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撒娇的林枫
    饺子端上桌的时候,李玉成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对林枫说道:“那啥,包好的饺子被你给毁了,这些是我胡乱包的,也没显出我真正的技术来,你就将就吃吧。”

    林枫“唔”了一声,扒拉着碗里的饺子说道:“确实,以前‘你们都把饺子包成花儿了。”

    听林枫加重了“你们”两个字,李玉成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刚刚的事情,这些年来一直维持的形象被揭穿,还在这么个尴尬情况下,李玉成有些恼羞成怒,把盘子又扒拉到自己面前,不悦道:“是,今年没花儿了,你要不喜欢就……”

    “喜欢,特别喜欢。”

    林枫赶紧挽救,并且立马夹了一个饺子,连料都没蘸就送进嘴里,说道:“好吃。”顿了顿,又说,“还是一样的味道。”

    李玉成心说废话,夏叔手把手教出来的女儿,剁的馅儿能不是一个味儿吗?只要馅儿对了,管他饺子皮是自己擀的还是市场上买的,管他包饺子的是新手还是熟手,煮出来味道不都一个样吗?

    李玉成自顾自的吐槽着,错过了林枫小声嘟囔的那句:“我喜欢的味道。”

    林枫吃完了一个饺子,冲李玉成说道:“吃完了。”

    李玉成看了他一眼道:“所以呢?”

    林枫看了看他面前的饺子,然后冲他眨眨眼道:“还要。”

    李玉成:“……”林枫他他他……居然对自己撒娇!!!

    李玉成瞬间丢盔弃甲,把盘子往林枫面前一推,说道:“给你给你,全都给你!”这还不算,他还起身又往厨房走去,要去再擀点皮儿剁点馅儿再给林枫来上一锅。

    还好林枫赶紧拦住了他,说道:“不用了,够了。”

    李玉成这才被他浑浑噩噩的拉回了座位上,林枫顺手夹了个饺子塞进他嘴里,见他还是呆呆的,便问道:“以前的饺子,都是在他们家拿的?”

    李玉成点了点头,说道:“是,你不是喜欢吃他们家的吗?”说着又挠了挠头道,“本来我想跟夏叔学一下,以后自己也能做,谁知道夏叔死活不肯教我,我只好逢年过节就去他们家赖着,然后把他包好的饺子搜罗回来。”

    夏叔家开的店在未清大学西门那儿,离李玉成他们宿舍特别近,他们有时候吃腻了食堂就去夏叔家吃,有时候忙不过来的时候也给夏叔帮帮忙。林枫自从有一次吃了他们家饺子后夸了句好吃之后,李玉成就记住了,每逢该吃饺子的日子,他就去夏叔家买饺子。

    夏叔手艺好,包的饺子又跟朵花儿似的,所以卖得特别火,甚至有不少其他区的都慕名而来就为了吃上一碗饺子。李玉成每次都得费好大力才能抢到,有一次没抢到就让张英牧买了买了别家的带回去,林枫虽然嘴上没说,吃的时候却皱了皱眉,李玉成那个时候还处在感情的朦胧期,生怕林枫不高兴以后不搭理他了,当即便决定要去把这手艺学到手,以后自己在家做。

    但这是人家的看家本领,哪能随随便便就传外人?夏叔也不是不愿意教他,只是有一个条件,让李玉成给他做上门女婿。不说李玉成家就他一个儿子,能不能让他上门,单就每次看到小美和一帮男生吆五喝六走街串巷的倒腾些有的没的,李玉成就吓得一溜烟跑回宿舍了。

    手艺没学到,林枫又嘴挑,李玉成迫不得已,只能每次都去夏叔家守着赖着,他包一个他就拿一个,这么几年下来,林枫也没发现不对,还以为都是李玉成自己动手包的呢。要不是今天夏叔病了没开店,李玉成只好拉了夏叔的高徒兼女儿小美过来充当救兵,结果好巧不巧,被林枫回家撞了个正着。明明小张跟他说他们还要谈很久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林枫听了他的话,说道:“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吃不吃饺子对我都……”

    林枫还没说完,李玉成就没好气的说道:“谁说是给你的了?我是自己想吃!给你美的!”

    林枫颇有些无奈,但还是坚持着往下说:“在我眼里,饺子只有两种味道,我喜欢的,和我不喜欢的。”

    李玉成:“……”这不废话?

    林枫接着道:“所以你不用那么麻烦,我不是非要吃那一家的饺子,也不是非要吃饺子不可,对我来说,吃不吃,吃什么,都无所谓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也知道你什么意思。”李玉成难得没有呛声,说道,“可是我想给你,不行吗?”他看着林枫的眼睛,慢慢说道,“也许你觉得这些对你来说都无所谓,但我不这么觉得,别人有的,我想让你也有。你觉得无所谓的,我也想给你,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我想而已,你要是不喜欢,就当我自作多情多管闲事吧。”

    其实不是没有别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知道林枫不是不在乎,而是在乎了也没办法,所以他只能说是不在乎。可他不想让林枫难过,哪怕林枫不喜欢这些,他也想为他做,告诉他,有人是在乎他的,也知道他所在乎的东西,更愿意为他做他所在乎的事情。

    林枫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我刚刚的意思是,你已经给过我了,我也记住了。”

    李玉成疑惑:“嗯?”

