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临死反扑
    “哈哈哈哈——”黄天突然大笑起来,似乎觉得他的那番话很可笑,“知道为什么是你说出的这番话吗?因为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嘲笑对手。”

    他看着陈俊,目光复杂:“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能够有身边教导,能够大道直行,告诉你什么是对的,怎么样才能更好地修行,而不用像我这样,做什么事情都偷偷摸摸,每一点都要靠自己摸索,甚至都不敢做太多的尝试,怕遇到差错就万劫不复。”

    陈俊摊了摊手,表示无奈。这一点他倒是可以理解,特别是在迈入修道者的这道门槛上,是最容易出现差错的地方,如果没有一个长辈在身边指导,将会修行得十分痛苦。

    他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那次他没按照大伯教他的运行功法,而是打算尝试着逆行,想看一看会出现什么情况。那一次幸好被发现得及时,否则他可能会被烧生灰烬,后来足足泡了一个月的药浴,才能够下地走路。从那之后,他就再也不敢胡来了。

    黄天在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修行到如此境界,可以说十分不容易。

    修道界总会有一些传说,某某人撞到奇遇,发现了一本逆天的功法,根据功法里的内容,自学成才,最终成为一大巨擘。

    这样的人在修道界确实存在,但是少之又少,有可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出得了一个,这样的人无一不是天赋异禀,气运超绝,侥幸走过了最难的一段路,最终取得旁人难以企及的成就。

    然而更多的人却没有人看到,他们化为了累累尸骨,成为了那些幸运儿登上高峰的踏脚石。

    陈俊不得不承认,黄天真的是一个天才,如果能早一点被修道界的人遇到,或许以后的成就远远不止于此,只是可惜,一步错步步错,今天即使他遇到的不是自己,恐怕也难逃一死。

    “路上走好吧!”陈俊叹了一口气,伸出右掌,以掌作刀,打算了结了他。

    正在这时,黄天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陈俊看在眼里,顿时心生警觉,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已经太晚了。”黄天突然起身,动作化为一道残影,好似根本就没有受伤,如轻风一般向他冲了过来。

    “太晚了,要死的人是你!”他脸上露出张狂的笑容,导致面容有些扭曲。

    此时的黄天看起来就像一个枯槁的老人,身上的皮肤变得干瘪,就像枯树皮一样,整个人的身形缩小了一大圈,身上的衣服变得极为宽松,在冲过来的途中,衣被与空气的摩擦,发出猎猎的响声。

    突如其来的变化,显然是用了某种代价相当大的秘法。对鬼修而言,这种秘法并不罕见,几乎人人都掌握着那么几手。

    秘法也算是法术的一种,只不过相对于寻常的法术而言,秘法太过极端,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每次使出来,付出的代价也极大,甚至有些强大的秘法,是以生命为代价。

    相传在那段鬼修盛行时期的末尾时段,鬼修们不是被诸杀,就是老老实实躲进了深山老林,剩下的一些虽然实力强大,但也只能苦苦支撑。

    当时有一个名叫叶修的鬼修,修为功参造化,几乎达到了修道的顶峰,研究出了一道秘法,在准备了三年之久后,活祭了一整座城的人,足足十几万人,一夜之间全部葬生,整座城化为了一座修罗场。

    叶修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当其他修道者发现这座死城的时候,除了满城的尸体,还有坐在城中央只剩下一丝气息的叶修。

    当时大伯告诉他这件事时,只是随口一提,却让他震惊了很长一段时间。

    黄天动用了秘法,而作为代价,则是他生命力大幅流失,就算过后他能侥幸活下来,估计也无法活得太久,几乎以一个人全部的生命力为代价,可以想象这道秘法的威力。

    陈俊此时的头脑格外清晰,黄天的动作虽快,却全落在了他眼里,倾刻间的变化,也全被他目睹了,可是看见了,却不代表他能反应过来。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后退几步,然而相对于黄天冲过来的速度,却不值一提。

    黄天的整只右手变得通红,就像是刚刚从火炉中拿出的生铁,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从那只手上传过来,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那只手正对着陈俊心脏的位置,如果不出意外,下一秒他的心脏就会被洞穿。

    陈俊并不确定修为高深的人,在心脏受到致命伤害时会不会死,但是却知道自己一定会死。

    他此时已经有些后悔了,还是自己太轻敌,以为已经完全将对方打败,不会再有意外了,所以才会放松警惕,给对方可趁之机,此时眼睁睁看着自己下一秒就有可能死亡,一股无力感充斥在心头。

    就这么死了,确实让人感觉很憋屈,明明拥有碾压对手的实力,却偏偏阴沟里翻船。

    他已经放弃了反抗的打算,心想自己这么年轻就要走了,真的是天妒英才,如果再给自己几十年,一定能够吊打整个修道界,上天一定是看到了这一点,因而不想世间变得太过混乱,所以才会这么早带走他。

    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他反而不那么害怕了,脑海中想的却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黄天那只红透的右手就要接触到他的心脏了,五指张开,充满力道的手指仿佛钢铁一样。

    想象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随着一声铿锵的金属之声,黄天的右手在接触到陈俊胸口的那一瞬间,一道金色的光辉突然涌现,在他胸口的拉置结出一道淡淡的薄膜。黄天的右手撞在上面,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扭曲,却再也没能丝毫寸进。

    紧接着,他整个人仿佛遭到了猛烈的撞击,向后倒飞了出去。

    陈俊看着这一幕,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最后摸了摸胸口的位置,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

    大伯对他说过,这块玉佩是那不靠谱的老爸老妈留下来的,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但好歹也生了自己,即使这份遗产不值钱,他却一直带在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