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不可说的关系
    大家都看出来林枫和李玉成闹翻了,因为林枫现在只占一个座位了,李玉成口中也没有那声频繁出现的“老大”了,两人一个坐前排一个坐后排,中间隔着同学们组成的银河遥遥相望,就连教了他们大半年的高数老师也发现了,课间对林枫开玩笑道:“你那小跟班叛变了?”

    林枫皮笑(肉rou)不笑的“唔”了一声,然后听到(身shen)后响起一声:“我这是弃暗投明!”

    回头看去,李玉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瞪着他,大概是路过恰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他们的说法。

    高数老师倒没觉得尴尬,打趣道:“那你投了哪个明啊?”

    李玉成想了想,觉得艾黎和张英牧和林枫比起来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明,所以思索了半天和老师说了再见回自己座位去了。

    艾黎从正在追的武侠小说里抬起头来问他:“你和老大真闹翻了?”

    李玉成斩钉截铁道:“翻了!翻云覆雨的翻!”

    艾黎:“……”这词儿怎么感觉怪怪的?

    下午李玉成又被关贺予叫到办公室,进去才发现林枫也在,关贺予正和他有说有笑的谈些什么,林枫虽然笑意没那么明显,但也不至于冷冰冰的,结果一听敲门声回头看见是他,脸上立刻罩上了一层寒霜似的,给李玉成气得差点直接摔门而走。

    但关贺予看见他了,招呼他往里进,李玉成你来我往的也冷了一张脸往里走,林枫站在关贺予的桌前,李玉成为了和他拉开距离,直接站到了另一个老师的桌前。

    那老师感觉有人靠近,抬头看他推了推眼镜道:“同学,有事?”

    关贺予大笑一声道:“没事老唐,这孩子跟这儿闹别扭呢,哈哈!李玉成,还不快过来,去唐老师面前站着干什么?”

    李玉成微有些尴尬的跟唐老师说了抱歉,然后不(情qing)不愿的往旁边挪了一下,和林枫之间隔着三四个人的距离,关贺予道:“你俩这是同(性xing)相斥啊。”

    李玉成纠正道:“我们这是相拒,拒绝接触的拒!”

    林枫只冷哼一声作为回答,关贺予无奈的一摆手道:“行了,你们小年轻闹不愉快是你们的事,我也不管了。今天叫你们俩来呢,是学校报社和我们系准备合作出一版商业经济的报刊,一周发行一次,需要我们提供几篇学生论文,你们俩一人写一篇交上来,关于国际贸易的。”

    李玉成最讨厌写论文,每次结课论文他都要连着唉声叹气好几天才能勉勉强强憋出来刚好及格的数字。而林枫则不然,每次他的结课论文都会被老师作为范文发到班级群里让大家借鉴学习,甚至个别老师还把他的论文打印出来贴在了系楼的学生成果展示墙上。

    李玉成不知道关贺予为什么偏要挑他们俩来写这个论文,林枫是躲不过的,但关他什么事?他上学期那几篇结课论文要不是因为他是班干部总在老师面前刷脸,可能压根不会过。

    他琢磨着怎么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来拒绝,林枫比他先开口道:“老师,我这段时间有点忙,没时间写。”

    关贺予似乎早有预料他会拒绝似的,说道:“没事,你先写,要实在来不及把上次写的那篇交上去也行。”

    林枫还要再说,关贺予直接堵死他的话:“其他事(情qing)忙不过来就找李玉成帮忙。”

    李玉成:“……???”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林枫的助理!

    关贺予是铁了心要让他写,林枫也没法再拒绝,只能“嗯”了一声,关贺予又问李玉成道:“你呢?有问题吗?”

    李玉成重重一点头,关贺予挑了挑眉示意他说,李玉成说道:“我们班有人参加那个全国作文大赛,我得替他们联系指导老师。”

    关贺予说道:“没事,让郑瑞去做。”

    李玉成又说:“系里要举办数学竞赛,我得帮忙。”

    关贺予说道:“没事,让郑瑞去做。”

    李玉成绞尽脑汁还要想个借口,关贺予说道:“让你写个论文又不是让你生孩子,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李玉成:“……哦。”

    最后两人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关贺予让他们资源共享一下,还让林枫指导指导李玉成,把李玉成论文里那些胡说八道望文生义的成语给踢出来,林枫“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李玉成觉得对方已经先示好了,自己要是再端着不太好,所以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跟他说句话。

    林枫出了门就要走,李玉成问他:“你准备写哪方面的?”

    对方置若罔闻,李玉成“喂”了一声道:“我问你话呢!”

    “跟你没关系。”

    李玉成:“……”这人(身shen)上长刺了是不是?

    他还在为这句话生气的时候,林枫已经走了,他“哒哒哒”追上去,问他:“林枫,你说句实在的,我到底怎么你了?那天咱俩打架的事就不说了,但你这天天拉着个脸是什么意思?要生气也该是我生气吧?”

