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腿脚不便
    肖烈来之后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自行车,昨天李玉成赶时间就随手一停,后来被恐龙挑刺一时忘了这件事,不知道哪个好心人帮他们把自行车挪到了车棚的最里面,几个人费了好些力才总算把它搬了出来。

    找到自行车后,林枫说道:“用不用我们给你推回去?”

    “不用,推什么呀,我骑回去就行了!”

    肖烈不以为然的摆手拒绝了林枫的好心,然后反应过来道:“你们不回去吗?”

    林枫摇头道:“我们还要出去一趟。”

    肖烈立刻说道:“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李玉成马上否决:“不行!”

    肖烈皱眉道:“为什么不行?”

    李玉成答得理直气壮:“我们出去是我们系里的事情,你一个别的系的跟去干嘛?”

    “那……我……”肖烈想了半天,眼睛一亮道,“我有车啊,我可以载你们去!”

    李玉成鄙夷道:“就你这破车,自己骑还得小心呢,还想载人?再说了,我们三个人,你这撑起了坐两个,剩下一个怎么办,走路啊?”

    肖烈呲牙笑道:“对啊,我和老林在前面骑车,你在后面跟着我们跑不就完了吗?”

    李玉成怒道:“趁我没动手之前赶紧滚,听到没有?!!”

    “嘁。”

    最后还是林枫出马把肖烈给送走了,李玉成对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拳头,说道:“什么玩意儿!”

    说完又赶紧转身跟上往外走的林枫,问道:“我们去哪儿啊?”

    林枫答得言简意赅:“冰刀鞋。”

    “哦,对对对!”

    李玉成这才想起还有买冰刀鞋这件事,一边说“等等,我给老板打个电话”,一边拿手机,拿了手机才想起自己没有存电话号码,又去翻写着号码的那张纸条,结果纸条也没有翻到,他急了,原地转了一圈道:“那张纸条呢?老大你帮我找找,是不是掉地上了?”

    说着就真在地上找起来,林枫无奈的叹了一声,递了一张纸条到他面前,说道:“你都没带它往哪儿掉?”

    “对哦!”

    李玉成接过纸条给老板打电话,问了地址后两人就往那儿赶。

    两人到的时候老板亲自下楼接的,李玉成多少有些受宠若惊,半个月期下来,他和林枫为班里订的大大小小的东西跑了很多趟,像学校附近这种接大单生意的店铺,比大商里那些专柜的还要傲慢,别说老板亲自来接了,就是你打个电话问个路对方都一副“别挡着老子赚钱”的不耐模样。

    所以在他们打电话时没有丝毫不耐烦,并且亲自到路边来接的这位老板,即使他是个关系户,即使他大腹便便满身肥肉即使他一双眯眯眼笑起来格外的猥琐,但李玉成对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好感偏上的。

    老板一看见他们就上来握手,他斟酌了一下,先把手伸向了林枫,林枫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对他那只手却是视而不见。李玉成怕对方尴尬,赶紧伸出手道:“你好,刁老板是吧?我叫李玉成,这是我同学林枫,刚刚给你打过电话的。”

    刁老板还没来得及浮现的尴尬又压了回去,眯起眼睛笑道:“小同学你好啊,什么刁老板啊,我这就是混口饭吃,你不介意叫我一声刁叔就行,我有个侄女儿跟你们一般儿大,哈哈哈!”

    李玉成笑嘻嘻的应了一声,但还是没改口,笑话,他姓刁的不介意,他可介意好不好!

    两人又稍微寒暄了几句,李玉成切入主题道:“刁老板,咱们进去谈?”外面真的很冷啊,李玉成搓了搓手。

    “对对对,进去谈进去谈,瞧我都忘了。”

    几人往店里走,其实就是马路边上的一个地下室,十平不到的空间里采光不好,李玉成往下走的时候有些迟疑,说道:“这……”

    刁老板看他这样子哈哈一笑道:“小李不是本地人吧?”

    李玉成点头道:“嗯,我是b市的。”

    “一眼就看出来了!”刁老板见多识广道,“本地人对这种地下室见得多了,不仅不会觉得奇怪,还觉得十分亲切呢,毕竟a市这个地方可是寸土寸金哪,我们这种小本买卖哪租的起地上的房子?有个地底下的落个脚就不错了,不过你也不要多想,我们这都是正规营业,等你在a市多待几年就习惯了,哈哈哈!”

    李玉成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林枫,心想,那可不一定。

    两人下到地下室,刁老板打开灯一看,问道:“咦,你那小同学呢?”

    “哦,他脚有问题,下楼梯不太方便。”

    “诶,你来了啊。”

    李玉成听到刁老板的话,回头看去,他嘴里脚有问题没法儿下楼梯的那个人,正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李玉成也不知道林枫听到他的话没有,心虚的一笑立刻转头,若无其事的和刁老板聊了起来。

    “刁老板,你们这年年得供应不少学生的冰刀鞋吧,生意挺不错的吧?”

