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摔落
    站在半山腰某处的草地上,仰望云层飘散后出现的浩瀚星空,身后是惊讶中的蒂芙南和昏迷中的安伊露,春季微凉的夜风吹拂我杂乱的金发与漆黑长袍的衣角。

    抬起手握紧胸口的心脏,内心在深呼吸,做出了决定。

    我始终难以对蒂芙南做出复仇,哪怕她知道偷袭的内情,知道任务的背后阴谋也依然选择效命,可能唤醒一具傀儡是不现实的美梦,既然无法出手,那就索性将所有的一笔勾销,从这一刻开始,不管她回到高斯小镇后怎么想,都和我,和我们没关系,哪怕我们与旗帜佣兵团为敌,因为……

    “我现在只想干掉基格纳德!”

    我的神情有些狰狞,咬牙说着,暗红瞳的双目露出凶狠的眼神,凝视不远处的两只狗头人。

    短小的金树枝法杖抓在手里,从体内恢复半成的法力源引导出充沛的魔能粒子,快速地呤唱开始构形,令周围的空气陷入极寒的漩涡内。

    意识到我准备攻击的两只狗头人战士发出嗷叫,手持铁剑和长矛朝我发起冲锋,想要先一步杀死脆弱的人类魔法师。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刻,两只狗头人战士就凭借健壮的双腿力量和我急速拉近距离,瞪着猩红的眼珠子。

    “深度冰系魔法……极寒之剑!”

    突然间,金树枝法杖顶端的红色水晶爆发一股苍白的寒流,瞬间淹没两只挥出武器的狗头人战士,尖锐的冰刺炸开到很远的距离,如同长剑。

    鲜红的血滴沾染这把冰刺长剑,两只狗头人战士的盔甲破碎,强壮的身躯被贯穿,已经死掉。

    “这是三级冰系法术中最危险的法术之一,一次就消耗很多法力,用爆发的冰刺如剑一般杀死前方敌人。”

    我垂下抓着金树枝法杖的左手,转身对震惊不已的蒂芙南冷声说。

    “我还能再施展一次,女猎手应该有夜间隐蔽行踪的方法,所以魔兽的麻烦不存在,我知道这些,赶紧滚回高斯小镇,否则我不会手下留情。”

    蒂芙南听完我的警告,只能低头沉默不语,但是我已经没精力去费心想这些麻烦的事情。

    半山腰的高处,露出锋利齿牙的狗头人力士抓起锁链,穿戴重甲的脚踩在岩石上裂开细微的痕迹,这样的力量级别与狗头人战士完全不同,在低级魔兽里面,这家伙可以算最顶峰的怪物之一。

    “2级战斗意志!”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犹豫,呤唱施加一层增幅魔法给自己的精神上,让心底残存的恐惧不再阻碍脚步,向高处的狗头人力士直接冲上去。

    “吼!”

    双眼猩红的狗头人力士咆哮,从高处蹬起双腿,强壮的双臂拉着锁链拖拽的铁球飞下来。

    “2级岩土护盾!”

    与此同时,我也快速呤唱完第二个增幅魔法,虽然这类法术很少用在实战上,但偷偷练习的次数可不少,现在也真该庆幸每天夜里熟悉咒语的自己。

    穿戴疾跑之鞋的风息步效果,我的身边环绕岩土元素凝固的护盾,让自己的防御得到加强,这是下定决心才做的,对付这种怪物的唯一办法。

    这时候,狗头人力士拖着铁球从高处飞到我的前方,凶残的猩红眼神仿佛死神的注视,强壮的双臂挥舞起重重的铁球朝我甩过来。

    “喝!”

    怒吼中,年轻的金发魔法师张手迎面撞上狗头人力士甩过来的铁球,强烈的冲击瞬间击碎环绕身边的每一块岩土护盾,但是,狗头人力士的神情也变得异常吃惊。

    “咳……惊讶吗?我的血脉里可是藏着半只山地暴熊,拥有比你更坚固的躯体!”

    我一边咳血,一边抱着巨大铁球张嘴叫喊,稳稳地依然站在原地,并没有如狗头人力士预想中被撞飞。

    紧接着,狗头人力士神情暴怒,没想到铁球的撞击没能击飞眼前的人类魔法师,顿时右手松开锁链,向我跑来抬起左手的利爪。

    “就等你这个动作!”

    我猛然大喊,左脚一跳,躲过了狗头人力士的利爪,然后双臂牢牢地捆住这家伙伸出的左手,再奋力向后蹬脚跃起。

    这里是半山腰,如果跃起的高度太大,那么一定会摔到山底死亡!

    狗头人力士发出嚎叫,但已经没办法停下,因为我爆发出的力气足以媲美山地暴熊,比狗头人更为强壮,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一同摔落山底,而我预谋中摔落的方向,是特别倾斜的崖壁,这就意味着直接掉落到山底的死亡之地为止。

    “嗷!”

    狗头人力士和我一起摔落,离着崖壁口还有点点距离时,我猛然松手和狗头人力士分开,周围的景象令人头晕分不清方向,但我还是注意到了崖壁口的一块挺坚固的翘石。

    “只有一次机会!”

    在深吸一刻后,我伸手抓住坐落崖壁口前的翘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