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同床共枕
    林枫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道:“你在这儿睡吧。”

    李玉成抑制住自己心里的得意,朝林枫嘿嘿一笑道:“就知道你最爱我了,谢老大,我爱死你了!诶,你去哪儿?”

    李玉成说完就看见林枫下了床往外走,赶忙问道。林枫头也不回道:“我去睡沙发。”

    说着就走了出去,李玉成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心安理得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只要他能睡床,谁睡沙发都跟他没关系!

    李玉成裹着被子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打了好几个滚,感叹一声这才是人谁的床啊,这样的床才对得起“睡觉”两个字,在这样的床上才有赖床的意义。

    林枫没拿李玉成刚刚盖过的毛毯,出来的时候从衣柜里拿了件棉衣准备对付一下,反正今天有李玉成在,他也是睡不踏实的了。他把衣服盖在身上,拿了个抱枕搭在脚上,想起李玉成刚刚那副仿佛刚从北极回来的模样,忍不住嗤笑一声,这都嫌冷,不知道他在没有暖气的南方是怎么过冬的。

    时间已经很晚了,刚刚运动又太剧烈,林枫没一会儿就觉得迷迷糊糊起来,但刚要睡着又一个激灵醒了,醒了之后翻了个身又要睡,但又是一个激灵醒了。如此反复几次,林枫觉得烦躁,这时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门被打开的吱呀声,有人小声抱怨的声音,还有放轻动作却还是发出声响的脚步声。

    林枫知道是李玉成,不知道他又要干些什么,以为他是出来找水喝,但听那脚步声却是冲着自己来的。等他走到沙发边,林枫“嚯”的坐起身来,吓得李玉成“卧槽”一声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林枫拧开了沙发边的一个灯,李玉成嚷道:“老大,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总是大半夜不睡觉专门吓唬人?”

    林枫看他道:“你又要做什么?”

    说起这个,李玉成也不抱怨了,说道:“我觉得让你一个主人家睡沙发还是不太好,所以,”他慷慨道,“你去睡床吧,我来睡沙发。”

    “好啊。”

    林枫答应着就进了房间,还贴心的帮李玉成把刚刚那条毛毯拿了出来,对他道:“那件衣服送你盖了。”

    李玉成:“……真是谢谢您了。”

    林枫笑道:“不客气。”

    说罢真的走了,气得李玉成在客厅抱着那件衣服干瞪着眼,这人怎么回事,不知道礼尚往来吗,当别人要给他一样东西的时候不知道稍微拒绝一下吗?他倒好,不仅没拒绝,甚至都没客气的邀请李玉成一起享受大床,害得李玉成准备好的那句答应就那么卡在嗓子眼里出不来。

    林枫今天的睡眠质量不错,上床的时候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柠檬味,大概是刚刚李玉成抱着被子打滚的时候留下来的。林枫想换床被子,但家里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又太晚了,林枫觉得自己有些懒怠,也就直接躺下睡了。

    一躺下才觉得那股柠檬味不是若有若无的,而是一直萦绕在鼻间的。林枫最先时皱了皱眉,觉得有必要跟李玉成说一下,别再用这个牌子的沐浴露了,这什么味道,难闻死了!

    心里一边说着难闻一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本以为家里有个捡回来的“客人”,他会睡得不安稳,但没想到今晚睡得比往常都要沉,睡梦中感觉身边床铺落了一个什么东西,他还好心的往旁边挪了一下让出了点位置。

    第二天早上林枫的闹钟正常响起,他习惯性的伸手关掉了,关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个嘟囔声,等他关了闹钟,闭目片刻让混沌的大脑逐步清醒的时候,他才猛地扭头看了过去。

    旁边趴着一个人,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半张脸转过来对着他,刚剪过的的碎发散在额头上,有几根发丝搭在他闭紧的眼睑上,白皙的肤色和黑亮的发丝形成鲜明对比。

    林枫眨了眨眼,然后感到自己胸前压着一个重物似的,他低头一看,原来是李玉成的一只胳膊正搭在自己胸前。林枫想把他胳膊拿开,但刚动了一下李玉成就顺势抓住了他的胳膊,含糊不清道:“嗯……再睡会儿。”

    林枫忍着把他踹下床的冲动隔着被子把这人胳膊从自己身上拿开,决定起床洗个澡再去学校。但刚拿开这人又把胳膊搭了上来,身子还跟着往这边挪了一下,身子一挪脑袋也跟着挪,半张脸仍旧对着林枫,另外半张脸却是埋在了林枫枕着的那只枕头上。

    枕着还不算,他还蹭了蹭,嘟囔一句:“好香啊。”

    这就让林枫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他猛地用力把李玉成的胳膊甩开,把枕头从他脑袋底下抽出来。李玉成处在朦胧状态,这么大的动静弄得他有些茫然,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枫直接一脚把人踹下了床。

    和昨晚一样的动作,和昨晚一样的落地姿势,不过昨晚的反应并没有在李玉成身上再度出现。他瘫在地上足足愣了五秒钟,才眨巴眨巴眼睛坐了起来,看看四周,困惑道:“我怎么在地上?”

