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节哀
    ..相看两不厌

    林枫放水杯的动作一顿,回头看李玉成,努力从他脸上看出一丝伤心来,但最终还是失败了,李玉成虽然眼睛不眨的看着外面的唐婉,但却好像没有看入眼里似的,甚至在说到自己被拒绝这件事时表情也毫无波澜。

    林枫犹豫了一下,他不擅长安慰人,因为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伤心事告诉给一个有可能会回复你“关我什么事”的人。同样的,也没有人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没事的,这些总会过去的,加油!”

    其实安慰的话对当事人并没有什么用,一句“没事的”既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也不能治愈内心的创伤,可这对于从没有人安慰的林枫来说,他却是贪恋那一份有人关心有人在意的温暖。

    没有人愿意安慰他,他也不愿意去安慰人。但李玉成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呢?大概他比别人脸皮都厚,大概他比别人更容易炸毛,大概他比别人更大方不斤斤计较,大概他比别人,更把林枫放在心上。

    所以,对林枫来说,李玉成是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愿意在李玉成生气的时候顺着他,愿意在李玉成发完脾气后示好时给他一个台阶,愿意身边总多这么一个人,即使他真的很吵真的很闹真的让人有些想捏死他。他也愿意,为他做一些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

    林枫想了想,拍了拍李玉成的肩膀道:“没事的,你……”后面的话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毕竟自己没有亲身实践过,所以林枫憋了半天,努力回想自己见过的听过的安慰的话语,最后灵光一现,想起了自己多年前听到过的话,对李玉成说道,“你节哀。”

    李玉成:“……???”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林枫,对方却一脸认真,还在绞尽脑汁的想下一句话。李玉成“噗”的一声笑了,说道:“老大,你不会安慰人就别勉强,说的这是啥啊?哈哈哈!”

    林枫:“……”好吧,看来这人不需要安慰。

    体育老师吹口哨集合了,林枫站起身拍拍衣服自己走了,刚走两步却被身后的李玉成冲过来勾住了脖子,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让对方放开,就听李玉成在自己耳边轻声了一句“谢啦,我感觉好多了”,然后主动松了手和别的同学打闹去了。

    林枫看他和其他人追来打去的身影,笑了笑,在心里回道:不客气。

    周一上完课,李玉成被关贺予叫去了办公室,他心里突突直跳,国庆那两天赖床赖惯了,一收假有点不适应,仗着和新生们已经混成了一片,便逃了好几次早课让各班班长带着晨读,这难道是被抓住把柄了?不能吧,这帮小崽子不至于这么没义气出卖自己吧?

    他忐忑不安的敲了敲门,听到“请进”的声音后,往里走了进去,在离关贺予两米远的地方站定了。关贺予看他一眼奇怪道:“站那么远做什么?”

    “没,没什么,老师,有事您说话,我这儿能听见。”

    关贺予琢磨了一会儿,顿时明白了是为什么,瞥了李玉成一眼不屑道:“行了,有什么好怕的,要抓你早就抓了,还能让你讨那么多次?瞅你那点儿出息!”

    李玉成:“……”那您倒是早说啊,害得他每次逃的时候都要念一遍金刚经让各路佛祖菩萨保佑自己不被抓住,还有,咱这东北话能稍微收敛一点不?

    李玉成得了免死金牌,胆子立刻大起来了,说话也有底气了,往前走了两步道:“老师,有事儿?”

    “嗯。”

    关贺予对此人善变的嘴脸十分无语,在桌上的收纳箱里拿了张纸出来,递给李玉成道:“马上要上报奖学金名单,这是咱们班大一学年的总成绩排名,你拿去和郑瑞他们几个班干部核对一下,然后开个班会让大家对前十名进行无记名投票,最后把综合成绩算出来,下周给我。”

    李玉成接过看了一眼,排在第一名的自然是林枫,但想到班级投票,李玉成又有些发虚,对关贺予说道:“老师,这不用投票了吧?又不是助学金还要看综合成绩,这奖学金不就是看学习成绩的吗?”

    “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怎么弄我还不清楚吗,用你来教我?话多!”关贺予自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把人训斥一顿后又说道,“放心吧,就林枫那成绩,哪怕一个人不投他也甩第二名老大一截,用你操那份心?多事!”

