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蠢得厉害
    这下两人都是一愣,李玉成也暂时被转移了注意力,手忙脚乱的要从林枫怀里挣扎出来,可惜单脚站着使不上力,只能把整个身子都靠在林枫身上,两只手还紧紧的攀住了林枫的肩膀,看上去倒似两人正紧紧拥抱一般。

    林枫从来没有主动抱过人,别人也不会那么没眼力见的去抱他,再加上他的洁癖,所以这十多年来,别说拥抱了,他连和别人稍微亲密点的动作都没有。在别人眼里朋友间很正常的勾个肩搭个背的动作,在他这里通通都是禁区。

    这会儿冷不丁把人抱了个满怀,怀里陌生的温暖和异样的充实感让他有些发愣,但怀里人不老实的动作让他回过了神,心里升起一股被人冒犯的愤怒感。但低头一看,李玉成正抱他抱得死紧,然后满脸无辜的看着他。

    林枫被人冒犯的感觉逐渐消失了,满心的愤怒突然就变了个味,化作一声叹息:这人真是……蠢得厉害!

    林枫带着些无奈的意味把人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又扶着他在凳子上坐下,说道:“看看怎么样了。”

    李玉成听话的把脚往前一伸,伸到一半的时候被林枫按住了,林枫瞥他一眼道:“我让你自己看。”

    “……哦。”

    李玉成嘿嘿一笑,然后把脚抬起来,抬到一半放下道:“算了,太臭了。”

    林枫:“……你也知道。”

    “切。”

    李玉成不屑的撇了撇嘴,但这副表情在这样的时刻,林枫硬生生看出了一种委屈的味道,他不由得有些无语,一个大老爷们儿,自己踹了一脚椅子然后受伤了,踹是自己踹的,疼也是自己找的,委屈个什么?

    “把鞋脱了。”

    林枫无语过后开口了,李玉成听话的把脚丫子从拖鞋里解放出来。林枫隔着快一米的距离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李玉成被他气到了,刚想指责他什么意思,他的脚又不是生化武器,至于看一眼就跟要中毒似的吗?

    但他还没来得及指责,林枫就又把目光移了回来,片刻之后疑惑道:“你脚怎么这么白?”

    李玉成:“……你才脚白,你全家都脚白!”

    林枫认真回答道:“没有你的白。”

    李玉成:“……”

    李玉成“噌”的就站起身来,黑着脸就要走,然而下一刻就被林枫又按在了椅子上,说道:“别动,你自己动脚试试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李玉成不想理他,他觉得刚刚林枫的话侮辱了他,虽然他从小皮肤就白,即使被晒黑了也会很快恢复过来,这也是身边同学朋友都知道的事情。但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他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大老爷们儿说脚白,这算什么?调戏他,还是嘲笑他?

    他敢打赌,林枫绝对是后面一个意思!

    想到这人先是把自己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然后又嘲笑了自己,他要再乖乖听他的话,那自己就是真犯贱了。所以他气哼哼的说道:“关你什么事?”

    林枫倒是没因为他这话生气,只是刚好有人在敲门,所以他只扫了李玉成一眼就去开门了。

    这一眼对林枫来说是无意的一个动作,李玉成心里却有些不安:林枫这是生气了?但很快他又指责自己,他生气就生气,有什么打紧的?他生气?他还生气呢!凭什么就他林枫可以把别人的好意随意丢掉践踏,他口是心非一回就要患得患失担心这担心那的?他才不害怕呢!他一点都不害怕林枫生气或者不理他,爱理不理,不理拉倒,谁稀罕!

    林枫万万没想到在他起身开个门的功夫,李玉成脑子千回百转了好几个来回,要知道自己一个眼神李玉成会联想出这么多事情的话,他绝对会在那个眼神里再加上些鄙夷。

    林枫开门后,门口站着陆侯,陆侯见到是他开门有些惊讶,但还是笑着打了个招呼:“班长。”

    林枫“嗯”了一声,陆侯问道:“阿成在吗?”

    “我在,大师兄,进来吧!”

    李玉成抢先回答,林枫也省了心,往旁边让了一步让陆侯进了门。

    陆侯一进来看到李玉成坐在椅子上,再看到他肿起老高的脚,忍不住说道:“李团,你这是饺子没吃够包子来凑?”

    李玉成脸一沉:“你别跟我说饺子,说着我就来气!”

    说完瞪了林枫一眼,林枫没有什么表示,陆侯倒是惊道:“怎么了,饺子不好吃?”

    李玉成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还吃了陆侯拿过来的饺子,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不是说你,阿姨做的饺子很好吃,特别好吃!”

    陆侯笑了笑,然后看到了地上散落的几个饺子,再看看面无表情的林枫,突然明白了什么,顿时笑不出来了,还隐隐的有些尴尬。他这是……一不小心撞见了班长和团支书两个神仙打架?

