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我叫陈俊
    灰袍人脸色一僵,神色有些不好看:“你认为我会这么蠢吗?”

    陈俊好奇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这么蠢?”

    “既然谈不拢,那么就此别过。”灰袍人抱了一下拳,打算转身离开。

    从一开始,他就处于心虚的一方,越是交谈下去,露馅的地方就会越多,对他会越不利。

    “那就不送了。”陈俊说道。

    灰袍人原本以为会有一些纠缠,结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离开,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留下他的打算。他不由得有些怀疑,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对方压根就没有恶意?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想再待在这里,今晚发生的一切,需要回去好好理一理,这个世界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以后出手时,可能就需要谨慎一点了。

    陈俊看着方天则,这家伙瘫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看着我干嘛?我救了你一命,你知道吗?”

    方天则只感觉今天经历的一切千回百转,心脏稍微差一点的人,估计是坚持不过去的,现在分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四肢依旧无力。

    “懂懂懂!”他连忙答道,心中十分感激。

    “把你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拿过来。”陈俊开口道,有些事情自己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可是对方的脑袋不开窍,这就没办法了,非得自己破坏高人形象亲自开口才行,“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以后做人行事,记住这住话,千万别忘了。”

    虽然并不图对方什么回报,但是好歹也是救过他一命,要是什么也让他做,陈俊会绝对很吃亏。他可不是慈善人士,讲究做好事不图回报。

    在方天则这儿待了一会儿,让他好生伺候了一下,陈俊看了看时间,大概快过去半个小时了,这才起身,一个转眼的时间,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方天则正在给他倒酒,刚一起身,周围便没人了,身体不由得一紧,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坐在了地板上,大口喘着气。

    从芳华流连出来之后,陈俊闭着眼睛感知了一下,然后便朝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这里毕竟算是公共场合,如果真在这里发生了修道者之间的争斗,第二天这件事情就会被传开,到时候他想低调都不可能了,甚至还会因此惹上一些麻烦,而他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既然已经收了方家的钱,这件事情自然得帮他们妥善处理好,第一次和修道者交手,他也有些激动,虽然明知道对方只是一个菜鸟,但总比普通人要强上一点。

    他的修为迈进练气初期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却迟迟没有突破,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突破,可是却偏偏隔着一层薄膜,怎么也捅不破。

    大伯曾告诉过他,战斗是最好的修行,只有在高强度的压力下,才能有效激发出人体内的潜力。

    虽然以前和大伯交手过无数次,但是这种交手与和敌人交手是不一样的,和大伯交手,他从来走不了几回合,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必败无疑,而且也没有生与死的压力,更多地像是一种练习,而不是一种战争。

    这一次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手并不比他强,而且对他充满着恶意,这是最适合的对手,错过这个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

    很快,他便找到了灰袍人的踪迹。

    身为黄家之人,而且还拥有这种普通人匪夷所思的能力,身家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或许是怕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所以他的住处十分偏僻,在长水市郊外的一处别墅,周围除了这一栋建筑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倒是挺会享受的嘛。”陈俊赞道。

    黑夜并不能阻拦他的视线,所以一眼望去,别墅周围的环境便一目了然。

    别墅周围的设施一应俱全,左侧是一座人工的小湖,而右侧则是一座小型花园,简直豪华到了极点。

    灰袍人回来之后,立刻便将大门关上,心跳依旧没有平缓下来。一路上他回头看过好多次,确定没有人跟踪,又绕了好大一圈,才回到自己的住处。

    这间别墅并不是他平时的居所,只是用来应急的备用住处,除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这处别墅是属于他的产业。

    将那身灰色的袍子换下来,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来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上好的红酒,手握着杯脚,看着里面的红酒陷入沉思。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突然出现在的一个声音,打破了这深夜的宁静。

    大厅中并没有开灯,看起来一片漆黑,当然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对修道者却并没有任何阻碍。

    酒杯啪地一声落在了地板上,破碎的玻璃碎片向四向滑去,腥红的液体洒满了一地。

    “你、你你怎么过来的?”他的语气有些颤抖,看着陈俊的方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一路上分明已经十分注意了,确定绝对没有人跟着自己,才潜回这里的,可即使如此,依旧没有摆脱对方。

    “别那么害怕嘛!我只是路过这里,刚好看到里,想到我们竟然如此有缘,刚刚才见过一面,马上就见到了,所以才打算进来打声招呼。”陈俊很随和地说道,“你不会不欢迎我吧,黄天黄先生?”

    对方名叫黄天,年龄二十五岁,本是江城黄家的支脉,但因为个人能力突出,受到黄家掌舵人的赏识,因而受到重用,在整个黄家拥有很高的地位。

    “你居然知道我是谁?”他睁大眼睛看着黑夜中的身影,此时那身奇怪的灰袍已经被取下,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副普通人的身材和相貌,丢有人群中就找不出来的那种。

    “黄家的人嘛,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认识很多有钱人,比如说方震啊,方建国啊,方瑾啊,还有陈俊啊,这些都是有钱人。我一看你也是有钱人,认识你自然没什么可奇怪的。”

    “你到底是谁?”黄天并没有他那么轻松,陈俊的出现,让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我叫陈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