    李玉成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杀意,他猛地坐起来手足无措道:“不是老大,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吧,我之前不是喜欢唐婉嘛,你知道这事吧?对,你肯定知道,那是你妹嘛,我还把你当大舅哥来着,结果你不承认来着,不不不,我不是要说这个,我的意思是,唐婉当初不是没答应我嘛,我一直挺遗憾的,尤其是没能亲到她,哈哈那啥,是不是有点臭流氓?但我不是为了亲她才喜欢她的。嗨你看我都在说些什么,我是说,你俩是兄妹,性格又挺像的,亲起来应该也差不多吧?我能亲你一下感受一下么?”

    李玉成胡言乱语了一大堆,丝毫没有注意到黑夜中林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末了他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胡说八道,又信誓旦旦的说道:“真的,我就感受一下,行吗,老大?”

    林枫冷笑一声:“你说呢?”

    李玉成搔了搔头,带着沮丧、失落又松口气的复杂心情说道:“哦,我知道了,我就是随便一说,你别介意,我……嗯……唔……”

    李玉成话说到一半突然被一股巨力扯下,脑袋猛地砸到了枕头上,他还没来得及惊呼,林枫就一翻身压了上来,低头亲住了他。

    两人的恋爱经历都为零,李玉成是因为一开始立志将校花拿下,最后校花没拿下反而栽在了所谓的“大舅哥”身上,从此更是心里眼里只有一人,每天想办法隐瞒自己那点小心思还不够,哪有时间再去谈恋爱?

    至于林枫嘛,纯粹是他自己作的,班里女同学找他帮忙,他面无表情的推给了李玉成;系里女生跟他搭讪,他皱着眉拉李玉成当挡箭牌;校里女生发墙表白他,他冷脸让李玉成替他解决,不然就把他栖身于“万花丛”中的照片公之于众。

    一开始李玉成烦得要死,觉得自己简直是得不偿失,明明推荐林枫当班长、假装与他交好、拉着他参加社团活动不过都是故意和他作对为了恶心他的,结果倒是给自己找了两倍不止的工作量,都不知道是恶心了林枫还是恶心了自己。

    但后来他就尝到甜头了,找林枫帮忙?瓶盖拧不开还是书本抱不动?放那儿别动,让他来!找林枫搭讪?觉得他长得帅还是觉得你长得美?别搭话,让他来!向林枫表白?姑娘,先来后到的道理懂否,他这个元老人物还没说什么呢,别回复她,让他来!

    所以,林枫自己找女朋友是不可能的,让李玉成替他找女朋友更是不可能的。于是乎,林枫想谈恋爱?做梦去吧!

    就这样,两个没谈过恋爱没接过吻只看过片的人,在天寒地冻的冬至来临时分,躺在暖气充足的套房里的柔软大床上青涩的接吻。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夜归的人跺一跺脚骂声“这鬼天气可真冷”。交叠着身子亲密无间的两人穿着单薄的睡衣同时想到:这鬼天气可真热。

    两人都没有经验,所以只是脸贴着脸嘴贴着嘴,都不知道下一步动作该是什么。

    李玉成和张英牧他们背着林枫偷偷摸摸看过毛片,之所以背着林枫,是因为林枫在每次讨论到这个话题时都会甩脸走人,久而久之,这一类入不了林枫法眼的事情,他们都自然避开他了。

    李玉成偷偷摸摸看过几次,想对林枫来说稍微有点经验,所以他脑子空白了一瞬,反应过来时林枫还伏在他身上没有动,两人的嘴也没有分开。他脑海里波涛汹涌了一阵,最后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带着些许试探的伸舌舔了舔林枫的唇。

    林枫猛地撑起了身子,居高临下讳莫如深的看着李玉成。李玉成觉得有些难堪,脸色涨得通红,索性窗帘够厚实让人看不见他的难堪,他试探着叫道:“老大?”

    “闭嘴!”

    林枫带着几分不耐烦呵斥住他,李玉成抿紧了嘴自嘲一笑:果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