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未成年
    李玉成下课接到了郝韵的电话让去辅导员办公室一趟,他把书给艾黎让他帮自己带回去,然后自己往系楼走。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林枫和肖烈也往外走,他昂着下巴看了他们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肖烈:“……???”

    他一脸不解的看向林枫,问道:“你俩吵架了?”

    林枫摇头道:“没有。”

    肖烈不信:“别骗我!你俩要没吵架,他干嘛这么看不惯你?”

    林枫斜他一眼道:“那是对你。”

    肖烈:“???是吗?”

    林枫语重心长道:“人要有自知之明。”

    “滚!”

    林枫和肖烈说了几句,说了再见也往系楼走了。和李玉成在楼梯上碰到,他还在想要不要打招呼,要怎么说才显得不那么尴尬和生硬,结果李玉成只是扫了他一眼又移开目光和隔壁班班长林梦说话去了。林枫一愣,但很快就释然了,这样也好,省得双方都累。

    开学发生了很多事,又或者说是上学期期末发生了很多事,只不过之前一直捂着,现在才总算公之于众而已。

    比如曲萌萌摔倒之后,他父母当晚就从家里赶了过来,一开始只是怪女儿太不会照顾自己,怪她平时不爱动整天宅在寝室,所以才会稍微一运动就受伤。

    曲萌萌觉得委屈,嘟囔了一句都是鞋的问题,她爸爸本来没放在心上,但她妈妈是个细心的,让她问问她的室友的鞋有没有问题,这么一问,她另外几个室友仔细检查了自己的鞋,顿时惊得一身冷汗,她们鞋上的刀已经摇摇欲坠了,再用几天,那保不准会出什么问题。

    郝韵拿走了曲萌萌的鞋一检查,才发现曲萌萌之所以一直站不稳是因为鞋上的胶已经裂开了,后来再滑的时候把胶挣开了冰刀开始往外凸,所以才会收不住脚往后倒。

    摔跤的真正原因浮出水面,顿时一片哗然,曲萌萌的父亲曲巍直接上校长办公室找了校长,校长在期末这个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被学生家长找茬,顿时震怒,一层一层的命令传达下来,到了系里直接成了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全都滚蛋。

    院长把这事交给了院长助理赵晶,赵晶想起那天上课时林枫说的话,立刻找了李玉成和林枫谈话。在李玉成不知道的时候,又找了大一辅导员孔雪娟谈话,又去找刁老板了解了情况。

    刁老板坚决不承认是他们家产品的问题,问得急了,直接拿出一张纸,“啪”的一声拍到他们面前,怒道:“看到没有,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出了事我们概不负责!这是你们的问题,要找啊,就找他!”刁老板一指跟在老师身后一言不发的林枫道,“这上面的名字,是他的吧?”

    所有的目光集中到林枫身上,林枫面无表情不疾不徐道:“我还没满18岁。”

    刁老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道:“你满不满18岁关我什么事?”

    郝韵冷笑一声道:“未满18周岁且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未成年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们签署的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力。”

    刁老板一脸茫然道:“所以呢?”

    “所以,”郝韵道,“你这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力,简单来说,就是废纸一张。”郝韵说完狠狠翻了一个白眼,到底还是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没文化还在这儿抖机灵,傻逼!”

    站她前面的赵晶瞪了她一眼,她吐了下舌头不说话了,赵晶回头说道:“刁先生你好,关于刚刚说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稍后我们会把这个情况向警方反应,我们学校的律师也会介入,就这样,我们先走了,再见。”

    回到学校后赵晶又找林枫问了具体的情况,然后找来了孔雪娟,孔雪娟一开始死活不承认,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说是林枫和李玉成验货的时候没看仔细才出了问题,跟她有什么关系?

    赵晶问道:“这件事情提前一个月学校就下发通知了,你为什么在上课前两天才说这件事?”

    孔雪娟说道:“事情太多我忘了。”

    赵晶又问:“这件事一向是老师负责的,你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两个学生,而其中还有一个是未成年?你这个老师是干什么的?学生是来给你办事的吗?!”

    孔雪娟辩解道:“我那段时间太忙了,根本没时间管这事,林枫他们两个平时做事情认真仔细,所以我才放心交给他们的。”

    郝韵说道:“那你为什么要找他们家?就因为对方是你的妹夫?”

