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最后的短刃
    燃烧的火石堆里走出光着脚的魔法师,披盖在身上的漆黑长袍烧得无比破烂,被魔法师脱下来,金发和穿戴灰麻衬衫都保护完好,魔法师的金树枝法杖也握在左手,只不过他的想法并不是继续呤唱,而是动用右手上的一把短刀。

    短刀的刀鞘笔直,握柄是铁质,两边塑造如寒鸦的双翼。

    魔法师暗红瞳的双目无视剧烈震荡的洞穴,也没有在意砸落的火石和四处裂开的地面,只是紧紧盯着他的猎物,还剩最后一击的黯灭巨人。

    “为什么你没有死?”

    此时,基格纳德下半身陷入缝隙里面,震惊地看着突然复活的人类,甚至忘记了双脚被岩浆灼烧的痛苦。

    “居然还活着!”

    同样震惊的还有黯灭巨人,它在被困兽之枪封锁的时候亲眼目睹到魔法师的死亡,就算长袍防住烈焰的高温,那些火石重重砸下也足够压扁这个人类脆弱的躯体。

    可是……这个人类好像没有受伤,从他平静的神情就能看出,仅仅烧掉披挂在外的长袍和穿着的鞋子而已。

    “没想到秘文长袍和疾跑之鞋都因为火石而烧烂,只剩下这根法杖,回去再想想买新的法袍吧,至于你们困惑的问题,我没兴趣回答亡灵。”

    光着脚踩在剧烈震动的岩地,我平静地走向黯灭巨人,张嘴说完,在短暂的熟练呤唱后给自己施加二级的风息步,然后跑起来。

    “不会让你得逞!”

    黯灭巨人如临大敌地吼着,接着一阵巨响,地面的岩石再次崩裂,从缝隙涌出滚烫的岩浆,隔开黯灭巨人和我以及基格纳德。

    “该死!西诺尔!快来救我!”

    基格纳德的双腿被再次涌出的滚烫岩浆灼烧到,绝望地呼喊。

    “跳!”

    但是,金发的魔法师纵身一跃,风息步的增幅让我成功跨过岩浆,在黯灭巨人前方落下,精致的刀鞘飞舞在半空,露出右手握紧的笔直短刃。

    “这把短刃……也是道具!”

    黯灭巨人抬起半劈的头颅,较为黯淡的双眼认出笔直短刃是和困兽之枪相似的道具,惊呼后,胸口红色的晶核就被深深刺中。

    银白的岩石间流动的金线熄灭,双目不再燃烧,整个庞大的身躯生机消逝,现在只是普通的石头堆。

    “莫金斯之刃,低级的狩猎道具,断绝晶核的生机以此杀死魔兽,这是早在狗头人营地的时候安伊露送来的秘密武器,恰好给黯灭巨人最后的一击。”

    掏出黯灭巨人的晶核,拔下短刃的我轻声自语。

    “西诺尔!快来救救我!黯灭巨人已经死掉!以前交织的仇恨也算一笔勾销了吧!快帮帮我!旗帜佣兵团的那群人不能没有他们的领袖!”

    忽然,基格纳德的声音传来,他的双腿被岩浆灼烧殆尽,身子也慢慢陷入缝隙里,面容上无比绝望,张嘴朝我拼命地喊叫着。

    “基格纳德……”

    我冷淡地开口,望着这家伙只剩双手抓住地面,拿起手中的短刃毫不犹豫地扔出,短刃划过半空,掉入了基格纳德所在缝隙的岩浆里。

    基格纳德睁大眼睛,脸上的仇恨再也难以掩盖。

    “旗帜佣兵团从这一刻起消失。”

    我冷淡地宣告,看着基格纳德身下的岩浆因为短刃熔化的刺激,大片滚烫的金色岩浆涌起,将这个魔鬼拖入燃烧的海洋中,最后挣扎的嚎叫也渐渐消失。

    轰隆隆

    震荡的洞穴里,金发的魔法师在黯灭巨人已死的身躯前坐下,仰望着还在落下的火石雨,金树枝法杖随意丢在身边,抓起残留刺痕的晶核。

    “虽然有半只山地暴熊的血脉,但并不代表拥有基格纳德那样的力量挥舞战斧劈砍岩石逃出去,怎么办,要死了啊,西诺尔。”

    不禁发出感概的自言自语,落下的火石越来越多,四周地面的缝隙内涌出的岩浆也喷起,恐怕没多久,我的下场就和基格纳德一样了。

    “安伊露,菲亚米娜,还有妮拉和莉,对不起了,欺骗你们很高兴。”

    我张嘴吐出最后的话语,随即将眼睛闭上,安然等待岩浆吞噬自己。

    “你难道就不想问一下这片洞穴的领主,怎么离开?”

    忽然,沉闷的声音在面前响起,惊得我睁开暗红瞳的双眼,起身警惕地观望四周,却没发现任何敌人。

    “看这里,人类,你手里的晶核。”

    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才觉察到和黯灭巨人的声音一模一样,脸色凝重地注视右手上的红色晶核。

    “你还活着?”

    我不禁问,难道这样的怪物付出那么多牺牲也没有被杀死?

    “当然活着,只要晶核没有被送到人类主城贵族手里,古老的灵魂也就继续寄宿在晶核里,不过我也没有了躯体,没有危险,你叫西诺尔吧,我希望能谈谈一次交易,逃离这里和不准将我交给贵族,帮助与请求……”

    手里的红色晶核继续发出声音,令我凝重的脸色缓过来,陷入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