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怀疑
    李玉成和陆侯关系比较好,是那种见面时除了打招呼还能聊两句开个玩笑的那种“比较好”。虽然陆侯不是班委,但他是英语课代表,在老太太面前能说上话,所以大家一般都不愿意得罪他,毕竟你怎么知道他不会背后给你小鞋穿?

    陆侯性格也不错,所以人缘比较好,也没和谁红过脸,顶多也就是上次那样不帮李玉成在老太太面前兜着而已,李玉成也觉得没什么,就当是同学间开个玩笑而已。

    基于此,陆侯突然失态的大吼让李玉成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道:“不是大师兄,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我能不生气吗?陈利那种货色都能得,我为什么不能?”

    这下李玉成也不搭腔了,实在是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也不知道陆侯为何会突然这么失控。

    一时间,宿舍里陷入了一片死寂,只剩下陆侯努力控制自己情绪的深呼吸声。

    寂静了好一会儿,陆侯的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人一平静下来,对于自己情绪激动时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总是会后悔莫及,陆侯也不例外。

    一平静下来,他就意识到自己刚刚反应太激烈,说的话也太过苛刻,更是直接因为一个助学金名额和班里一二把手吵了起来。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道:“李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别往心里去,就当我刚刚脑子抽风了吧,我真是……”

    李玉成倒是没生气,陆侯那几句话,和郑瑞他们那天的话比起来简直就是无足轻重。所以他十分善解人意的摆手道:“没事,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没往心里去。不过我也得跟你说清楚,”李玉成停了一下道,“这个名单是我们选出来在班级里公开唱票了的,过程都是公开透明的,这你们也知道,我们是绝对不会以权谋私什么的,所以你也不要多想,可能他是在别的方面得分比你高。”

    陆侯此时哪还有心情去纠缠助学金的事,听到李玉成说没往心里去他就放下心了,又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林枫和李玉成好像在闹不愉快来着,立刻就打招呼遁走了,临走还不忘提醒李玉成用毛巾冰敷一下消肿。

    陆侯走后,林枫进卫生间给李玉成拿了条毛巾给他冰敷,李玉成再次别扭地道了声谢,林枫却在他旁边坐下道:“有点奇怪。”

    李玉成有些不快道:“林枫你怎么回事,今天是跟我杠上了是吧?不就跟你多说了两句话嘛,至于这么针对我?给你饺子不吃,跟你说话不理,现在我道句谢又哪里奇怪了?”

    林枫瞥了他一眼,李玉成毫不客气的回瞪过去,一副气势汹汹跟他没完的模样。林枫顿了顿,还是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陆侯。”

    李玉成还是气汹汹:“陆侯又怎么你了?至于因为看不惯我连带着我朋友也看不惯吗?”

    林枫对他主动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想法十分无语,忍不住回了一句:“你太看得起你了。”

    李玉成一愣:“你说什么?”

    “没。”林枫转移话题道,“我是说陆侯的助学金的事情,有点奇怪。”

    李玉成的关注点果然跟着移动了:“哪里奇怪了?他不是没有吗?”

    林枫见他上钩,不自觉的松了口气,要不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不知道李玉成会在这件事上跟他纠结多长时间,实在是招架不住。为了防止李玉成“溜号”,他赶紧回道:“就是他没有才奇怪呢。”

    李玉成皱眉道:“到底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能不能别磨磨唧唧的?”

    话刚出口,李玉成就觉得有些不对,自己这是跟林枫说话的语气?正常这种不耐烦的语气都是林枫对他用的啊,今天他居然用了?那林枫是不是就可以借题发挥然后一生气把他甩一边了?别啊,他好不容易才跟林枫说了几句正常话,可千万别……

    李玉成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林枫却像是没察觉到他语气里的不耐,但还是老老实实解释了:“陆侯说得没错,我当时看了一下,他的成绩和班级投票都排在陈利前面,按道理来说,不应该陈利有他却没有。”

    李玉成不以为然道:“这能说明什么?助学金又不是奖学金,除了学习成绩和班级投票之外,还有家庭情况和班干部评分的因素呢,可能陈利是在这两方面超过了陆侯呢?诶不对啊,这话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我不刚跟陆侯解释过吗,你怎么又问?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林枫:“……”话题怎么又歪了?

    林枫赶紧往回拉:“我有认真听,但是陆侯已经有两项超过陈利了,而他们俩的家庭情况,据我看来是差不多的,都不算是特别贫困的,这方面打个平手。至于班干部评分,一个课代表的评分会低于一个普通同学的吗?”

