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商人的药剂
    装着猩红液体的玻璃瓶,外表上没有装饰,仅仅有一个木塞盖住确保不会倒下时倾洒出来,就是这样一瓶看似普通的药剂,神秘商人布诺图塔却说出一句震惊我的话。

    “这是独有秘法的作品,一头山野暴熊的晶核洗炼分解后,混入其血液所完成的血脉药剂,效果只有一个,让你的身体强度媲美山野暴熊。”

    布诺图塔的语气极其认真,丝毫不像是撒谎骗我的意思。

    “媲美山野暴熊?怎么媲美?”

    我还是有些警惕和疑惑地问,被布诺图塔蹲下身捡起药剂,立刻向我抛来,动作利索,没有显露手臂。

    “喝下它!”

    布诺图塔没有给我犹豫的机会,仿佛在下达命令。

    我看了看这位神秘商人,拔开了木塞,刺鼻的腥味涌上来,但我只好按照命令强咽整瓶药剂,奇怪的是,明明闻到恶味,喝的时候却像是畅饮干净有点冰冷的泉水。

    咔擦一声,喝光药剂,我甩手将玻璃瓶扔碎,因为此时身体像是烈火灼烧一样,眼睛剧痛,特别是心脏的跳得异常快速,并且没有节奏,这种感觉简直让我再一次体验临近死亡。

    忽然,我跪倒在地上,脸部长出兽毛,张嘴发出熊的悠长咆哮,但是没有惊动河桥附近房屋里睡觉的镇民们,不然就糟糕了。

    “比预想的要好,我还以为会完全变化成兽型,看来担心是多余的,却依然存在需要隔音的隐患。”

    布诺图塔的声音从兜帽里传出,而它却悄悄给河桥周围设阵隔绝,令熊哮没有惊醒镇民。

    “呕……非常难受!像是身体四分五裂。”

    我停止了熊哮,脸部的兽毛逐渐消除,恢复成人类的模样,不禁呕吐出今晚的晚餐,肚子里什么也不剩,吐完后一边颤抖一边抬头说。

    “很好,接下来就是尝试一下。”

    布诺图塔突然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极其锋利闪烁的银色大剑,握在灰袍衣袖里,朝我的胸口刺来。

    这一剑突袭的速度之快令我的脑海闪过死亡的念头,无法躲避,比在蘑菇森林遭遇暗箭时更加危险,被刺中的话,恐怕直接贯穿魔法师虚弱的血肉!

    “疼!”

    我咬牙叫了一声,紧闭的眼睛再慢慢睁开,注视向胸口,已经做好了血腥一幕的准备。

    但是……

    夜空的繁星绚丽,覆白雪的河桥之上,布诺图塔的银色大剑刺中我的胸口,仅仅撕开轻薄的内衫,停止在皮肤里,虽然是造成伤口,却没有到血肉的深度,大概像是摔一跤擦伤了外皮的样子。

    “非常棒!和预想中的效果类似,完美继承山野暴熊的肉躯坚固。”

    布诺图塔赞叹地说着,收回银色大剑,看到我一脸茫然求问的神色,只好解释起来。

    “这就是我独有秘法的商品,一瓶药剂喝光之后,身体融合山野暴熊的血脉,就可以获得与之相媲美的躯体强度,比如你现在的身体拥有不输于山野暴熊的防御力和生命强大,拿剑捅死一个普通魔法师,却捅不死你,而且你照样可以施法和冥想之类的。”

    “额……为什么听起来我像是一头魔法师职业的山野暴熊?”

    听到布诺图塔的解释,我先喜悦后心情复杂,毕竟谁能判断我到底是人类还是魔兽?

    “等等,如果牛角菲力的晶核……”

    突然,我想一个点子,刚想说出,却被布诺图塔打断。

    “震荡心灵的冲击波么?不可以,那是魔兽的特殊天赋,如果融合了,你就是真正的魔兽,不再是人类……总之后果不堪设想,药剂能够做到的只是帮你塑造媲美魔兽强大的血肉,对于你这个魔法师,这些就足够了。”

    布诺图塔的回答打碎我的美梦。

    不过没关系,既然能够拥有媲美山野暴熊的强悍身躯,对于身体虚弱的魔法师来说绝对是保命的。

    但我也更加严肃地看待眼前的布诺图塔,这位神秘商人的手段简直超乎想象,因为据我所知,至少,在高斯小镇范围内,从来没有谁听闻或想过这样的举动,毕竟魔兽和人类并不是同一种族。

    “感谢你的商品,我要回去睡觉了,如果有机会,就再……”

    “100金币,这是药剂的费用,你欠着我这些债,期限是明年的冬天,如果不还,后果和这座河桥一样。”

    获得了强悍的身体,我笑着说,正准备向旅店走回去却听到布诺图塔的冰冷声音,然后……

    轰隆

    刚走出一步,石造的河桥整齐地断开崩塌到水里,令人后背微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