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请问你脸呢
    “林枫,你给我站住!”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林枫脚步顿了一下,但却没有停步。那人直接从后面扑过来一把勾住了他脖子,怒道:“你丫的!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是不是?”

    林枫还是没话,李玉成气得手上力道加大了几分,心:不理我?奶奶的!那我就惹你生气,看把你惹急了你还能不理我!

    “啊!疼疼疼!”

    李玉成“嗷”一嗓子叫了出来,原来林枫抓着他勾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把人往前一带,然后手上加力一把将李玉成的手拧到了背后。看到李玉成题大做的样子,他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也忍不住浮上了一丝嘲弄,道:“弱鸡。”

    李玉成一点被人骂了应该生气的自觉都没有,听了林枫这话,嚷道:“现在能看见我了,能听到我话了,不把我当空气了?”

    林枫:“……”神经病!

    他赶紧放开了李玉成,生怕再纠缠下去自己也会被传染上这个病。但他放手了,李玉成却不依了,几大步追上来道:“打了人就想走?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你得请我吃饭!”

    林枫冷笑一声道:“李玉成,请问你脸呢?”

    李玉成拍拍自己的脸,嘻嘻笑道:“这儿呢!水当当白嫩嫩,满脸都是帅气!怎么样,羡慕吧?”

    林枫:“……”果然是有病!

    李玉成一步不停的跟在林枫后面,一路上对碰见的人和物做出点评,并且强烈要求林枫跟他互动。林枫被他烦得不行,提醒他道:“刚刚我们吵了一架。”

    “我知道啊,”李玉成回答道,“但我决定大人不记人过,就不跟你计较了,怎么样,哥哥是不是很大度?”

    “呵。”

    林枫把刚受过重击的半边脸朝向他,道:“你是不是忘了这个?”

    “没有啊。”

    李玉成承认得倒是挺坦然,然后冲林枫扬了扬刚刚被他拧过的那只手,道:“那你是不是也忘了这个了?”

    林枫一时没答话,李玉成嘻嘻一笑道:“我揍了你,你也还回来了,咱们就当扯平了!这样吧,我也不让你请我吃饭了,但我饭卡没钱了,你得借我饭卡吃饭。”

    林枫一伸手把饭卡扔给他,道:“拿去。”

    李玉成美滋滋的接过,反客为主道:“走吧!哥哥请你吃饭!”

    林枫躲过他伸出来的手,道:“我回宿舍了。”

    李玉成手僵在半空,眼看林枫要走,他立刻拉下脸来,道:“林枫,你不至于这样吧?不就打了你一下吗,你刚刚也还回来了,有必要这么计较吗?你要觉得亏了,那打不了我道歉呗。”

    着往后退了一步,规规矩矩的鞠了半个躬,道:“林老大,对不起,弟错了,请您原谅我,赏脸跟我吃个饭可好?”

    林枫一直绷着的脸终是绷不下去了,甚至还露出了一个笑容。李玉成看他这样,翻了个白眼,不满道:“什么人!非得看我丢脸才乐意是吧?哼!”

    抱怨完了,又来拉林枫的胳膊,道:“现在消气了吧,可以赏脸跟我去吃饭了吧?”

    谁知林枫还是躲过了他伸过来的手,脸上又恢复了刚开始的冷淡,道:“我生气的不是这件事。”

    李玉成有些抓狂,道:“那你到底因为什么生气?你倒是啊!”

    林枫深深地看他一眼,道:“你知道。”

    李玉成一下子沉默下来,彼此又是好一阵子的静默,林枫见李玉成没有开口的意思,朝他点了点头道:“我先回宿舍了。”

    罢径自走了,这次,李玉成没有再追上去。

    事情后来查清楚了,或者也不算是查清楚了,是曲萌萌在听到那段录音,又听赵晶起林枫在出办公室前跟她的那句“交名单的前两天我在图书馆外面看见他们俩在一起”的话,她就彻底崩溃了,“哇”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让赵晶猝不及防,坐到这个位置上,平时做的是行政工作,接触的大多都是学生干部,实在是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手忙脚乱地给她递纸巾,绞尽脑汁想了几句安慰的话,心底又忍不住骂林枫:兔崽子!给她整这么个麻烦,自己倒是跑了!完全忘了是自己把人撵出去的。