    孔雪娟冷笑一声道:“我之所以找他们家是因为每年都是在他们家订的,也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情,至于他是我妹夫的事情,他和我妹妹早就离婚了,何来妹夫一说?郝老师,不是所有人都会利用职权给自己家人谋福利的。”

    郝韵气得脸色发白说不出话,赵晶敲了敲桌子道:“行了,都别说了,孔老师,你既然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那我们就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吧。”

    孔雪娟一扬下巴道:“好。”

    警方调查速度很快,不到一天就“破了案”,原来是刁老板他们厂工人上班的时候偷工减料做出了一批残次品,卖不出去,他找他前大姨子一商量,孔雪娟二话不说包揽在了自己身上。等上课前两天才把任务派给林枫他们,让他们没有时间去找别的商家,更何况刁老板把价格压到了最低,这又是辅导员找的商家,只要脑子没问题的都不会换别的商家。而刁老板忽悠着两人签了所谓的合同,把这一切摘了个干干净净,学生没事万事大吉,就算有事,一般人也不会想到是鞋的问题,毕竟这是系里统一订的,哪怕查到鞋上了,那也还有个林枫给他们顶雷呢,如果林枫不是个未成年的话。

    他们千算万算算漏了这一点,也算漏了林枫早在当时就把这件事透露给了赵晶,赵晶当时就有些觉得不对劲,现在再这么一想,自然就一切都明了了,又怎么会如他们所愿的全怪在林枫他们头上?

    警方把调查的情况说明,顺便查出了一个劲爆消息,那就是,孔雪娟之所以把这件事情大包大揽,而她妹夫之所以不是她妹夫了,不过是因为已经变成她的情夫了而已。

    期末事太多再加上学生考试,学校没把这件事公之于众,而新学期一开始处理通知就下来了,孔雪娟暗拿学生回扣不把学生安全放在第一位且在学生出事后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行为又不检点没有做到为人师表,一连串的行为下来,学校直接给予解雇。

    曲萌萌父母把刁老板和孔雪娟告上了法庭,两人承担曲萌萌的全部医药费以及精神损失费。曲萌萌父母为了让她安心静养,给她办了休学回家好好调理。李玉成他们没有了辅导员,学校新派了一个辅导员,他们今天就是来见他的。

    新辅导员是个刚毕业没两年的年轻人,虽然年轻,但雷厉风行得很,见到他们开口第一句就是:“我们你们的新辅导员关贺予,上学期的事我也听说了,虽然这事错不在你们,但你们还是要负一定的责任,毕竟鞋是你们拿回来的,这件事情你们不可能完全没有干系。”

    李玉成对这事情只了解了个大概,并不知道所有的细节,所以听完了还是有些懵,林枫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引咎辞职。”

    “什么?!!”

    李玉成惊讶的看向林枫,关贺予一点头道:“好,批准了,既然这件事你是主导,李玉成只是陪你走了那么一趟,那他的处分就算了,明天下午你们班开个会,再选一个班长和学习委员出来。就这样,你们俩先出去吧。”

    “啊?”

    李玉成全程只说了三个字就被赶了出来,站在门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林枫看他茫然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没说再见就直接走了。

    李玉成脑子里一团浆糊,理不清头绪便去找了郝韵,从郝韵那儿了解了事情经过以后,他震惊道:“林枫居然没满十八岁?”

    郝韵:“……”???这是重点吗?

    李玉成一脸愤愤然:“那他凭什么当寝室老大?”

    郝韵一扶额无奈道:“不用纠结了,他很快就不是你们老大了。”

    李玉成说道:“没错!我必须要揭露他的丑恶嘴脸!绝对不能让他当这个便宜老大!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小毛头还想当我们老大,给他美的!”

    郝韵解释道:“他只是上户口的时候登记小了一岁而已,事实还是十九岁的。”

    李玉成辩解道:“事实上他也比我小!”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李玉成就从郝韵眼里看到了一种名曰“鄙夷”的情绪。郝韵往外撵他,说道:“没事就赶紧走,别堵在我办公室。”

    李玉成被撵出来后就往寝室走,想去找林枫问问这事情的前后经过,但是一回寝室就看到林枫正在收拾东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