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新任务
    两人出门以后,李玉成还在愤愤不平,觉得孔雪娟是在故意针对他,他忍不住骂:“这个老女人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林枫冷笑一声道:“那也是被你气的。”

    李玉成不高兴了,说道:“老大,你站她那边还是站我这边?”

    林枫只回他两个字:“无聊。”

    李玉成想了一下也觉得自己无聊,又不是小学生,还搞站队这一套。所以他哈哈一笑把这事揭过去了,问林枫:“老女人叫我们来来干嘛?”

    “下周要上冰刀课,孔老师让我们去联系厂家,系里统一订购。”

    “哦!”李玉成恍然大悟道,“但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让我们去联系?还有,冰刀课又是什么东西?统一订购什么呀?冰刀?学校不是不让带管制刀具的吗?”

    李玉成一大堆问题砸过来,林枫不知道应该先回复哪一个,干脆言简意赅道:“不知道。”

    李玉成:“……”他那么些个问题,他三个字就把他打发了?

    李玉成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当然了,主要是那句“你要不说你就自己一个人弄”的威胁下,林枫总算是详细的回答了他的每一个问题。

    李玉成也才知道,北方的大学有一门必修课是冰刀课,就是滑冰,和南方的滑旱冰差不多,只不过这是真正的冰,而脚底踩的是刀而已。至于为什么要让他们俩来负责这件事,林枫说他也不知道,孔雪娟就说了让他们去联系,然后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别的就什么也没说了。李玉成听了不由得皱眉道:“她给了你电话号码?她都有联系方式了,干嘛不自己联系?她是老师,说不定还能打个折,让我们负责叫什么事儿呀!”

    林枫也蹙眉道:“我也不知道,可能……”

    “嗯?”

    李玉成好奇的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但林枫想起自己的那个推论有些不妥,不管是不是真的,在事情没发生之前说出来,尤其还是说给李玉成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听,始终是不太好。所以他没接着往下说,而是换了个话题道:“你的手机呢?”

    李玉成不明所以道:“在寝室啊,怎么了?”

    “在寝室?”林枫反问道,“那孔导为什么说你接了电话?”

    “哦!”

    经林枫这一提醒,李玉成才想起来还有这茬事,风风火火的往宿舍跑,推门一看,艾黎和张英牧果然在寝室。艾黎见他进来还说道:“老幺,刚刚‘恐龙给你打电话了,我帮你接的,我说你在厕所,等你回来了给她打回去,你赶紧给她回个电话,不然你就完了。”

    “谢谢,我已经完了。”

    李玉成咬牙切齿地说完,朝艾黎怒吼道:“谁让你手欠给我接电话的?害我要写五百字检讨!”

    虽然不知道自己接了电话和李玉成写检讨之间有什么关联,但作为写检查界的鼻祖,他立刻抓住重点道:“你要写检讨啊?就五百字?小意思,我那儿一堆模板,五百字分分钟的事儿!”

    说着就开始翻箱倒柜的给他找模板,指导李玉成不到十分钟就写完了,李玉成乐道:“老三,有你的!”

    艾黎义正辞严道:“跟谁这儿叫老三呢?叫三哥!”

    “三哥?”李玉成哼笑一声道,“那请问三哥,我那书包……”

    “三哥!您是我三哥!”

    “嘁!”

    李玉成和张英牧同时发出不屑的声音,艾黎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老幺,恐龙找你们干什么?”

    说起这个李玉成就皱眉,抱怨道:“说是让我们组织一下,系里统一订购冰刀鞋。不是,你们说,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你看,他自己有联系方式,给对方打个电话的事情,再不济,系里学生会一堆人呢,哪个不能干这事?干嘛非找我和林枫啊?哎哟我天呐!我这忙得都没时间跟唐婉聊天了,还要天天整这些破事儿!真他妈烦人!”

    张英牧“唔”了一声道:“听说恐龙想在你们中间找一个给她当导员助理。”

    李玉成和艾黎好奇道:“你听谁说?”

    张英牧撇嘴道:“你管我呢!反正是听说就是了。”

    艾黎作为204的情报小王子,不能容忍别人知道他不知道的情报,所以打破砂锅问到底:“老二,你到底听谁说?你是不是背着我们交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了?我跟你说,这社会人心险恶,坏人很多,你要是……”

    “去你的!她侄女儿跟我说的。”

    艾黎震惊:“她侄女儿?恐龙还有侄女儿?不会是个小恐龙吧?”

    “滚你丫的!”

    张英牧一把拍开艾黎越凑越近的脑袋,说道:“你早晚有一天死在你这张嘴上!”

