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秋后算账
    李玉成又去了其他几个宿舍找人核对了信息,但是陈利还是没有消息,他刚要再去一趟,宿舍门就被敲响了,他开了门发现站在门口的是陆侯,他一阵惊喜道:“陈利回来了?”

    陆侯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打电话没人接。”

    李玉成还没来得及沮丧,陆侯就给他出主意道:“你要是着急的话,不如问问曲萌萌,她应该会知道吧?”

    他这么一提醒,李玉成也想起那天在图书馆外面看到的那一幕,顿时觉得自己真是蠢笨如猪,这么简单的方法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找到解决的方法了,李玉成反而不急了,反正都已经下午了,这会儿交上去也得等明天才能往系里上交,还不如歇会儿。他打趣陆侯道:“想不到咱们课代表也这么八卦?”

    陆侯谦虚道:“哪里哪里,一个宿舍的,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而已。”

    “哦~”李玉成拖长了尾音道,“原来你也会关注这些琐事啊,我还以为你被灭绝师太同化了,每天只顾着抓违纪学生上台做演讲呢!”说着又忍不住捶了他一下道:“上次我可被你害惨了,整整一个月的演讲,弄得那段时间我说话都跟要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似的,每句话都声情并茂抑扬顿挫的,可累死我了。”

    这是说上次他迟到被老头儿抓,结果却拿陆侯当挡箭牌,于是陆侯铁面无私的把他买有完成背诵的事情上报了英语老师,严厉的老太太立刻按惯例“处置”了他,并且因为他是班干部却没有起到好的带头作用,又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难度。

    李玉成也没夸大其词,为了不让自己再有把柄落到老太太手里,他完成得格外认真,那段时间说话都跟唱歌儿似的,偏偏他还要参加系里校里组织得各个活动,着实被认识不认识的给笑了个遍,那段时间李玉成看陆侯的眼神里写满了哀怨和控诉。

    陆侯之前还十分坦然,甚至对着李玉成嘻嘻笑,还提醒他下次坑人记得找个“软柿子”捏,气得李玉成大怒:“好你个猴子,本佛祖记住你了!等着吧,总有一天让你在我的五指山下动弹不得!”

    陆侯当时还哈哈笑的说等着他,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哪知这会儿听了李玉成半抱怨半调侃的话,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上的尴尬连李玉成这个神经大跳的都看出来了。

    陆侯尴尬道:“当时就是想开个玩笑,我以为你是团支书老师会网开一面,哪知道她这么较真呢?”

    李玉成忍不住吐槽:“就因为是团支书才更遭罪呢!郝韵总喜欢在英语课叫我出去干活儿,我缺了她好几节课,偏偏是班主任请的假她没法说什么,所以她看不惯我好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居然还把我往火坑里推,你说,你是不是跟我有仇故意报复我呢?!!”

    陆侯讪讪一笑道:“哪有什么仇啊,我是真不知道她对你有成见,要知道我还能这么害你吗?”

    李玉成“嘁”一声道:“难说!”

    陆侯的神色更尴尬,李玉成也看出来了,哈哈一笑道:“跟你开玩笑呢,咱俩这关系,你帮我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我?快进来坐,外面冷死了。”

    两人说完才发现他们还站在门口,李玉成赶紧让陆侯进来,陆侯却是拒绝了,说道:“我就不进去了,我们宿舍门还没锁呢,我就是出来转转。”

    李玉成看着他手里的饭盒揶揄道:“大师兄,你该不是出来化缘的吧?怎么现在这种苦差事也轮到你了,二师兄呢?”

    陆侯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手里居然还拿着一个饭盒,便更尴尬了。但也多亏李玉成提醒了他,他才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忙把饭盒往李玉成面前一递道:“给你的。”

    李玉成没接,笑道:“我自己温饱还没解决呢,可没有余粮给你啊。”

    陆侯被他逗乐了,一拍他道:“还真把我当成要饭的了?这是赏赐给你的。”

    李玉成迟疑道:“真的假的?”

    “废话!”陆侯说着就打开了饭盒,里面是一个个白白胖胖的饺子,李玉成看到里面还冒着热气。陆侯说道:“北方立冬都要吃饺子,这是我妈刚送过来的,我也吃不了,就给你尝尝鲜,也算应个景。”

    虽然b市没有立冬吃饺子这一说法,但入乡随俗这一道理李玉成还是知道的,再加上今天的晚饭确实没有着落,秉着不要白不要的想法,他伸手捏了一个进嘴里,还不忘耍贫嘴:“吃剩下的才给我,合着是把我当要饭的了......我去!真好吃!大师兄,你不够意思啊,这么好吃的东西藏着掖着道现在才拿出来!”