    林枫这话让李玉成不高兴了:“你这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同班同学,难道谁还会因为他是个课代表就多给他打几分吗?当个课代表又不比别人多了个鼻子眼睛,有什么特殊的!”

    林枫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为什么陆侯的班级投票会比陈利高?”

    李玉成答得理所当然:“他人缘比陈利好呗。”

    林枫“啧”了一声道:“你确定?”

    李玉成莫名其妙道:“不然呢?”

    林枫摇了下头,不想再和他说这个话题,便结束道:“反正这事不太正常,我建议你给曲萌萌打个电话问一下。”

    李玉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关曲萌萌什么事了?哦,你是说问她陈利核对信息的事情?呀!多亏你提醒我了,不然我又忘了!”

    说着就拿手机给曲萌萌打电话,林枫对他的理解能力颇为怀疑,但那边曲萌萌已经接起了电话,他也不好再出声提醒。

    陆侯的提醒果然靠谱,一问曲萌萌就得到了答案,顺利核对完之后,李玉成调侃道:“家属就是不一样哈。”

    尽管隔着手机屏,但李玉成都能想象到曲萌萌听到这话肯定是羞红了脸,他乐呵呵的笑了两声就准备挂电话,林枫止住了他的动作,在李玉成的疑惑中开口说道:“曲萌萌同学,我是林枫,我想问问,为什么助学金名单上没有陆侯?”

    李玉成:“???”

    林枫刚说完话,刚刚还有些羞赧的埋怨李玉成的曲萌萌突然不说话了,李玉成用口型问林枫,“什么意思?”

    林枫抬手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对电话说道:“曲萌萌同学,你在听吗?”

    “啊?啊,我在听,在听。”

    曲萌萌有些惊慌的回应道,然后又不说话了,这下李玉成也发觉出有些不对了,他开玩笑道:“学委,你不会把手机掉了吧?”

    手忙脚乱刚捡起手机的曲萌萌:“……没,没有。”

    “没有就好,那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李玉成瞪了林枫一眼,再次用口型道:“你跟女孩子说话能客气点吗?”

    林枫的眼神很无辜:我又没有用命令的口气,还不够客气吗?

    李玉成:呵呵,活该你单身!

    林枫冷笑:不好意思,你也是。

    李玉成:“……”

    这边两人你来我往用眼神交流的时候,那边曲萌萌手心的汗让她有些握不住手里的手机,她换了另一只手拿住手机,把被汗濡湿的手心在裤腿上擦了擦,却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偷眼看了看宿舍其他几个室友,抿了抿嘴起身走了出去。

    曲萌萌贴着墙根低着头走得飞快,走廊里认识的同学跟她打招呼让她猛地一惊,然后像受惊的兔子般窜了起来往宿舍楼右侧平时很少有人走的楼梯间走去,进了楼梯间关上防火门之后她才轻轻松了口气。

    林枫和李玉成已经斗完了法,注意力又回到了电话上,这才想起曲萌萌一直没有说话。李玉成有些担心,怕林枫直截了当的话会让曲萌萌有误会,便开口道:“学委,你还在吗?”

    “在,我在。”

    听到曲萌萌的语气没有异样,李玉成便解释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有些好奇而已,当时陆侯的成绩和班级投票不是比陈利高嘛,怎么陈利得了陆侯没有得啊?”

    李玉成说完林枫就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赞许之色,李玉成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听到曲萌萌带着些慌乱解释跟她没有关系时,李玉成才恍然大悟,他刚刚的话似乎是有点怀疑曲萌萌以权谋私的意思。

    他愤怒的瞪了林枫一眼,无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林枫没理会他,而是对曲萌萌说道:“我们很愿意相信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但我们也需要一个解释,这样在别人有质疑的时候,我们不至于太被动。”

    曲萌萌良久都不出声,过了一会儿才嗓音有些颤抖的问:“班长,你的意思,是我……”她吞了吞口水,十分艰难的往下说,“是我动了手脚,因为陈利是我……男朋友,所以,我把助学金给了他不给陆侯?”

    李玉成一惊,赶紧就要再解释,林枫抢在他之前道:“很抱歉让你产生这样的感觉,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一个解释去告诉别人。”

    “好吧。”曲萌萌带着些委屈道,“班长,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换我我也会这样想,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件事和我真的没有关系,我从老师那里拿到的最终名单就是这样,如果不是你们给我打电话,我也没注意陆侯没有得到助学金。”

    说完之后,她又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带着些嘲讽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要是还不相信的话,可以给老师打电话,我这里有勤工部老师和辅导员老师的电话,需要我给你们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