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跟你一起
    李玉成穿好衣服后就跟关贺予往外走,林枫也抬脚跟上去道:“我跟你一起去。”

    李玉成还没开口,关贺予就拒绝了,道:“赵助理只叫了他一个人,你去干什么?”

    林枫道:“我是他之前的搭档,关于他是否因为收受贿赂而以权谋私,我觉得我比较有话语权。”

    关贺予还没来得及皱眉什么,艾黎和张英牧扛着被子也跟在了后面,道:“我们也去。”

    关贺予气笑了,道:“你俩又是什么身份?”

    艾黎得有理有据:“跟他朝夕相处的室友的身份!我觉得我们有权利去证明阿成的清白!”

    关贺予:“……”有必要每个人都强调一次“朝夕相处”吗?

    他把脸转向李玉成挑了挑眉道:“你呢?”

    李玉成憋不住“噗”一声笑了,捶了张英牧和艾黎一下道,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你俩干啥啊!整得跟我要去赴刑场似的!我这是去配合老师工作几句话而已,又不是去打架,还要带着你们两个弟?行了,别担心了,我没事的,很快就回来。”

    艾黎还要据理力争,李玉成拍了一下他脑袋,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逃离惩罚!”

    艾黎:“……”

    最后艾黎和张英牧还是灰溜溜的抱着被子去操场报道了,剩下一个林枫,关贺予本以为李玉成也会把他拦下,但李玉成没有,而是率先走出门道:“关老师,我们走吧?”

    关贺予朝林枫努了努嘴,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李玉成摸了摸鼻子,笑道:“老师,让他跟我一起去吧,他一起我能放松点。”

    关贺予:“……”昨天林枫不在的时候,也没见你多紧张啊。

    三人到赵晶办公室的时候,距离刚刚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赵晶刚开始的怒火已经消了一大半,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见到三人进来,蹙眉看着林枫道:“你来做什么?”

    林枫道:“作为之前跟李玉成一起合作的搭档,我觉得我在这件事上应该有话语权。”

    赵晶摆了摆手也不跟他计较了,反正最后也会找学生进行调查,现在他听一下也没什么。她把早上收到的那封信往桌上一放,示意李玉成拿起来。李玉成拿过来扫了一眼,脸上表情立刻变了,震惊和不可思议以及困惑,种种表情复杂的在他脸上一一呈现。

    赵晶目光不措的看着他,直到最后李玉成的表情回归平静,她才问道:“你有什么想的?”

    李玉成想了一下,道:“这上面的都是真的。”

    “所以你承认你是收了别人的东西,然后给了他想要的东西?”

    李玉成摇了摇头道:“老师,我话还没完,这上面的都是真的,但他得不全面。”

    赵晶一扬眉道:“嗯?”

    李玉成把那封信放回桌上,道:“我之前是在陈利那儿买过一个书包没错,但并不是信上所的三百块买的,而是六百块买的,因为陈利之前欠了我三百块,所以正好相抵了。”

    赵晶道:“可这信上,那是陈利刚买没多久的新书包,而且是限量版,并不是市面上的九百多,而是一千多,他六百就卖你了?”

    李玉成笑道:“老师,这书包再好它也是个纺织品,还是现代的纺织品,又不会古董,转手越多次越值钱。是,这书包陈利他买来后是没背几次,我买的时候也是崭新的,但我当时真的纯粹就觉得是同学之间不好抬价所以给了个友情价,并没想到会是所谓的收受贿赂。”

    赵晶道:“好,先不谈这是不是同学给的友情价的问题,你你是六百块买的,但这举报箱上亲眼看见你只给了三百块,剩下那三百,你有证据吗?”

    李玉成点了点头道:“我给的现金三百他室友都看见了,我室友也都知道这事。至于他借我那三百,我是在学校超市碰到他的时候借给他的,当时林枫和我在一起。”

    赵晶看向林枫,林枫点了点头道:“是,6月25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学校超市收银台,当时陈利穿了红色的短袖和牛仔裤,李玉成穿了黑色的运动套装,我穿了白色的短袖和黑色休闲裤,我们当时买了……”他看李玉成嘴角抽烟的看着他,赵晶也一副无语的样子,便顿了一下,省略那些在旁人看来不重要的话,道,“当时我们站的地方正好被监控拍到,学校监控每半年清理一次,应该还能查到。”

    另外三人:“……”大概监控都没他得这么详细吧。

    赵晶又让关贺予打电话把陈利他们叫来核对情况,在等他们的功夫,她问李玉成:“那你有没有因为陈利给你的这个‘友情价而在别的地方给他一些好处?”

