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吵架
    尽管对于林枫“所有节日都和吃饺子有关”的理论给惊到了,但李玉成还是缓过了神道:“就算是这样,那今天也是很重要的一天吧?今天可是立冬加初雪诶!大师兄他妈妈特地给他送了饺子到学校来,你呢?你刚回家,家里肯定做了饺子吧?有没有给我带点回来?”

    林枫立刻冷声道:“没有。”然后把往他这边越靠越近的李玉成推远了几分道,“离我远点。”

    李玉成觉得委屈,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又说错了,惹得他又犯了刺猬病。但他对此早已习惯了,在林枫面前,自己的小委屈小情绪都没什么,只要能一直缠着他一直烦着他就行了。所以他立刻重整旗鼓道:“为什么没有?你该不会是不想给我吃所以才说没有的吧?哇!老大你不能这么小气吧?人家大师兄和我们中间隔了个走廊加宿舍还想着我呢,我好歹是谁在你上铺的兄弟啊,你就这么对我?”

    “那你找他去!”林枫黑了脸道,“我们家不吃饺子。”

    李玉成一愣,然后嘻嘻笑道:“那不行,我可不能背叛你。话说,你们家为什么不吃饺子?”

    林枫没说话,只是回过了头看着李玉成,眼里带着说不出的厌恶,看得李玉成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然后他才一字一句道:“李玉成,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林枫说这话时的语气不同于以往,以前说李玉成的时候虽然谈不上什么无奈啊宠溺一类的词,也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李玉成烦。但李玉成能感觉到,至少林枫是把他当成了朋友的,所以才会说出他很让人讨厌的事实来,如果不把他当朋友,根本理都懒得理他。

    这次不一样,以前是把李玉成当朋友所以说他很烦,但现在,李玉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林枫是为了以后不把他当朋友,所以才说他很烦的。

    李玉成心里“咯噔”一声,突然觉得无比愤怒。愤怒林枫凭什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这样对他,说不把他当朋友就不把他当朋友,就算他最开始和林枫交往的初衷就是为了膈应他,但这段时间他对林枫的好也不是假的啊。替他和老师同学打交道,带他参加各种集体活动帮他融入大氛围中,他不喜欢做的事他去做,他不爱说的话他去说,这都是假的吗?

    他还愤怒,愤怒自己听到林枫的话时,第一反应不是愤怒,而是害怕。他居然在害怕,害怕什么,害怕林枫不跟他做朋友吗?害怕林枫真的打心底里厌恶他,还是害怕林枫以后看他和看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去他的,他才不害怕呢!

    李玉成生林枫的气,也生自己的气,但他不敢冲林枫发火,至于为什么不敢,他也不知道。所以他只是愣了两秒后就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把椅子带得稀里哗啦响,然后出了门,临走时倒是没有忘记穿外套。

    李玉成气汹汹的走下楼,他们公寓楼不远处就是学校西门,西门那儿有一座“玉琢亭”,听说是学校某位知名校友捐建的。当时李玉成听到时有些不以为然,想来这位知名校友也不怎么知名,不然能只捐这么一座小亭子?

    玉琢亭旁边是和小喷泉和花坛,此时有几个男生女生正在那儿打雪仗,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毛线手套,团了个雪球你扔我一下,我砸你一下,欢声笑语响彻上空。

    刚刚“情场失意”的李玉成觉得他们的笑声有些刺眼,冷哼一声道:“一群没见过雪的乡巴佬!”

    然后带着不知哪里来的优越感趾高气扬的走了,完全忘记早上的自己在看到下雪的时候兴奋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

    李玉成带着明里对打雪仗的小伙伴、暗里对遗忘记忆的自己的不屑,晃晃悠悠的出了西门。

    西门旁边是条步行街,吃的穿的用的啥都有卖的,李玉成他们刚开学的时候来过几次,和接口的“老夏馄饨店”的老板也算混了个脸熟。

    李玉成刚溜达到街口,就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领着几个男生打雪仗,他们和刚刚看到的打雪仗又不一样。刚刚那是拿着雪球你来我往的砸,他们却是直接几个人按倒一个人,另外的人拿雪把他埋起来。

    李玉成“啧啧”感叹着真野蛮,然后蹲在一边看了起来,小女孩儿正指挥着几个男生把一个个头高她两个头的男孩子放倒。那几个男生偏偏听他的话,摩拳擦掌的就要上前,被人高马大的男孩子瞪了一眼又缩了回去,然后人高马大的男孩子被小女孩儿瞪了一眼后也缩了回去,委委屈屈的任由几个小屁孩儿在他头上动土。

    李玉成看得饶有兴致,看他们把人埋进了雪里,然后嘻嘻哈哈的走了。没一会儿,小女孩儿又走了回来把男生“挖”了出来,笑靥如花道:“冷不冷?”

