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项链与信封
    “吼!”

    就在我抓住翘石的时候,狗头人力士嚎叫着从旁边滑过,因为巨大的身躯比较笨重,根本没办法像我一样轻松地抓住什么,从崖壁口掉下去。

    悠长的声音响彻半山腰的山底,只剩下金发的魔法师死死抓紧翘石。

    咔擦

    “什么!”

    一声仿佛死神宣告般的破碎声,暗红瞳的眼睛看见翘石出现裂痕,离完全碎裂估计没有多少个呼吸。

    就算我想伸出手抓其它石头也已经不可能,因为这里是崖壁口边缘的光滑岩面。

    接着,更加绝望的破碎声接连,翘石的裂痕越来越多,甚至歪倒,我的双脚此刻也临空,下方就是狗头人力士掉下来的死亡之地。

    “终究还是要死掉了吗?”

    看着翘石即将断裂,我的眼睛也缓缓闭上,回想起许多和安伊露她们一起的愉快记忆,还想要更加多的,如果能活着的话,希望继续和她们,去探寻这个斑斓的世界。

    终于,破碎的翘石断裂,我身体像是被莫名的力量抓住,朝着山底的死亡之地落下。

    “抓住那支箭!”

    嗖

    一个声音响起,正要掉落的我被岩石炸裂的响声惊得猛然睁开眼睛,看见眼前多了一支箭,深深插入光滑的岩石面,成为了一个新的翘石。

    我奋力地伸出手抓紧这支箭,才没有像狗头人力士一样掉下山底。

    嗖嗖嗖……

    一支支箭划过星空落下,准确地插在崖壁口前的光滑岩面,指出一条逃离死神的路。

    “没想到。”

    我叹息着暗想,咬牙借助第一支箭爬起,再抓住第二支箭,第三支箭和第四支箭,金发的魔法师慢慢脱离光滑的崖壁口。

    “蒂芙南?”

    终于爬回安全的地带,我站起身望向箭射来的源头,却没有再看见女猎手的身影,只有远处睡着的安伊露和放在她身边的一块项链,一封信。

    等我走回去捡起时,才发现属于已经在回高斯小镇途中的女猎手,她作为佣兵的徽章就在项链上,这样的做法,无疑代表着……

    狗头人营地

    繁星的夜空无比璀璨,菲亚米娜坐在柴火堆前安静等待,盗贼妮拉和莉则是互相玩弄猜迷的小游戏,旗帜佣兵团存活的众人各忙各的,追猎的佣兵们也一个个回到营地。

    “基格纳德,蒂芙南怎么还没回到营地?还有西诺尔,安伊露也是。”

    手脚绑紧绷带的战士利瓦走向背靠狗头人营地旗杆的男子,皱眉地开口问。

    “他们去追猎西边的狗头人残兵,估计很快就回来了,放心,只是很弱的杂兵而已,利瓦,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去找找。”

    基格纳德正用抹布擦拭自己的双刃战斧,听到利瓦的疑问,轻笑着回答。

    “不,我足够放心,只是对你轻视同伴的态度难以容忍,基格纳德,从加入旗帜佣兵团开始,我见过许多的昔日同伴灵魂永远长眠魔兽横行的森林,你总是很悲伤地怀念他们,但越是接触了解你,我越是明白,就请原谅我的蛮语……”

    战士利瓦沉声说着,转过身。

    “你是强大的领袖,荣誉,威望,实力,这些你都具备,可惜,你内心缺少对同伴的重视,以至于蒂芙南对你来说,仅仅是会射箭的傀儡而已,菲亚米娜她们,也是一样。”

    说完,战士利瓦冷哼着回到燃烧的柴火堆旁,继续照顾受伤的战士。

    “没关系,反正某些麻烦已经……”

    基格纳德的神情漠然,根本没有在意战士利瓦的狠话,反正佣兵团的人数多少,荣誉和威望足以迷惑向往的傻瓜,毕竟都只是战斗的傀儡。

    不过,菲亚米娜她们三个不错,或许晚上的功夫比蒂芙南更加棒,只可惜了蒂芙南和安伊露,如果西诺尔没有叫上她们就好了,算了,一个被狗头人力士撕咬死亡的尸体,想想也令人作呕。

    “西诺尔!”

    突然,一声叫喊惊醒基格纳德,褐色的锋利眼睛望向营地西边出口,菲亚米娜她们已经跑过去,战士利瓦等人也纷纷围拢。

    柴火堆的光芒照出魔法师有说有笑的面貌,抱着紫发的女魔法师与菲亚米娜等人交谈,完全安然无恙,令基格纳德隐藏在背后的双拳紧握。

    “西诺尔!蒂芙南呢?”

    这时候,守卫男弗维冲进人群,脸色难看。

    “她先回去高斯小镇。”

    我递出蒂芙南遗留的信封,交给守卫弗维拆开看完,他才松了口气,因为上面确实是蒂芙南亲笔的字迹,大意是安慰弗维等话。

    “好了,接下来当然是……”

    我轻声自语,转头望向山顶峰的洞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