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出事了
    李玉成顺着围出来用来考试的跑道滑着,滑到一半的时候看到曲萌萌坐在地上正试图站起来,但冰上太滑不好借力,而她和脚上的冰刀鞋也似乎没有熟到可以灵活运用的程度,所以她试了几次后都没能站起来,最好只好有些颓废的坐在那儿。

    李玉成一看她这样子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唐梨月,唐梨月也是这样,有点轻微的社交恐惧症,一和陌生人说话就面红耳赤的,宁可自己死撑着也不愿意让不熟悉的人帮自己忙。s市也在北方,她们也要上冰刀课吧?也不知道她上冰的时候有没有摔跤,摔倒了有没有人扶她起来?

    李玉成一边琢磨着回去得给唐梨月打个电话,一边加速往曲萌萌身边滑去。滑到她面前后她微微弯腰朝她伸出手,曲萌萌抬头看他,他笑道:“我拉你起来?”

    曲萌萌摇了摇头道:“不用啦,我就是有点儿累歇歇脚,待会儿自己起来就行了。”

    李玉成心里无语,这有什么好客气的?但他没表现出来,而是开玩笑道:“可别歇了,这还考试呢,你们不考完我也走不了啊。”

    曲萌萌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抱歉啊,我技术不太好。”

    李玉成笑道:“没事,慢慢滑就好了,先起来吧,地上凉,小心感冒。”

    “……好。”

    曲萌萌犹豫了一下,这才把手递给了李玉成,李玉成笑道:“陈利该不会把我这手给剁了吧?”

    曲萌萌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李玉成哈哈一笑,一使力把曲萌萌拉了起来,等确认曲萌萌站稳以后,他说道:“你站好,我放手了啊?”

    他的手刚一放开,曲萌萌又“扑通”一声坐倒在地。

    “……”

    两人沉默的对视一眼,曲萌萌的脸红成了番茄,她尴尬道:“那个,团支书,你,你先走吧,我一会儿自己起来就行了。”

    看她这样子,李玉成突然明白她刚刚为什么不愿意自己拉她起来了,自然不是因为什么客气或者害羞之类,肯定是因为她知道只要他一放手自己就又会摔倒,所以才不肯让他拉她,免得再出一次糗的。想想,在未清大学这么个男多女少的学校,曲萌萌这么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子摔倒在地,谁不想伸出援手然后再发生点故事?

    李玉成感觉到曲萌萌已经尴尬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但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她总不能在这儿坐一节课吧?所以他弯腰问道:“你是冰太滑了控制不住平衡还是怎么回事?”怎么能一没人扶着就摔呢,地心引力那么强大?

    曲萌萌缩了缩脚道:“我的鞋有点不合脚。”

    “哦!”

    李玉成表示了然,然后也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来,然后就要去碰她的脚。曲萌萌赶紧把脚往回缩,脸红得要滴血了,小声道:“你,你干嘛?”

    “哦,抱歉抱歉,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李玉成注意到自己行为太唐突,赶紧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说你的鞋不合脚吗?我想着帮你看看是不是鞋的原因,抱歉啊,实在是抱歉。”

    “没,没关系。”

    嘴上说着没关系,但警惕的神色分毫未减,李玉成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行为确实有些唐突,所以他站起身往旁边让了一下,说道:“那你自己看看,要实在不行的话就跟老师说一声,下学期再补考也一样。”

    “不用!”

    曲萌萌立刻拒绝道,然后说道:“我试试应该可以的。”

    李玉成知道她是学习委员肯定不愿意挂科,所以说道:“行,那我扶你起来?”

    这次曲萌萌没有再忸怩,直接把手递给了李玉成,李玉成把她拉起来又领着她走了几步,确定她不会再摔倒了,便说道:“没问题了吧?我放手了?”

    这次他没有说放就放,而是等着曲萌萌的回答,曲萌萌听到这话先是有些慌张,连“诶”了几声似乎是要说什么,但李玉成问的时候她又没说,只是又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步,然后说道:“我总觉得有点……应该是我想多了吧,团支书你放手吧。”

    李玉成还是有些不放心道:“确定可以吗?”

    曲萌萌笑道:“放心吧,就算没有你们滑得那么厉害,走过去还是可以的。”

    说着就主动抽出了手,李玉成也笑了,然后站在旁边看着她走了几步,一开始曲萌萌还是有些害怕,只敢一步一停的往下走,后来逐渐找到平衡感之后,脚下的步子开始稍微大一些了。

    李玉成在旁边跟了一会儿,曲萌萌有些不好意思道:“团支书,我没事了,你先走吧,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这么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李玉成嘻嘻笑道:“我和陈利这关系,你还用得着这么客气?”

