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好奇心害死猫
    李玉成当然不可能跟他说真正的原因,所以还是不说话。林枫今天格外有耐心,又说道:“我去跟学校申请,我不办走读,学校保留我的(床chuang)位,但我住外面行不行?”

    李玉成气结,这有区别吗?他还是住外面,还是一个人吃一个人住一个人走,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也不愿意跟他们一起!

    李玉成摇头道:“不行。”

    林枫蹙眉:“我说了不会有新人进来,你们的烦恼也解决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李玉成也蹙眉道:“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林枫不悦道:“我不懂那你倒是说啊。”

    李玉成:“我不能说。”

    林枫:“有病。”

    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两人各自睡下了,李玉成一边来回烙饼一边骂林枫不知好歹,自己一门心思为他好,他倒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好像李玉成让他回去住是有所图似的。也不想想,他能图他些啥?他有什么可让他图的?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另一间房的林枫也睡不着,不过他没有来回烙饼,而是平躺着思考一个问题,前两天刚思考过这个问题了,那就是,李玉成最近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大了,动不动就跟他生气,稍微不对他意就跟他甩脸,自己是不是太惯着他了?

    两人各自想着事(情qing)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李玉成见他第一句话:“你搬回去吗?”

    林枫:“……闭嘴!”

    为了李玉成他们不再缠着自己说这个问题,林枫去找了郝韵,说自己不办走读了,郝韵眼睛一亮哈哈笑道:“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李玉成!”

    林枫没理解她这句话,郝韵也没有要他理解的意思,说声知道了她会去把他的走读申请拿回来就让林枫该干嘛干嘛去。林枫出来后给李玉成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艾黎在旁边问:“那你搬回学校住住吗?”

    “不搬,来回搬太麻烦了。”

    “我们帮你啊!不麻烦的,到时候都包在我们(身shen)上!”

    艾黎在那边拍着(胸xiong)脯保证,林枫笑了笑,说道:“谢谢,不麻烦了,我住着(挺ting)好的。”

    那边不说话了,很快就挂了电话。

    林枫到底还是没搬回学校住,李玉成见天在他耳边说这件事,但林枫都不为所动,后来李玉成也就放弃了,知道林枫做的决定很少会更改,但对冯晨和郝韵却没那么满意了,要不是她俩总说林枫对他好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他至于有这么大的心理落差吗?

    那两天跟着林枫回他家的时候,一次也没碰到唐婉,李玉成有心要问,但又怕林枫再生气,也就忍下了,想着那天见到唐婉的时候再问他。

    复习周的时候,总算是在图书馆碰到了唐婉刚要回寝室,李玉成赶紧道:“你回寝室吗?我送你回去。”

    唐婉“嗯”了一声,问道:“你不是来复习吗?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没关系的。”

    “没有,我都复习完了,有东西落图书馆了我回来拿而已。”

    唐婉道:“哦,那你进去拿?”

    李玉成摇头道:“不用,我突然想起来刚刚给老三让他帮我带回去了,没事,我先送你回去吧。”

    唐婉笑道:“那多谢你了。”

    李玉成连说不用客气。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些有的没的,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唐婉笑了,问他:“阿成你是不是有事想问我?”

    李玉成挠头道:“被你看出来了?”

    唐婉点了点头,李玉成搓了搓手道:“那啥,我就是想问问,嗯……你复习得怎么样?”

    “啊?”唐婉愣了一下,然后忍俊不(禁jin)道,“(挺ting)好的,过肯定没问题,你呢?”

    “哈哈,我也复习得(挺ting)好的,(挺ting)好的。”李玉成干笑两声,说道,“我是想问你还住丰泽园吗?”

    唐婉说道:“没有,周末偶尔过去而已。”

    李玉成问道:“为什么不住了?是因为林枫吗?”

    唐婉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笑了一下,李玉成知道他不想说,但自己又想知道,只好用开玩笑的口吻说:“你上次说你和林枫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到底什么关系啊不会是前男友的关系吧?哈哈哈!”

    哪知唐婉却点了点头,李玉成扯出的笑容立刻僵住,惊愕的看着她。唐婉咯咯一笑道:“骗你呢,你怎么什么都信啊?”

    李玉成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埋怨道:“你吓死我了。”

    唐婉微微一笑道:“我和林枫的关系,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自己会告诉你的。既然他没说,那抱歉,我也不能告诉你。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考试加油!”

    “啊,加油!”

    李玉成看着她上楼,忍不住嘀咕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和林枫还有好多不能告诉你的秘密呢,嘁!”

