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便宜卖他了
    李玉成被林枫这一声“等一下”吓得手一抖,在纸上留下长长的一道墨迹,他拿着笔侧转头疑惑的看着林枫,问道:“怎么了?”

    刁老板也有些紧张的看着他,林枫微微笑了一下道:“我是突然想起来,孔老师不是让我们……”

    “不行,不能签她的名字啊,绝对不可以!”

    林枫话说一半就被刁老板打断了,刁老板急切的语气和乱挥的手臂都让人觉得说不出的诡异,不知道他反应这么大做什么。刁老板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赶紧说道:“哈!我的意思是不能写别人的名字,万一到时候上面来人检查怎么办,我都不认识你们说的什么孔老师杨老师的,哈,不能写她的名字,不能写。”

    李玉成皱眉道:“你不是孔老师的妹夫吗,不认识她?”

    刁老板急了,说道:“你这小孩儿胡说什么呢,谁,谁是她妹夫了?我和她妹妹早都离婚了!”

    李玉成:“……好吧。”

    刁老板没再跟他讨论他到底是不是孔雪娟妹夫的事情,而是催促道:“快签字啊,签你们俩谁的名字都行。”

    “哦,行。”

    李玉成应了一声又要签字,林枫上前拿过他手里的笔,说道:“我来吧。”

    “啊?哦,行。”

    林枫在签字前扫了一眼这份所谓的“合同”,这合同字体大小不一,一看就不是出自专业的律师之手,前面都是一些诸如“一经售出概不退换”“不包底不包修”之类的废话,只在中间有一行极小的字,上面写着“如有人受伤,本店概不负责”。

    这句话看起来怪怪的,一般只有大型运动器械在售卖时才会说这种话,但也是有“如果使用方法不当”这样的前提的,可这句话却是任何前提都没有,就好像对方预知了一定会有人受伤,所以不管你是为什么而受伤的,都与我无关。

    林枫心里一沉,然后签了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要交定金,李玉成才想起来还没找同学们收钱,顿时有些尴尬。哪知刁老板善解人意得很,立刻说道:“忘带钱了?没事,你随便交个两百块意思一下就行,明天再一起给我。”

    李玉成颇有些惊讶,一般定金都是要先交一半的,他开玩笑道:“老板,你不怕我们跑去别家定?”

    刁老板哈哈一笑道:“不是我说,你去其他谁家能拿到这个价,我免费送给你!再说了,”他紧接着又低声道,“想你们这种大批货至少得提前一个星期订才有货,你们明天就要,除了我,还真没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货来!”

    “是吗?那您可真厉害!”

    李玉成虚伪的夸奖了一句,然后交了两百块钱的定金给刁老板。

    两人回学校的路上,李玉成摸着下巴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道:“老大,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林枫觉得有些惊喜,这人今天脑子怎么突然开窍了,居然不用他提醒就看出来了?他刚要说他也发现了,李玉成就接着道:“老二说恐龙的侄女儿跟他说恐龙要在我俩中间选一个做导员助理,可是我怎么不知道恐龙还有个侄女儿呢?你说老二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认识了小姑娘?”

    林枫:“……”他就知道!这人根本就是个榆木脑袋,开窍个屁!

    “诶老大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跟你说正经的呢,看不出来啊,老二平时挺闷骚一人,居然偷偷勾搭上了恐龙她侄女儿,哈哈哈!我说呢,难怪他这段时间……”

    “闭嘴!”

    “哦。”

    周一有院长助理赵晶的课,课间林枫去问问题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赵老师,咱们这周上冰刀课吗?”

    赵晶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你们冰刀鞋买了吧?”

    林枫点头道:“嗯,系里统一买的。”

    赵晶笑道:“统一买什么呀,自己看哪儿便宜留在哪儿买呗,不过统一买也行,提前买便宜。”

    林枫笑道:“我们昨天刚买。”

    赵晶惊讶道:“刚买?通知早就下去了呀。”

    林枫摇头道:“不知道,可能孔老师最近太忙了吧。”

    赵晶皱了皱眉要说什么,这时上课铃响了,林枫说了再见回座位去了。李玉成正和旁边同学说话,一个女生赞叹了一句:“李团,你和班长太厉害了,我问了一下其他同学,咱们系拿到的是最低价!”

    李玉成得意洋洋的准备再详细讲述一遍他的砍价史,林枫扒拉了他一下,说道:“上课了。”

    刚开学的时候,各个社团纳新,李玉成拉着林枫参加了很多个社团,什么“北辰文学社”“‘爱·尚读书协会”“英琪散打社”之类的报了七八个社团,几次社团活动下来之后,两人连轴转累了个够呛,于是在林枫的黑脸中,两人退了五六个社团,最后只剩下一个社团活动时社长永远不在的轮滑社和李玉成强烈要求保留的摄影社。

    轮滑社是因为他们体育课刚好选修了花样轮滑,免费的老师不要白不要。摄影社则完全是因为李玉成的原因,迎新晚会的时候唐婉有节目,李玉成找新闻社的同学借了相机准备拍几张照片作为留念,结果拍下来发现不是糊了就是失了焦距,于是李玉成发誓一定要练好自己的摄影技术。

    两人报了摄影社以后才发现自己没有相机,社长也知道大家都只是业余爱好,所以非常善解人意的说不用每人一部相机,只要两个人一部就可以了。可是他们俩谁都没有啊,李玉成跟家里要钱,自然又是提款失败,无奈只好自己攒钱,每天跟在林枫后面蹭吃蹭喝,两天后林枫受不了了,翘课回家拿了部相机扔他身上,冷漠道:“离我远一点。”