    李玉成想了想,诚恳道:“优先把林枫的笔记借给他抄,算吗?”

    赵晶:“……”保持微笑道,“你呢?”

    李玉成干笑两声,道:“那没有了。”

    “可别人却有。”

    着拿出了另外一个信封。

    自从没有及时发现举报箱里的信件而被对方直接寄到了校里后,系里就格外重视那个不起眼的举报箱。就在刚刚,赵晶让人叫李玉成和去调监控的功夫,保洁阿姨又拿上来一个信封,是在举报箱上看见的,估计是怕投到里面又被无视了,所以那人直接放在了举报箱上最显眼的地方。

    赵晶看过前一封信后,对这封信的内容已经接受能力满分了,这时平静的拿了出来,又平静的给了李玉成。

    李玉成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李玉成因为收了陈利的这份大礼,所以把本不该给陈利的助学金名额给了陈利,而把原本应得的某位同学挤了下去,至于这“某位同学”到底是谁,信里并没有明。

    赵晶等李玉成看完了,才问道:“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李玉成还没开口,林枫先话了:“赵老师,这个法不成立,助学金名额确定在前,李玉成从陈利手里买书包在后,它们构不成因果关系。”

    赵晶道:“那如果对方他们这是为了避嫌,所以才先‘交货后‘交钱呢?你怎么解释?”

    林枫语气平静道:“那这个法也不成立。”

    “嗯?为什么?”

    林枫道:“这两种法都是建立在李玉成收受贿赂以权谋私的基础之上,第一个法它构不成因果关系,至于您所的,如果李玉成真是一个为了这么一点利益就可以滥用职权的人,那您觉得这样的人有可能先办事后收钱吗?”

    “再者,”林枫忽略掉旁边朝自己干瞪眼的李玉成,继续道,“助学金名额都是按照规定来的,这中间既有班级投票也有班干部评分,最后还要上交系里由系里领导进行最后的确认。这一层一层的环节下来,就算前两个环节李玉成可以用自己团支书的身份进行干预,那最后一个环节呢?我不觉得李玉成有左右老师做决定的能力,也不认为陈利会为了几千块的助学金而上下打点。毕竟,为这么点钱费心费力,真的不值当。”

    关贺予在旁边听得咬牙切齿的,听听这人的什么话!什么叫几千块的助学金是这么点钱,不值当?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放他去乡下体验两天生活他就知道这几千块有多值得了!

    赵晶听得又想气又想笑,她觉得林枫来学金融真是可惜了,他应该去学法律,三言两语不仅把当事人从这件事里摘除得一干二净,还顺手扯上了全班四五十个同学和系里一众老师,硬是让只载着李玉成一人的船超载了。

    李玉成则是听得目瞪口呆,刚刚这吧啦吧啦了一大堆的真是林枫?真的是林枫为了给自己辩护所以一气不停的了这么多话?他他他……他没听错吧?原来林枫这么在意他的啊,怕他紧张陪他一起来,又怕他被人冤枉所以了这么多话,他真是……为什么一种名叫“幸福感”的东西在他体内蔓延?

    “砰砰砰。”

    “请进。”

    大家被敲门声吸引去目光的同时,关贺予不轻不重的踩了李玉成一脚,呲着牙道:“你能把脸上的笑容收一下吗?”

    “啊?哦,好的。”

    李玉成声应下,忙闭紧了嘴,但头一偏和林枫对视一眼,又忍不住冲对方呲牙一笑。

    进来的是陈利,他显然没被越级约谈过,所以多多少少有些紧张,进来先是向赵晶问了一声好,看到李玉成和林枫在,瞬间像找到组织一样,硬生生挤到了李玉成和关贺予的中间,朝李玉成使眼色道:怎么回事?

    李玉成没跟他“眉来眼去”,因为赵晶直接进入主题了,问他:“陈利,你知道今天找你来是为什么吗?”

    陈利摇头道:“不知道。”

    赵晶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有一个x家夏季刚出的新款书包,后来低价卖给了李玉成,有这回事吗?”

    陈利想了一下道:“有,不过也不算低价吧,卖了六百块呢,一个二手书包卖六百,也挺值了。”

    “六百?”赵晶问道,“可有人李玉成只给了你三百块。”

    “没有啊,之前我还欠他三百块没还呢,他又给了我三百的现金,加起来是六百啊。”

    赵晶看了李玉成和林枫一眼,两人都是一脸平静,赵晶笑了笑,又问陈利:“那有人你为了得到助学金,所以对团支书李玉成进行贿赂,有这回事吗?”

    陈利听到这话,竟缓缓点了下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