    男生被埋了也不生气,看小女孩儿开心他也开心,挠头傻笑道:“不冷。”

    于是两人也乐乐呵呵的相携而去,李玉成又是啧啧感叹道:“受虐狂啊受虐狂!”

    看完这一场雪仗,见识到男孩子的受虐倾向,他一下子心情大好。这人被人埋了个严严实实还能对着罪魁祸首笑,他不就被说了一句吗,又不是没被说过,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这么一想他也就坦然了,一下子觉得没那么愤怒了,林枫嘛,哪儿都不好,尤其那张嘴更是不好,他又不是不知道,跟他计较什么?至于害怕嘛,也有了解释,不是怕林枫不理他,而是怕林枫不理他之后,那他之前为了膈应林枫和他交好不都白费了?受的气不也白受了?

    李玉成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觉得刚刚负气而走的自己幼稚得可笑一转眼看到街口的老夏馄饨店,抬脚走了进去,打包了两份饺子哼着小曲回宿舍了。

    李玉成回去的时候林枫正坐在桌前不知道想什么,听到门响,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李玉成一眼,然后又回过了头。

    李玉成一向号称自己能从一个人的眼神读懂对方的心,在林枫刚刚那“惊鸿一瞥”里,他愣是看出了林枫欲言又止堵在喉咙口的那句“对不起”。

    李玉成在心里啧了一声,觉得林枫这想说又不说的别扭样娘儿们唧唧跟个小姑娘似的,偏偏他又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

    李玉成盯着林枫倔强的后脑勺有些想笑,好险才绷住了没笑出来,走到林枫面前,把饺子往他桌上一放道:“给你的。”

    林枫看了一眼没动,李玉成继续哼哼道:“本来只买了我自己的,结果夏叔说今天立冬买一送一,我不要他非塞给我,哼!便宜你了。”

    本以为自己被骂了还不计前嫌给带饭的大度会打动林枫,继而在他心里为自己树立一个光辉伟大的形象,哪知林枫完全不领情,看都没看一眼道:“谢谢,不用了。”

    李玉成像是不敢相信的愣了一下,说道:“你说什么?”

    林枫伸手把饺子推回了李玉成的桌上,又说了一遍:“谢谢,我不吃饺子。”

    李玉成一下来了气,冷着声道:“林枫,你什么意思?”

    林枫波澜不惊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不吃饺子,谢谢你的好意。”

    李玉成冷笑一声道:“谢谢我的好意?我怎么觉得我的好意喂了狗呢?!”

    说罢猛地把手里的饺子往地上狠狠一扔,冷声道:“爱吃不吃!就当我犯贱,明知道别人不待见还上赶着献殷勤,不,都不是犯贱了,简直是贱到骨头里了,贱到我祖宗八代里了!”

    说罢又狠狠踢了一下椅子,椅子是铁制的,血肉之躯当然敌不过坚铁,踹上愣了两秒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单脚跳着原地转圈,哀嚎声响彻整个204。

    林枫先是没想到他会因为自己不吃饺子而那么生气,两人认识以来,李玉成好像一直是没心没肺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哪怕很多时候被他刺得浑身都是血,他也照样能自己伸舌头舔干净之后嘻嘻哈哈的又黏上来。哪怕上次郑瑞他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那么挑衅,他也没有生日到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地步。

    林枫还没从李玉成的怒气中回过神来,就听到了李玉成的惨叫声,李玉成跳着脚满屋乱窜,林枫站起身道:“你别跳了,赶紧坐下。”

    两人刚吵过架,李玉成哪肯听他的,再说了,也不是他想跳,他要不跳的话就是钻心的疼,跳起来好歹还能转移一下注意力。

    李玉成继续满屋子乱窜,一边窜一边喊“痛死了痛死了,我的妈呀痛死我了!”

    林枫被他嚎得头疼,连叫几声让他坐下看看伤哪儿了,李玉成存着心跟他作对就是不听,最后林枫觉得实在是吵得厉害,直接伸手把人一拽,李玉成单脚使不上力林枫力气又大,李玉成被拽得一个趔趄,身子歪歪扭扭的朝林枫扑来,扑了个满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