    林枫只思考了一秒,说道:“你掉下去了。”

    李玉成半信半疑:“是吗?”

    林枫点头道:“嗯。”然后又问道,“你怎么在我床上?”

    听他问起这个,李玉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讪讪一笑从地上爬起来道:“那啥,昨晚我不睡沙发吗?睡到一半我觉得……嘶!我这屁股怎么这么疼呢?靠!腰也疼,怎么跟被人打了一顿似的?”

    李玉成说着就有些怀疑的看向林枫,林枫面色不为所动道:“别转移话题。”

    “嘿嘿,被你发现了。”李玉成挠了挠头,一骨碌爬上床又瘫在床上,说道,“客厅太冷了,我睡一半被冻醒了,没办法,我只好进你房间来了。”说着嘻嘻一笑道,“老大,你不介意吧?”

    林枫没说话,下了床从衣柜里拿了衣服往外走,说道:“我去洗个澡,你把床单被罩拆下来,然后去学校。”

    “啊?为什么?”

    林枫没回答他,已经出门去了,李玉成也只好照着做了。

    林枫一进客厅就觉得确实有股冷风,他心下嘀咕怎么会这么冷,屋里暖气还没断啊,平时他在家都只穿件长袖就可以了,怎么李玉成在这儿住一晚跟回到冬天似的?

    林枫洗完澡出来,李玉成已经把自己收拾好了,手里抱着床单被罩问他:“放洗衣机吗?”

    林枫“嗯”了一声,李玉成抱着去了卫生间,这时又是一股小寒风吹过来,林枫刚洗完澡冻得一个哆嗦,觉得不对劲,眼睛在客厅扫了一圈,阳台的门是关严实的,以前也是这样,并没有漏风的情况。客厅连着厨房的玻璃门似乎有个小缝隙,林枫明明记得自己这几天根本没用厨房,也没动过那扇门,怎么会有个缝隙没关上?

    他走过去把门关上,刚走到那儿又是一股寒风,他抬头一看,厨房侧边的一个通风的小窗户正大开着,风正是从那儿灌进来的。

    林枫清楚的记得自己绝对没有开过那扇窗户,说实话,要不是刚好吹风,他根本都不会注意到那里还有个窗户。既然不是他开的,那只能是……

    李玉成从卫生间出来,说道:“老大走啊?还得吃早餐呢!”

    “嗯。”

    林枫把窗户关上,换鞋的时候漫不经心的问:“那窗挺不好开吧?”

    “可不是嘛!”听他这么一问,李玉成立刻说道,“老大,你确定你这房子是新装修的吗?昨天我开窗……额,你说什么,什么窗户,我不知道啊,我没开过,没有,呵呵。”

    李玉成说到一半反应过来,赶紧装出一副“我不知道我没有”的样子,林枫冷笑一声道:“窗户开那么大,怎么不冻死你呢?”

    知道林枫明白那窗户是他昨晚故意打开的了,李玉成讨好的对他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事已至此,林枫也没什么可说的,先出了门,李玉成跟在他身后嘟囔了一句:“不开窗哪有机会爬上你的床?”

    林枫没听清,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老大,我们吃什么?要不去吃学校门口的煎饼果子?”

    “嗯。”

    “得嘞!咱走着!”

    李玉成拿到了林枫家确切的门牌号,赶紧邀功似的献给了唐婉,对方听后也是喜出望外,接连说了好几声“谢谢”,甚至在李玉成提出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尾音上扬愉快的答应了。

    李玉成兴奋过后就觉得不对劲,唐婉这兴奋的样子,怎么跟自己第一次约她一起去图书馆成功时一样兴奋呢?难不成她也……喜欢自己?

    自推自导出了这个结论后,李玉成一整天都嘿嘿乐,旁边的林枫抬头看了他好几眼,想着是不是自己早上用力过度,把人给踢傻了?

    知道林枫家住哪儿以后,李玉成隔三差五就跟着林枫一起回去,每次都这儿指点一下那儿摸索一下,赖到宿舍楼锁门的时候再死皮赖脸的要在他家留宿。林枫无奈,只得第二天打电话定了张床放在他看中的那间房里。

    有了床后,李玉成又开始软磨硬泡着林枫答应让他合租,被林枫没有转圜余地的拒绝之后,他也不恼,反正就赖在这儿住下了。林枫觉得无奈,这人骂也骂不跑,撵也撵不走,你挤兑他他就跟没听见似的,你往外赶他他能在你家门口一直赖着,一下一下的敲门,直到敲得你心烦意乱黑着脸给他开门为止。

    林枫觉得李玉成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正在犹豫要不要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时候,他的隔壁搬来了一位邻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