    陆侯嗤笑一声道:“不嫌是我吃剩下的了?”

    李玉成翻脸不认账:“谁嫌了?谁说这话了?我怎么不知道呢?应该是你听错了,要不然就是我们老大说的,反正不是我说的。”

    “我说什么了?”

    突然响起的声音下了李玉成一跳,他手里捏着的饺子差点掉下去,他好险的用嘴接住了,这才去看说话的人。

    说话的正是被他拿来当挡箭牌的林枫,被人抓了个正着,李玉成有些尴尬,哈哈一笑道:“没有,你都不在宿舍能说啥呀?老大你听错了,我说老三呢,说老三呢。”为了掩饰尴尬,他又赶紧转移话题道,“咦,老大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下大雪把路封了你回不去家所以就回来了?”

    林枫瞥了他一眼不说话,心里却忍不住嗤笑一声,他以为这是经年不见雪的南方吗?随便一点小雪就把路封了,那他们这些年出门上课都是走路吗?

    林枫不想和这个没有见识的南方人多说,言简意赅的回道:“拿完东西回来了。”

    然后和陆侯打了个招呼,对李玉成说道:“让开。”

    李玉成撇了撇嘴让开了,陆侯也知道林枫不喜欢和不熟的人相处,便识趣的转身告辞,临走时把饭盒塞给了李玉成,说自己待会儿过来拿。

    陆侯走后,李玉成关门进了屋,林枫换下的鞋放在鞋架边,李玉成瞟了一眼吓了一跳道:“老大,你鞋怎么湿了?”

    “没什么。”

    林枫声色冷淡的回了一句,然后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等他换完衣服再出来,李玉成又叫道:“你头发怎么也湿了?你淋雨了?不对啊,今天也没下雨,下的是雪啊!”

    林枫终于扫他一眼道:“雪是雨的固态,谢谢。”

    “我知道!”李玉成往嘴里塞了一个饺子愤愤道,“我也是学理科的!管他下的是雨还是雪,反正你的头发都是湿的,你还不快拿吹风机吹干,到时候感冒了怎么办?”

    林枫拒绝道:“没事。”

    李玉成坚持:“怎么能没事呢?湿头发不吹干很容易得感冒的,到时候你一感冒来个头疼脑热的,那一大堆活儿不都落在我头上了?我才不做这亏本生意呢!你还不赶紧把头发吹干!”

    林枫终于忍无可忍道:“你别那么大惊小怪行不行?”说完又冷声道,“放心,到时候麻烦不到你。”

    李玉成又恢复了没有眼力见儿的状态,根本不管林枫要被他烦死了,把饭盒往桌上一放就往自己床上爬,在床上翻了半天没找到,又吭哧吭哧爬下床在书桌上找。最后经过一番努力,总算在开学以后就没动过一直放在床底的箱子里找到了一个吹风机,拿出来递给林枫道:“快去吹头发。”

    林枫看都没看,李玉成锲而不舍的劝说:“老大你相信我,作为一个养生十级的人,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不吹头发真的对身体不好!你别以为你现在年轻底子好就可以为所欲为随心所欲了,我告诉你,现在不好好养生,以后等你老了有的是罪受!”

    林枫:“……”他能不能把吹风机上的灰擦干净了再胡说八道?

    最后林枫还是妥协了,拿过吹风机胡乱吹了几下交了差。不是因为他被李玉成的养生知识折服了,而是败给了李玉成老太太裹脚布的胡说八道,更败给他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亲自给他吹头发的行为。

    好在李玉成似乎只是想让他接过吹风机顺便肯定一下自己的说法而已,对于他有没有真的认真吹头发并不感兴趣,自己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饺子。

    林枫出来的时候,他刚好把最后一个饺子塞进嘴里,对林枫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就谁便放哪儿吧。”

    林枫把放他桌上,李玉成才想起来道:“呀!我忘了给你留一个了!”

    “哦,”林枫丝毫不感兴趣道,“没事,我对吃饺子不感兴趣。”

    他不感兴趣,李玉成却来了兴趣,问道:“为什么?”

    “嗯?”

    看林枫不解,李玉成问道:“为什么对吃饺子不感兴趣?这不是你们这边立冬的习俗吗?难道你不是北方人?”

    “是,”林枫坐在桌前整理东西,说道,“以后你会发现,吃饺子不仅是立冬的习俗,还是冬至的习俗,除夕的习俗,春节的习俗,立春的习俗。”他看了一眼李玉成,继续道,“凡是你能叫出名的节日,都有吃饺子的习俗。”

    李玉成:“……”你认真的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