    艾黎撇了撇嘴,张英牧说道:“反正她是这么说的,可能把这事交给你们,是想考验一下你们吧。”

    李玉成嘻嘻一笑道:“错!把那个‘们字去掉!恐龙这是考验老大呢,跟我没什么关系。”然后转向一旁看书的林枫道,“恭喜啊,导员助理,哈哈哈!”

    林枫抽空抬头瞥了他一眼,提醒道:“今天周五。”

    李玉成点头道:“我知道啊,明天周末嘛,我准备在寝室睡一觉然后……”

    “下周一就有冰刀课,但我们还不知道系里有多少人,他们穿什么码的鞋。”

    李玉成:“……所以呢?”

    “所以,”林枫把写着厂家号码的那张纸条往他桌子上一放,说道,“去联系吧。”

    “卧槽!”李玉成没忍住爆了粗口,“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恐龙交给你的任务!”

    林枫纠正道:“是我们。”

    李玉成气得不知说什么好,连哼几声道:“所以呢?为什么让我去联系啊?你没长嘴吗?”

    林枫又埋头进了书本,答得简单:“随你。”

    李玉成差点就要拍桌而起,然而林枫给他派了任务之后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压根没有搭理他的打算。李玉成愤怒的一拍桌,然后拿起纸条开始给其他几个班的班长打电话,请他们统计自己班级同学的鞋码然后汇总到他这里。

    不是李玉成没有骨气不跟林枫叫嚣,而是世态炎凉他不得不屈服。迎新晚会的时候,林枫一遍能说清的事情绝对不会说第二遍,偏偏学生会的那个小女生又是个特别害羞的,就算没听清也不好意思再去问林枫,只好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给李玉成他们订了道具。

    结果订错了一套服装,本来这种小失误没什么,错了也错了的表演方法,但孔雪娟抓住这事不放,把李玉成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勒令他写了三百字的检讨书。李玉成觉得自己蒙受了千古奇冤,这事儿吧,是林枫表述不清和学生会同学没听清的缘故,跟他有什么关系,这检讨凭什么要让他来写?

    但孔雪娟说道:“你知道林枫不善言辞,为什么还让他一个人去跟学生会的交涉?”

    李玉成气得想笑,你也知道他不善言辞,那你干嘛让他去跟学生会的交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该写的检讨还是得照常写。从那以后,只要林枫是的工作失误,孔雪娟一定会算在李玉成的头上,哪怕李玉成跟那事八竿子打不着,导致李玉成一知道孔雪娟给林枫派任务就往自己身上揽,反正最后被骂的也只有他自己,还不如把命运交在自己的手上。

    李玉成颇为惆怅的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其他几个班的班长便把本班同学的数据传了过来。林梦是最后一个统计完的,和李玉成也算有几分交情,便开玩笑道:“老李,你可得多打点折啊,马上月末,大家都没钱啦。”

    李玉成说道:“去你的!没钱你天天大鱼大肉的!再说了,这店又不是我家开的,还能我说打折就打折?”

    “不是你家开的,那不是孔导她妹夫开的吗?你随便一说,人家还能坑我们不成?”

    李玉成惊讶道:“孔导她妹夫开的?”

    林梦更惊讶:“你不知道吗?我们系里每年的冰刀鞋都是在她妹夫家买的。不过说来也怪哈,往几届都是孔导自己联系的,怎么今年交给你们了?”

    李玉成一声叹息道:“我也想知道!”

    林梦哈哈一笑道:“啧,孔导这是给你们机会锻炼呢,也太看重你们了,你们好好加油。”

    李玉成不屑的撇了撇嘴,还是客气道:“说哪里话,这是怕我们太闲呢。”

    “行,那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嗯,好。”

    林梦挂了电话,李玉成从床上探出半个身子对林枫道:“老大,听林梦说,这卖冰刀鞋的是恐龙她妹夫。”

    “真的假的?”艾黎接口道,“那她干嘛不自己联系?”

    李玉成摇头道:“不知道。”

    艾黎踹了一脚张英牧的床板,问他:“嘿!小恐龙有没有跟你说是为什么?”

    “没有。”张英牧瞪了艾黎一眼道,“你再胡说八道我把你从窗户扔出去信不信?”

    “信,我信,我当然信!您是护花使者嘛,”艾黎笑,“不过我倒是不知道,护花使者也护小恐龙?”

    “艾黎你他妈找死!”

    两人又干起来了,李玉成兴致勃勃的看戏,也忘了林枫听到这个消息后什么也没说,但定在书本上的视线却失了焦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