    林枫拿过遥控器开了窗帘,外面霓虹闪烁,雪已经停了,十八楼并不能看见楼下的雪。林枫看着窗外道:“那天也是这样下了一天的雪,晚上才停,我身上落了一层雪,鞋也被没我来得及清扫的积雪给湿透了。我本来以为那会是一个寒彻骨的夜晚,如同之前很多次一样,但那天的宿舍很温暖,那天的饺子也很好吃。”

    说完,他转向李玉成,轻声道:“阿成,你明白吗?”

    李玉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似乎想起来林枫说的是哪件事了。

    林枫在立冬这天回了家,本来上周末就说好了要回去的,但被李玉成拉着去参加了一个什么社团活动,无奈只好往后推了一周。

    林枫是被李玉成吵醒的,一睁眼,就见李玉成站在窗边兴奋道:“雪,雪,雪!下雪了下雪了!我的天哪,是真的雪!都下了好厚一层了,一脚踩下去是不是得把脚都盖住了?我的妈呀!老大,你快来看,下雪了!”

    李玉成一回头看见林枫醒了,赶紧要来拉他让他看看这“千古奇观”,手伸到一半想起来什么,又赶紧收回了手,只冲他兴奋的喊了几句,然后就跑到另一边去叫艾黎和张英牧。

    李玉成刚跑到艾黎床前,艾黎就蒙着被子喊:“我知道下雪了,我也知道下雪很漂亮,我还知道你终于见到真的雪了!我特别能理解你老幺真的!但你也理解理解我,让我睡会儿行吗?我昨天打游戏打到一点才睡,可困了!真的,我求你了!”

    上铺张英牧一个枕头扔下来,怒道:“没被老幺吵醒也被你吵醒了!还有,昨天不知哪个孙子害我们被人追着打,老子这辈子还没这么窝囊过,你还好意思说!”

    越说越觉得气不过,昨天打完游戏太晚了,他怕吵到李玉成他们没找艾黎的麻烦,憋着一肚子就睡了。今天一早被李玉成的哇哇大叫吵醒,然后又听艾黎机关枪似的说了一堆,人李玉成还没说什么,他一口气把别人要说的都说了,而且还好意思说昨天的事,这不是提醒他找他算账吗?

    张英牧三下五除二掀开被子下床,又把艾黎从被窝里揪出来,对着他的耳朵吼:“你说,你丫昨天是不是故意的?那么弱的一个boss,你居然死在它手里三次?你死了就算了,还拖着我干什么?你他娘的是不是因为昨天我抢了你一个鸡腿故意徇私报复?啊?!”

    艾黎被他吼得耳朵疼,打又打不过,只能一边努力把自己的衣服从他手里解救出来,一边辩解:“我还没说你呢,明明有更好打的boss你不去打,非要打这个,掉了那么多装备都被别人捡了,我还要问问你是不是和别人串通好了来整我呢!”

    终于把衣领拽出来的艾黎重重一哼:“再说了,那是一个鸡腿的事情吗?中午那鸡腿是不是也被你抢了?早上那俩鸡蛋是不是也被你抢了?我拖着你不让走算客气的,要不是看在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开始就打死你了我!”

    张英牧目眦欲裂:“艾黎你小子找死!!!”

    “啊啊啊,救命啊,家暴啦!!!”

    艾黎屁滚尿流的爬进卫生间锁上门,无论张英牧在外面怎么叫门怎么讽刺就是死活不开门,气得张英牧飚出一句琼瑶语:“傅文佩你有本事开门啊,你有本事偷男人没本事开门?”

    李玉成&林枫&艾黎:“……”还有什么比一个五尺男儿对琼瑶台词烂熟于心更毛骨悚然的事吗?

    寝室吵成这样,林枫再睡也睡不着了,索性爬起身收拾待会儿回家要带的东西。李玉成见寝室其他三个北方人对下雪见怪不怪还嘲笑他大惊小怪,顿觉无趣得很,出了寝室找别的南方人去分享喜悦去了。

    林枫刚收拾完东西,就接到李玉成的电话,他在那头说道:“老大,唐婉在楼下……”

    “我已经走了。”

    “啊?”

    林枫停下手里的动作,说道:“跟她说,我已经走了。”

    “啊?不是,你什么时候走的?刚刚你不还……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李玉成说到一半就反应了过来,赶紧改了口,然后挂了电话对唐婉说道:“那个,老大说他已经走了,你要不要自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