    李玉成:“……”老关这脾气怎么越来越爆了?难怪二十好几了还找不到女朋友,活该!

    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对方一通,李玉成就准备拿东西走人了,关贺予又递了一张纸过来道:“回去把这张申请表填了,下周一起交给我。”

    “什么啊?”李玉成一边接一边问,“优秀班干部申请表?这啥啊。”

    “不认字儿吗?”关贺予鄙夷的看他一眼道,“每个班有一个优秀班干和优秀团员的名额,这是和国家奖学金一个级别的,虽然没有钱,但好歹有个证书。你回去好好写,把你那些拿得上拿不上台面的经历都写上去,省得到时候被刷下来,丢我的脸!”

    李玉成感动的看着关贺予,对方一脸嫌恶道:“要滚快滚,别这么看着我,中午还吃饭呢!”

    很快奖学金名单和优秀班干的申请书都交上去了,优秀团员也在班级里进行了无记名投票选出来了。关贺予说得没错,以林枫科科接近满分的学习成绩,就算班级投票只有李玉成、艾黎和张英牧这三票,那也甩第二名老大一截。更何况,就拿他的笔记来说,就算有人不同意,那也不会有人投反对票的,所以,林枫以绝对的优势拿下了班里唯一的国家一等奖学金的名额。

    奖学金获奖名单和优秀班干和优秀团员的名单按规定要公示三天,这三天内有疑义有反对的都可以找相关部门反应。但这不过就是个规定而已,这么多年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有人对公示名单表示质疑的?能贴上公示板的,要么是真本事你没法儿反驳的,没有真本事,那也有真后台,随随便便一个无名小卒怎么可能质疑?

    但今年偏偏就是个例外,在公示名单贴出来的第二天,一封只有寥寥数字的举报信却投进了系楼一楼的举报箱内。

    各系的举报箱其实都是个摆设,因为这是本系学生对本系老师或同学的举报专用箱,试想一下,但凡有脑子的,怎么可能往这里寄举报信?一个系也就几百来人,稍微一查就能知道是谁寄的,而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谢谢你给我提出意见的大度老师或同学,所以只要这举报箱里有了谁的字迹,那之后什么奖学金助学金参赛名单里,都别想见到你自己的名字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这个举报箱不知道落了多少层灰,就连清洁阿姨都懒得打扫了,反正谁也不会往里看一眼,也不会有人想着去里面看看有没有新的信件。所以那封举报信在里面安安静静的躺了一周也没被人发现。直到一周以后,校里直接下了通知到系里,经管系的办公室主任倪斌老师才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举报箱的钥匙,从里面拿出了那封被人遗忘的举报信。

    写封信只有十一个字加两个标点符号,还是打印的,却在整个系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写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李玉成收受贿赂,以权谋私。

    如果这封信是在其他任何一个时候出现,那可能都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说不定大家也就看一眼顺手就扔进了碎纸机里面。不是因为李玉成跟各个老师都混了个脸熟,也不是因为他是辅导员和班主任面前的红人,更不是因为他之前在校报上发了几篇论文给经管系大大长了脸,毕竟经管系的荣誉墙上不会把这种事记录上去。

    没人会放在心上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件事的主人公是李玉成,而是因为这件事实在是太普通太寻常太不值得人花费心思去关注。

    收受贿赂这种事情,说严重了收受贿赂,说简单了也就是顺手牵羊捞点好处而已。但凡是有点职务的,哪一个不收点好处?不说学生会主席给驾校国二之类的辅导班介绍学员有提成,也不说外联部每次拉赞助会有回扣,单就是班里一个小小的班干部,也可能会有人排着队请他吃饭,就为了在某个投票的时间能投自己一票。

    所以像李玉成这种老师的代表人物的角色,班里大大小小的利益都跟他相关,有人请他吃饭给他送礼,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家司空见惯的事,老师们也实在是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

    但这次不一样,这封举报箱不知是谁写的,可能他看公示期都过了也没人理会,所以直接一封举报箱寄到了学校学工处,并且扬言如果得不到解决便要在校报上披露。于是引起学校的高度重视,直接下通知让经管系严肃处理,一件很小的事瞬间变成系里的头等大事,李玉成也在上课期间直接被关贺予敲门带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