    等曲萌萌好容易平静下来后,这才抽抽噎噎地全交代了。

    她和陈利是高中校友,两人是隔壁班但并不认识,后来是在看录取榜单的时候看到的,后来两人又那么恰巧的坐了同一班次火车的同一车厢,陈利一路上都很照顾她,两人报道之后才发现居然是同班同学。

    既是这么有缘,那接触自然也就多了起来,一来二去,国庆的时候,陈利意料之中地向曲萌萌表白了,曲萌萌自然是拒绝了,但架不住对方一天早中晚的早安午安晚安,以及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的关心,没多少时间,曲萌萌就陷入了对方的甜蜜中。

    到申请助学金的时候,陈利无意地向曲萌萌透露了自己生活费所剩不多的信息,并且让曲萌萌深信不疑是因为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两人出去的花销都是陈利支出才导致了这个结果。

    曲萌萌提出以后自己也可以付钱,陈利要是接受不了两人可以aa制,但陈利是个大男子主义,不能接受两人在一起居然还要女方花钱这一事情,和曲萌萌吵了好几次,后来他告诉曲萌萌,自己和陆侯的综合得分差不了多少,那个名单上是他还是陆侯,根本没有人在乎。

    曲萌萌一开始严厉的拒绝了,但在最后关头,陈利朝她冷冷地瞥了一眼,她突然看懂了那一眼的意思:我们之间的未来,都在你手里。

    所以,她在学生会主席出现在班级门口的时候,匆匆忙忙的改了最后的名单,避开林枫的视线交了上去。

    听到整个经过,赵晶安慰她道:“没事,谁年轻时不犯错呢?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以后咱不再犯这个错误就是好孩子,啊。”

    曲萌萌哭着摇头,道:“老师,我觉得我对不起所有人。”

    赵晶“啊?”了一声,颇为惊讶,曲萌萌道:“我对不起陆侯,本来这个名额应该是他的,他拿这笔钱也许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但因为我的自私,也许就让他错过了这件事情。我对不起李玉成,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做,可因为这件事情,他一直被调查被怀疑被别人在背后闲话,明明是我的错,我却不敢站出来证明他的清白。我还对不起林枫,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就不会被取消班长的职务,他就……”

    赵晶忍不住打断她道:“陆侯和李玉成我理解,但林枫不当班长,是他自己主动请辞的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曲萌萌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赵老师,凡事都有因果循环,如果不是我做了坏事,我就不会在滑冰的时候摔倒,林枫也不用为了承担责任而主动请辞,都是我不好。”

    赵晶:“……”这姑娘不用把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吧?

    然而还有更让她惊讶的,曲萌萌吸了吸鼻子,又道:“我还对不起陈利。如果当时我拒绝了他,没有帮他得到这个名额,那他就不会觉得这是个捷径,就不会想到和班干部打好关系为自己拿好处,就不会在我决定休学后转而和冯晨套近乎。我还对不起冯晨,对不起我爸妈,对不起郝老师,哇——赵老师,我对不起大家!”

    赵晶:“……”

    她拍拍曲萌萌的背,让她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等她情绪没那么激动了,她才安慰道:“孩子,你是做了一件错事没错,但这只是一件很的事,等你以后回头看的时候,你可能都记不住自己做了这么一件错事,所以,你真的不用太自责。还有,你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实在是太太微不足道,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所以你也不用把所有的错都怪在自己头上,真的!”

    曲萌萌:“……”她竟不知这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嘲讽自己。

    曲萌萌是个很好的孩子,学习好,待人好,脾气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她,但就算是这样,做了的错事也要承担责任,制定下来的规定,也要照旧实行。

    对曲萌萌的处罚决定很快下来了,因为她利用职务以权谋私,学校决定给予记过处分以示惩戒,同时取消了她的班级职务,取消了她的入党积极分子和刚评选的优秀团员,并且在一年内不允许参与任何评优评选活动。

    这个处罚决定被张贴在经管系最醒目的一楼通报栏上,来来往往驻足观看的学生有很多,窃窃私语的人也有很多。

    驻足观看的人中有李玉成,窃窃私语的人中有张英牧他们。认识曲萌萌的人很多,大一大二甚至大三大四都有人在讨论这件事情,唯独林枫,独立于这件事情之外,似乎曲萌萌有什么样的处罚,因为什么事被处罚都与他没有关系。甚至,李玉成觉得,他连曲萌萌这个名字都并不想听到。

    几天之后,曲萌萌退学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相看两不厌》,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