    李玉成也注意到了地上的饺子,又解释一遍:“这不是你们家的饺子啊,你拿过来的我一个不剩的全吃了,一点没浪费!”

    陆侯更加尴尬的笑了笑,李玉成又怕他还误会,赶紧转移话题道:“你过来有事吗?是联系到陈利了吗?”

    陆侯惊讶:“你不是说去问曲萌萌吗?我就没再找他了,怎么,曲萌萌也不知道?”

    李玉成拍了下自己脑袋,一进门就和林枫吵了一架,谁还记得这件事啊,赶紧打个哈哈道:“没有没有,曲萌萌也没接我电话,我就顺口问问你,我待会儿再给她打个电话。”

    “哦,”陆侯点头道,“那就行,要不然我回去再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问到了再过来告诉你。”

    “行,麻烦了。”

    李玉成应完,抬眼看到桌上的空饭盒,说道:“呀,忘记给你洗了,你现在不着急用饭盒吧?不着急的话,我明天洗了给你拿过去。”

    “哦,不用了。”陆侯拿过饭盒道,“我回去自己洗洗就好了,没事。”

    李玉成笑道:“那我多不好意思?”

    陆侯诚实道:“并没看出来。”

    “……呵呵。”

    李玉成懒得再跟他虚与委蛇了,脚还疼得厉害,就往外赶人:“行了大师兄,还有别的事没有?没事就跪安吧,师父要继续做包子了。”

    陆侯“噗”的一笑,然后说道:“我是来核对信息的。”

    李玉成一愣:“核对信息你不说没联系到陈利吗?”

    “是没联系到他,”陆侯也奇怪道,“本来是准备到时候和他的一起核对的,但你不说你找曲萌萌问嘛,我就先把自己的核对了。”

    李玉成更奇怪:“自己的?自己的什么?”

    “嗯?”陆侯脸上泛起疑惑,“我的个人信息啊。”

    李玉成还没反应过来,两人一个比一个懵,旁边脑子稍微清楚一点的林枫开口道:“你的意思是,你是过来核对你的助学金信息的?”

    陆侯点头道:“对。”

    他一点头李玉成就笑道:“大师兄你说什么呢,我这上面没有你的名字啊。”

    “没有我的名字?不可能啊,李团,别开玩笑了,赶紧的,核对完我还回去背单词呢。”

    李玉成也笑道:“大师兄你才别开玩笑了,是不是最近追哪个妹子钱花太多了没法跟家里交待,所以来我这儿讹钱来了?这钱要是我的那肯定是给你了,但它不是啊这可是国家的,骗国家的钱是犯法的!”

    听了李玉成这番玩笑话,陆侯非但没有笑意,反而有些生气:“李团你说什么呢?我跟你说真的。”

    李玉成也似笑非笑道:“我也没诓你,我说的也是真金白银的真话啊。”

    陆侯不敢置信道:“真的?”

    李玉成斩钉截铁道:“真的!”

    两人对视了两秒,李玉成见陆侯不像是开玩笑,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说道:“大师兄,你不是开玩笑的?”

    陆侯急了:“谁有那美国时间跟你开玩笑?我单词还没背完呢,核对完信息我还得回去接着背呢!”

    “可是我这儿真的没有你的名字啊。”

    李玉成说完怕陆侯不信,够着手要去拿电脑,林枫拍了一下他的手道:“别动,我给你拿。”

    然后伸手帮他把电脑拿了过来,李玉成别扭的说了声“谢谢”,然后打开电脑把名单从头到尾翻了个来来回回,说道:“看,我没骗你吧我这上面真的没有你的名字。”

    陆侯一把抢过鼠标自己一个一个名字的翻着,眼睛都快贴到屏幕上了,但也是徒劳功而已。他看着电脑屏幕喃喃道:“怎么可能呢,怎么会没有我,连陈利都得了,怎么我会没有?”

    李玉成疑惑道:“大师兄你说什么呢,这和陈利又有什么关系?”

    “跟他有什么关系?”陆侯冷笑一声,“我高考成绩比他好,班级投票比他高,凭什么他有我没有?”

    李玉成笑了笑,解释道:“这是助学金又不是奖学金,高考成绩和班级投票只是一个参考而已,主要还是看你们俩的家庭条件,你家是本地的,陈利是外地的,你总不能拿着别人拼破了脑袋也拿不到的a市户口跟我们穷乡僻壤的南方人叫穷吧?”

    “为什么不能?”

    陆侯怒声反问道:“他陈利穷吗?背的包是几百的,穿的鞋是上千的,出去玩都是高档地方,他穷吗?他不穷!像你这么说,他陈利又凭什么得这个助学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