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猪八戒背媳妇儿
    林枫把人背下了楼就要放他下来自己走,哪知就这短短的两分钟李玉成却尝到了甜头,趴在人背上不用动脑不用动手不用动脚的轻松,和自己单脚跳着扶着人肩膀还得想怎么跳才能更省力的心酸比起来,简直不能太诱惑人。于是在林枫准备把他放下来的时候,他双手勾着林枫脖子,双腿缠住林枫的腰,大叫道:“我不下来,打死我也不下来!”

    林枫:“……你给我下来。”

    李玉成摇头:“我不下!”

    林枫冷笑:“你确定?”

    李玉成坚定的点头:“确定!”

    林枫没再废话,直接一伸手准备把人扒拉下来。刚刚林枫拽他的时候李玉成就知道林枫的力气是可以把他拽下来的,所以他缠着林枫腰的腿又紧了几分,然后可怜兮兮道:“老大,疼,我脚特疼!”

    林枫才不相信他的话,用力把人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扯了下来,去拉他脚的时候,看到依旧肿着的脚趾他犹豫了一秒。

    就这一秒,敌人又卷土重来了,手箍得更紧了,说道:“我不下来,反正我不下来,死活不下来!”

    动静惊动了值班室的大爷,大爷出来问道:“这是咋了,发生啥事儿了?”

    李玉成赶紧说道:“没事没事,我们闹着玩儿呢,老大,还不快走?”

    看着大爷疑惑的目光,箍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又紧了几分,林枫无奈,只得背着这么个人形沙袋往外走。

    刚出门,李玉成就冻得一哆嗦,说道:“我去,真tm冷!”

    林枫青筋暴露、咬牙切齿道:“你能把手松、开、吗?”

    李玉成嘻嘻笑道:“老大,不行哦。”说完他又正色道,“我松开你把我扔下来怎么办?我才没那么傻呢!”

    林枫还没说话,迎面就走来几个男生,走近了一看,发现是隔壁班班长林梦他们。林梦一见他俩这姿势就调侃道:“哟!你俩这是猪八戒背媳妇儿?”

    李玉成笑骂:“滚你丫的,背你媳妇儿!”

    林梦嘿嘿乐:“别,我可没你这么壮实的媳妇儿。”

    李玉成怒:“滚!”

    “好好好,脾气还挺大。”林梦边笑边调侃,然后又说,“李团,你跟你们班长得多大仇多大怨啊?都快把人勒死了。”

    李玉成:“……”

    他赶紧看了一眼林枫,发现林枫的脸确实憋得通红,他这才知道刚刚林枫让他松手是什么意思。

    李玉成干笑两声掩饰尴尬,然后恶人先告状道:“哈哈,原来我这么搂着你你不舒服啊?那你不早说!”说着他眼一瞪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舒服呢?我不知道你不舒服我怎么知道你让我松手是这意思呢?我不知道你让我松手是这意思我怎么敢随便松手呢,万一你把我扔下去怎么办?所以啊,这一切都得怪你知不知道?”

    “呵。”

    李玉成继续说:“那我松手了?先说好啊,你不能趁我松手把我扔下去,你要把扔下去我还会再爬上来的,听到没有?我松了啊?一、二、三!啊!疼!咦,好像不疼?老大,你果然守信啊,真没把我扔下去,行,你够意思!”

    李玉成说着就在林枫肩头用力捶了一下,林枫对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自导自演的戏精行为冷眼旁观,要不是这人脚上有伤,他真想把他扔这儿再挖个坑埋起来,太丢人了。

    李玉成赖在林枫背上去了校医室,校医刚准备关门下班,李玉成赶紧招手挽留:“老师,等一下!帮我看看,我脚好像断了!”

    校医&林枫:“……”

    校医一拍大腿道:“腿断了你上这儿干什么,上医院去啊!”

    林枫无语,说道:“老师,你别听他胡说,他脚受伤了,您帮忙看看。”

    几人进了医务室,校医看着李玉成红肿的脚趾,疑惑道:“你这是……被榔棰砸了?”

    李玉成打着哈哈说没事,就是不小心撞到了而已,林枫在旁解释:“他穿拖鞋踢椅子来着。”

    校医:“……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玉成:“别讲!”

    林枫:“您说。”

    校医看了两人一眼,决定听有礼貌的,便如实说道:“活该。”

    李玉成:“……”

    林枫憋住笑道:“是,麻烦您看看。”

    校医捏着李玉成的脚腕左右看了一下,又伸手用力戳了一下,在李玉成杀猪般的嚎叫声中下结论:“没事,就是拧着筋了而已,回去热敷一下,睡一觉就没事了。”

    李玉成的嚎叫声戛然而止,他目瞪口道:“没事?可是它肿了诶!”说着他把脚抬高道,“您看到了吗,肿了,都肿成猪蹄了您说没事?”