    摄影社每两周举办一次社团活动,由社长给他们讲一些摄影技巧再布置任务,而李玉成这个一开始叫嚣得最厉害的,往往到一半就睡着了,每次的摄影任务也都死皮赖脸的交给林枫完成,弄得林枫每次一拿到相机就忍不住想把它往李玉成头上砸。

    这次是本学期最后一次社团活动,下周是第最后一周,紧跟着就是复习周然后就进入寒假了。所以今天社长并没有要讲课的意思,而是和动漫社一起来了个联谊会。

    联谊会其实就是大型相亲现场,相亲要什么?当然是饮料和小吃,不然一堆人坐那儿干瞪眼吗?而买酒水饮料的任务自然落在了一众男生的头上。

    李玉成和林枫负责出来买饮料,两人在学校超市按清单选好饮料付款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陈利,陈利推了个堆满东西的推车,李玉成啧啧笑道:“你这是准备把超市搬回家啊?”

    陈利苦笑道:“可不是,这帮人太能吃了!”

    两人说笑了几句便各自结账,李玉成他们结完账准备走的时候,被陈利叫住了,陈利说道:“李团,借我三百块,钱不够。”

    李玉成翻了个白眼道:“钱不够你还买这么多!”

    边说边把钱递了过去,陈利接过钱嘻嘻一笑道:“这不是知道会遇到你呢嘛,谢啦,下周还你。”

    李玉成摆手道:“行,到时候能让我回家就行。”

    李玉成和林枫走出超市,被西伯利亚的小寒风冻了个哆嗦,李玉成把装着饮料的口袋往地上一放,把书包拿下来开始往书包里装。

    等把书包填了个结结实实,李玉成提了一下便一声“卧槽”道:“怎么这么重!”

    然后对林枫道:“老大,咱俩一人一边?”

    林枫嘴角抽了一下,东西太重一人拎一边这种行为,他只看到唐婉和林落君做过。

    林枫一言不发的接过书包就走,不管李玉成在后面窃笑着假模假样要帮他分担的喊声。

    联谊会定在主楼一间阶梯教室,阶梯教室和多媒体教室是分开的,并没有电梯,所以两人只能一路爬楼梯上三楼。好巧不巧,在二楼的时候碰到了从隔壁楼梯间过来的陈利,几人打了招呼,李玉成开玩笑道:“陈利你是不是跟踪我们呢?”

    陈利哈哈一笑道:“我也想问问我自己。”

    说完指着林枫手里的书包道:“班长,你书包要掉了。”

    李玉成“嘁”一声道:“别来这一套啊,你钱还掉了呢!”

    陈利急道:“不是,是真的要掉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扑通”一声,陈利一摊手道:“我说的吧?”

    李玉成和林枫看了一眼满地的饮料面面相觑,林枫脸上现出难得的窘迫,他解释道:“我,我不知道它,它这么不结实。”

    李玉成:“……”所以是他的错?

    林枫看李玉成的脸色,很识时务的补了一句:“对不起。”

    李玉成无语片刻道:“算了,先把饮料捡起来吧。”

    这个小插曲并没让李玉成有多不愉快,毕竟是一百块还送两双袜子的书包,装个十多斤的东西拎了一路,要还是好好的那才是怪事呢,不过他貌似还得去买个书包再应急一次了。

    李玉成决定这次买个一百块送双拖鞋的书包,他那拖鞋总是找到这只不见了那只,要是有四只的话,就不用每次穿鞋的时候都找半天了。

    李玉成打定了主意便准备联谊会结束了就去西门那儿看看,陈利是动漫社的,联谊会结束后跟他们一起走,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陈利说道:“李团,涂寒前两天刚买了个游戏机,去玩玩?”

    李玉成摇头道:“改天去吧,我这会儿得出去一趟。”

    “去干嘛?”

    李玉成看了林枫一眼道:“买书包。”

    林枫立刻有些不自在的看了他一眼,陈利倒是没注意这些,说道:“那正好,我那儿有个空着的书包,借你啊?”

    李玉成拒绝道:“不用了吧,这多不好意思?”

    陈利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乐意,便宜卖你也行啊!”

    李玉成:“……”他干笑两声道,“那,去看看?”

    李玉成跟陈利去了他宿舍,宿舍只有涂寒在,陈利从柜子最下层翻出个被压出了褶皱的书包道:“喏,这个!”

    李玉成看了一眼,惊喜道:“这是x家刚出的那款书包?”

    陈利挠了挠头道:“是吧,我姨给我买的,我不太喜欢他家东西。”他看李玉成一眼道,“李团你喜欢啊?喜欢你拿去背吧,反正在我这儿也是用来垫衣服的。”

    这个书包就是李玉成上次想买但提款失败没买成的那款书包,听陈利这么说,他说道:“你要不喜欢就卖给我吧。”

    陈利笑道:“什么卖不卖的,你喜欢就拿去背,送你了。”

    李玉成拒绝道:“那不行,你要不喜欢就卖给我,你要舍不得那就自己留着,我自己出去买。”

    “行,那卖给你。”

    “好,”李玉成说道,“我回去给你拿钱。”

    说着就拿着书包走了,出门的时候碰到回来拿书的陆侯,两人打了个招呼,陆侯进来说道:“陈利,李团拿的是你那个书包?”

    “啊?是,”陈利边挂衣服边说道,“他喜欢,我拿来也没用,就便宜卖他了。”

    陆侯“哦”了一声,拿了书又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