    林枫看也不看他道:“没人拦着你不让你生气。”

    李玉成气道:“那你到底在气什么?”

    林枫答得题不对意:“我烦你。”

    说着第二次正眼看他,眼底全是冷漠,一如二人初见时。

    李玉成站在原地回想着他这句话和刚刚那个眼神,这时(身shen)后传来一个女声:“阿成。”

    他回头看去,唐婉正从楼梯上下来,朝他浅浅一笑,李玉成朝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又开始回忆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能把林枫气成这个样子。

    唐婉走到他(身shen)边道:“刚刚是林枫吗?”

    李玉成“嗯”了一声,唐婉问道:“你们是……吵架了吗?”

    李玉成先是点头继而摇头,别人都以为他和林枫是大吵一架然后闹翻了,连他自己都差点都这么以为了。但其实不是,两人没有吵架,直接越过这个环节打了一架然后分道扬镳。吵架,至少有个吵架的理由吧?但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林枫到底在气些什么。

    李玉成点头又摇头的,最后长叹一声道:“谁知道这人又抽什么风!整天神经兮兮的,一言不合就要生气,关键他又不跟你说他为什么要生气,二话不说给你判了死刑,连你为什么被判死刑都不告诉你,烦死了!一个大老爷们儿,跟个小姑娘似的小气,啊,我不是说你小气啊,你别多心。”

    唐婉摇头表示自己不介意,突然对李玉成说了声:“对不起。”

    李玉成:“???啊?”

    唐婉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qing),不开心也有,难过也有,难堪也有,总之很复杂,说道:“林枫不是在生你的气,他是在生我的气,连累到你了,对不起。”

    李玉成被她的话弄得莫名其妙的,心想唐婉是不是多心了,这是他和林枫之间的事(情qing),虽然那天两人打架是在她走之后,但跟她也没什么关系啊,顶多算是运气不好碰上了而已,她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而且话里话外似乎……她和林枫的关系更亲密?

    李玉成因为这句话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唐婉和林枫关系好而生气,还是林枫和唐婉的关系比跟他的好而生气。但他也没在意这个,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能让唐婉来背这个锅,所以赶紧说道:“没有啦,这是我跟他的事(情qing),跟你没关系的,你别想太多,林枫他就这样,你别介意,他对你没什么意见的,你别多心。”

    虽然李玉成的本意是不希望唐婉把这件事都怪在自己头上,但唐婉就是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尤其是最后一句,明面上是是让她不要把错怪在自己头上,但她总觉得内里的意思是让她别自作多(情qing)把她和林枫联系在一起。

    唐婉被自己这个理解吓了一跳,忙着又宣示主权道:“不是的,他生气确实是因为我,只是顺带连累上你了而已。”

    李玉成:“……”怎么还有拼命把锅往自己头上砸的?

    他想了想道:“那,为什么啊?”

    唐婉以为他还要跟自己继续争主权,没想到对方换了个话题,“啊?”了一声。李玉成说道:“你不是说他是因为你才生气的吗,那他为什么要生气?”

    唐婉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李玉成又说道:“按说也不应该啊那天你也没做什么不合适的举动啊,他有什么好生气的呢?难不成……”李玉成突然想起来,林枫那天突然生气,似乎是他说要给唐婉进去拿早餐之后,为什么自己给唐婉拿早餐林枫要生气?莫非……

    他怀疑的看了唐婉一眼,唐婉无辜的回望向他,李玉成皱眉问道:“你是不是欠他钱没还?”

    唐婉:“……”他以为人人都是他吗,借了林枫的钱能拖就拖,直到拖不下去了才不(情qing)不愿的还上,仿佛欠钱的林枫一样。

    看唐婉那强忍住没翻白眼的神(情qing),李玉成也知道自己问的那个问题太离谱,嘻嘻一笑道:“开个玩笑,不过,你和林枫是不是不止高中同学这么简单啊?”

    唐婉“嗯”了一声,说道:“我和他的关系很复杂,我现在没法跟你讲,但他确实是生我的气,跟你没关系,连累到你,实在是很抱歉。”

    说罢接了个电话匆匆走了,留下李玉成一个人在原地皱眉。他们俩的关系很复杂,但林枫没跟他说过,甚至都没说过他们以前认识,男女之间什么样复杂的关系才能没法说出口呢?又是什么样复杂的关系才能让林枫只因为他要给唐婉拿个早餐就生气成这样呢?

    李玉成心里有一个答案呼之(欲yu)出,但他不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林枫和唐婉之间是自己想的那种关系,不愿意相信林枫跟他生气真的是因为唐婉,不愿意想着林枫居然……觉得唐婉比他还重要!

    这个重色轻友的混蛋!他哪儿比不上唐婉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