    校医轻描淡写道:“我要光着脚来一脚也肿成这样,没事啊,要实在不放心,睡一觉起来明天去拍个片子看一下,就这样,我还要下班呢,回去吧回去吧。”

    说着就往外撵人,李玉成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信不信我举报你!”

    校医头也不抬的收拾东西:“随便!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向国家主席举报我也不怕。”

    李玉成还要说什么,林枫直接拖着往外走了,他单脚跳着道:“慢点慢点,脚疼!”

    林枫看他一眼道:“活该。”

    李玉成跟在林枫身后一蹦一跳的回了宿舍,这次待遇没那么好,连楼梯都是他自己蹦上去的。他一边哼哧哼哧一蹦一跳,一边唉声叹气着人心冷漠世态炎凉某人没有同学爱没有室友情,奈何林枫眼观鼻鼻观心愣是装听不见。

    两人进了宿舍,李玉成累得瘫在艾黎床上一动不动,林枫给他拿了条热毛巾道:“敷上。”

    李玉成摆摆手道:“先让我歇会儿。”

    林枫直接把毛巾扔到了他脚上,然后去把两人的外套挂起来。李玉成仿若半身不遂地歪在床上看他,突然说道:“老大,你不洗衣服啦?”

    林枫随口问道:“我为什么要洗衣服?”

    李玉成回道:“你刚刚背我了呀,我碰过的衣服你不是都要洗一遍吗?还是,”他促狭一笑道,“你忘了你有洁癖这件事了?”

    林枫的动作一顿,他确实是忘了,眼前这个人话那么多,在他那儿没有该问的和不该问的,只有他愿不愿意问的。而且丝毫不会察言观色,从来不管别人心情怎样脾气怎样,他只顾着自己说话自己开心了就好,丝毫不顾及他说的话会不会影响到别人,稍不注意他还会发脾气,气性倒是比谁都大。

    还有,明知道别人不喜欢他还非要上赶着往上贴,不喜欢回答的问题他刨根问底,不喜欢吃的东西他一哭二闹三上吊逼着你吃,你不吃他就要给别人,不愿意背他他却看准机会就赖着不走。这样一个让人讨厌的人,他居然还在关心他有没有受伤,差点为了让他开心去做不喜欢的事,甚至他受了伤他比他还要紧张!他真是……

    林枫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总不能像李玉成那样大吼大叫着说自己犯贱。所以他只是顿了一下,然后把那件外套直接拿出去扔了。

    李玉成看着两手空空的林枫,立刻知道他做了什么,“噌”的一下坐起身来,黑了脸道:“林枫你什么意思?”

    林枫冷声道:“你想的那个意思。”

    说完拿扫帚和拖布把地上打扫干净了,见李玉成还是坐在床边,还是提醒道:“把毛巾敷上。”

    李玉成把毛巾往地上一摔,怒道:“谁他妈稀罕你假惺惺!”

    林枫看着他不说话,李玉成也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紧张。最后还是李玉成先妥协道:“你把那饺子吃了我就原来你。”

    林枫:“……”又来了。

    他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没了,带着哭笑不得的无奈道:“我们能不聊这个话题吗?”

    “不能!”李玉成梗着脖子道,“这事儿过不去!你就说,你吃不吃吧?”

    林枫也坚定的摇了摇头,李玉成梗着的脖子一下子塌了一半,他低声道:“林枫,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林枫明显愣了一下,不知道话题怎么突然转向了这里,李玉成说道:“你要是不讨厌我,怎么会不吃我给你买的饺子呢?你讨厌我,所以连我买的饺子也不愿意吃是不是?”

    林枫有些一个头两个大,一件事还没说清楚,又来了另一件事。他试图把本没有关系但被李玉成强行绕在一起的两件事分开,说道:“这是两回事,我不吃饺子是我自己的原因,跟你没关系。”

    李玉成紧跟着问:“那你说,是什么原因?”

    林枫想也没想道:“跟你没关系。”

    “我就知道,”李玉成哼了一声,“你就是因为讨厌我所以才不吃的!”

    林枫无奈,说道:“这不是一回事,它们……”

    李玉成不依,直截了当道:“那你说,你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林枫犹豫了一下,李玉成说道:“你说实话!”

    林枫先点了下头,紧跟着又摇了摇头,李玉成怒道:“点头又摇头什么意思!”

    林枫诚恳解释道:“是讨厌你,但不是特别讨厌你。”

    李玉成:“……林枫你丫的没良心!混蛋王八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