    看着曲萌萌的脸不出意料的红了起来,李玉成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这时被人从后面狠狠拍了一下,李玉成转头一看,一个男生从他身边滑过去,边滑边说:“阿成,这又是在哄哪家的小妹妹开心啊?”

    是摄影社的朋友,李玉成笑骂一声:“去你丫的别胡说!你看着路,小心摔个大马趴!”

    对方朝他一竖中指道:“摔不摔大马趴我不知道,但甩你一条街还是没问题的!”

    对方如此挑衅,李玉成当然忍不了了,一撸袖子甩下一句“学委你自己慢慢走”就追人去了。对方和他闹着玩,正在前面不远处等他呢,李玉成追上之后又来了几个人,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聊着天,然后最开始那个朋友说道:“阿成,那是不是林枫啊?”

    李玉成回头一看发现正是林枫,大概是看他去了半天没回去,徐峰让林枫过来催他了。李玉成朝林枫挥手道:“老大,我马上就过来!”

    说着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就往林枫那边滑去,但林枫没在原地等他,而是也朝他滑了过来,并且速度还有加快的样子。李玉成住了脚,笑道:“老大,你也要偷懒?”

    “阿成!”

    “偷懒”两个字被林枫的一声“阿成”给盖住了,林枫的语气太急促,还带着不可抑制的慌乱,李玉成有些懵,不知道林枫怎么突然这么大反应,但他紧接着就听到了熟悉的一声“扑通”。

    “扑通”声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冰场上每天都有人摔跤,有的人是直直向前摔个大马趴,有的人是往后一倒把冰场当床准备睡个午觉,还有的在意识到自己失去平衡之后手忙脚乱的想要找回平衡,结果平衡没找回来倒是身子往旁边歪了好几个度,一路歪歪扭扭的往旁边倒去,像喝醉酒一般。

    每天都有人摔倒,每天都能听到“扑通”声,每天摔倒的人都不一样,奔向大地母亲怀抱的姿势也不一样,但引发的笑点都是一样的,上了冰刀课之后,李玉成的一项业余爱好就是来冰场看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姿势摔跤。

    这一次他没听出那声“扑通”和其他的“扑通”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他以为又是哪个大马哈摔倒了,笑着回身看去想给自己找点乐子,可他一回身还没来得及看清摔倒的是谁,刚刚跟他打闹的那个摄影社社员就说道:“阿成,那是不是刚刚跟你一块的那个妹妹?”

    “啊?好像是吧。”

    李玉成看清摔倒的好像确实是曲萌萌,便要往她那边滑,但林枫比他更快,从后面猛冲上来擦着他的肩膀就冲了过去,李玉成没防备,被林枫带得一个踉跄就往前扑,有人一把拉住了他,李玉成道了声谢便忍不住骂:“操!今天真他妈是出门没看黄历,这都差点摔多少跤了?”

    然后又指着林枫的背影骂:“林枫你赶着去投胎啊?你搞清楚,人家曲萌萌可是有对象的,你再献殷勤也没用!不是我说你,朋友妻不可欺知不知道?人陈利可看着呢!哎哟,疼死我了!操!”

    李玉成一边骂一边也往那边滑,曲萌萌这次不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而是整个人躺在了地上,李玉成滑到林枫身后的时候还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抱怨:“卧槽!幸亏我今天穿得厚,不然这肩膀非得让你撞脱臼了不可!不是我说你老大,你着急忙慌的干什么呢?你……”

    “闭嘴!”

    林枫脸色难看的打断了他,李玉成不敢置信这人撞了自己不仅不道歉还要凶自己,理直气壮的要和他辩个是非黑白出来。

    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林枫就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居然,居然坐在了地上!

    这可是冰场啊!这底下的冰是水浇成的,为了节约成本,自然不会用自来水浇灌,不知道是用了多少次之后随便过滤一下只要没有大渣滓就拿来浇冰场的!更不要说每天都有人在这里滑冰,不知道被多少双带着泥带着土带着不知名的污秽物踩过的了。林枫这个别人碰一下都要换件衣服的洁癖星人,居然坐在冰上了?

    李玉成颇为震惊,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也忘了自己过来的原因,只是震惊道:“老大你,你干嘛?”

    林枫没理他,而是低头问曲萌萌道:“你还好吗?”

    “嗯?”

    曲萌萌低低应了一声,李玉成跟着林枫看过去,曲萌萌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甚至连嘴唇也一下失了血色,一双大眼此刻半阖着,仿佛没有焦距一般。听到林枫的话,她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李玉成觉得疑惑,这时有旁边围过来看热闹的,其中有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一个女生突然惊恐道:“那好像是……是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