    后来李玉成大着胆子问了林枫,问他和唐婉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林枫只回了一句“没关系”就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李玉成嘟囔一句:“小气鬼,又不是前女友,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林枫问他:“你真的想知道?”

    李玉成点了点头,林枫想了想道:“你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林枫对一脸茫然的李玉成说道,“所以我劝你不要那么好奇。”

    李玉成:“……”不说就不说,还把他比作猫,小气鬼!

    未大暑假不封宿舍,不回家或者找了暑假工的可以留在学校,李玉成当时网差了一点没抢到火车票,买机票嫌太贵不愿意花那个冤枉钱,于是买了放假后一周的票,要在学校多住两天。

    艾黎和张英牧考完试就走了,剩下李玉成一个人,他嫌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太无聊,便拿了生活用品去林枫那儿赖着。但之前说了,李玉成最近脾气越来越大,林枫自从那次深思熟虑过后,决定不再惯着他,于是两人便三个小时一小吵,五个小时一大吵,但不到半个小时又和好了,彼此互相折磨着。

    这天晚上两人为了一件小到吵完架就记不清的事(情qing)又吵了起来,其实也不算少,不过是李玉成怒气冲冲的指责了林枫一大堆,说自己每天做饭挑水拖地擦窗的伺候着林枫,他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就算了,还每天找事(情qing)来气他。

    往常林枫总是不搭腔让他自己说,等他说够了也就气消了,但今天李玉成“找茬”的时候刚好碰到林枫看书看到一个让他有些纠结的地方。一开始他不想理,谁知道李玉成越说越来劲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觉得烦躁,便回了一句:“谁求着你了?”

    李玉成被他这话说得哑口无言,林枫说的确实对,没人求着他非要来这儿,也没人求着他非要做饭洗碗,更没人求着他拖地擦窗,一切都是他自愿而已。

    但正因为被林枫说中了事实才更气人,李玉成恼羞成怒的指着林枫半天,最后一气之下摔门走人了。

    林枫:“……”这人能不能稍微成熟一点?他说了那么多,自己不过回一句话他就气得要摔门走人,照他这个逻辑,自己不得坐个宇宙飞船离开地球才算符合逻辑啊?

    李玉成走了之后家里难得安静了下来,林枫也不管他,想着他不过是装个样子罢了,顶多走到小区门口和小王小李斗个地主,等气消了自然会回来,结果没想到李玉成下了楼才发现今天不是小王小李值班,他没地方斗地主,便气上加气回了学校。

    已经放假快一周了,该回家的都走得差不多了,楼道里安静得很,李玉成走到寝室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偏偏自己班的同学大部分都回家了,留下来的那几个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外面嗨,居然没一个在寝室的。

    李玉成离家出走再加进不去屋,心(情qing)更不好了,拿手机准备看林枫有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要是打电话了自己就勉强原谅他回去,哪知道一摸口袋摸了个空,才想起来手机放沙发上呢,走的时候忘拿了。

    没有钥匙没有手机,自然更不可能带钱包了,他气得猛踹了一脚门,想象自己一脚把门踹开的帅气举动。结果门没踹开,倒是把上楼来巡查的宿管大爷给招来了。宿管大爷站门口把他训了一通,然后把人领下楼去打电话求救了。

    李玉成在值班室给林枫打了个电话,但提示正在通话中,连打几次都是这样,他气得要摔电话,但宿管大爷旁边盯着呢,他只好轻轻放下电话道:“大爷,我先上去了,我室友马上回来了。”

    等他走后,宿管大爷想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惊悚,他没记错的话,刚刚那电话没打通吧?那他怎么知道他室友快回来了?

    李玉成在宿舍门口溜溜达达转悠着,一会儿敲敲这个门一会儿趴那个门上听听,看有没有“漏网之鱼”让他抓个正着。结果鱼没抓到,倒是惊动了旁边一个宿舍的大三学长,看到他在走廊溜达,问他:“没带钥匙?”

    李玉成认识这人是谁,但没打过招呼,见对方突然问自己话,有些惊讶的“啊”了一声,那人笑道:“进来坐坐?”

    李玉成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了,其实那间寝室只有两个人,不知怎的,每次有人被分到那个寝室,过不了几天就吵着闹着要调寝,几年下来都是这样。老师们也没办法,久而久之也就不往里面安排新生了。

    那人见他拒绝,也不恼,笑道:“那行,我先进去了?”

    李玉成“嗯”了一声。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