    “嗨!也就那样,养个家糊个口罢了,哪像你们啊,大学生,出来都是坐办公室的,可比不得你们哦!”

    李玉成笑道:“哪里,我们都是出来给别人打工的,哪有你们自己当老板来得自在。”

    刁老板叹了一口气道:“唉!年轻人你不懂,给别人打工才好呢,每天工作八小时就回家,按时拿工资,要自己当老板的话,哪有什么上班下班时间,天天24小时都是上班时间!每天还得愁怎么给底下人发工资,自己当老板才难呢!”

    李玉成哈哈笑:“我倒是挺想体验体验的。”

    刁老板眼看着又要接口做长篇大论,林枫赶紧止住他的话头,踢了李玉成一脚道:“说重点。”

    “哦,对,”李玉成想起正事来,说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刁老板,咱们先来说说冰刀鞋的事,孔老师应该都跟你说了吧,我们都是她学生,您可得照顾照顾我们啊,哈哈哈!”

    开头就亮出自己的关系户身份,林枫有些无语,刁老板也是愣了一下,然后打哈哈道:“哈哈,我这个人做生意吧,讲究的就是童叟无欺,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到我这儿来都是一个价,一个东西绝对不卖两个价格,我老刁从来不赚那些黑心钱,那是昧良心哪!”

    李玉成暗中翻了个白眼,谁是来听他说这些的?他嘻嘻一笑也不往下搭话,刁老板天地良心的表示了一通,然后终于回归正题道:“你们要多少双?”

    李玉成又要去摸口袋,林枫直接递了张纸条给他,是昨天李玉成收到各班汇总的数据后做的统计,他随手给扔桌上了,林枫走的时候拿上的。

    李玉成接过又顺手递给了刁老板,说道:“都在这儿了,您自己看吧。”

    刁老板接过看了一眼,说道:“哟,321双,你们要的不少!”

    李玉成笑道:“那是!您好歹给我们打个折,都是学生,又月末了,大家都没钱了。”

    “行,没问题!”刁老板满口答应道,“收你们30一双好了,别人我都卖35的,但你们要得多,又都是学生,家里父母挣钱也不容易,我也知道,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

    李玉成立刻说道:“哎呀可不是嘛,我爸妈是工地的,天天给我念叨这钱是真真正正的血汗钱,唉,父母都是为了我们才这么辛苦啊,所以,您再便宜点,25?”

    “行!”刁老板又满口答应,然后严肃道,“这可是最低价,不能再往下压了,别的学院的学生我都是卖30的,但你们是经管的,以后出来大家都是同行,我才这么给你们面子的。”

    李玉成:“……”一分钟前还说着自己童叟无欺一件东西绝不卖两个价格的人,这会儿已经卖出了三个价格了,真是……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李玉成甩掉脑海里突然蹦出的这句话,笑道:“那是,知道刁老板您人好,这面子也不是给我们是给孔老师的,但是呢……”

    “别胡说!”

    刁老板突然这么一吼,李玉成有些懵,茫然道:“啊?怎么了?”

    刁老板也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赶紧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没有,我的意思是,我给你们优惠价那是因为你们是学生经济不独立,家里父母挣钱供你们上学也不容易,我也是做家长的,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这全是因为你们这些孩子聪明可爱可人疼的原因,跟什么孔老师杨老师的没关系,呵呵,没关系。”

    李玉成被他话里的那句“可人疼”给刺激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就没注意他其他的话,但一旁一直没吭声的林枫却忍不住皱了眉。

    刁老板怕他们还纠结那个话题,忙说道:“你们这订单有点大,今天我也清不齐货,这样,我回去给你们点货,明天给你们打电话,然后你们过来拿行不?”

    李玉成笑道:“刁老板,这可不是一两双啊,那是三百多双冰刀鞋,你们就不能帮忙送一下?”

    “行,把你们地址写下来,明天我们送过去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诶,好嘞!”

    李玉成没想到今天居然这么顺利,不仅成功拿到了最低价,而且对方居然还满口答应给他们送到学校,他神采飞扬的留了地址和电话,和刁老板谈妥之后就要走,再不走,林枫那从下来就开始绷着的身子就要用力过度抽筋了。

    他刚要走却被刁老板叫住了,李玉成问道:“还有事?”

    “哈哈,小事,小事而已。”

    说着打开抽屉拿了两张纸出来,说道:“来,小同学,签个字。”

    “签字?”李玉成疑惑道,“现在买冰刀鞋还要签字?”

    他话音刚落刁老板就说道:“唉,本来是不用的,但最近查得严,说买卖都得落实到合同上,我们也没办法啊。”

    李玉成听了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话……倒像是说熟了背出来的一样。但他也没多想,随意扫了一眼就拿起笔道:“行,写哪儿,这儿吗?”

    “这儿,”刁老板给他指了个位置,说道,“写你的名儿啊。”

    “行。”

    李玉成应下了,同时心里嘀咕,本来他也是要写自己的名儿啊,不然写林枫的吗?奇奇怪怪的!

    “等一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