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血洗者工会
    “可恶!”

    “看不见踪影了!”

    “在澡堂!刺客在……”

    更多的叫声传来,但有新的声音不断,之前叫喊声却再也听不到。

    急促的脚步声中还有花瓶摔碎的响声和铁器碰撞的激斗声,混乱的动静让待在厨房的几名佣兵不敢动,因为谁也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声音传来的方向时刻都在变化。

    “我们该怎么办?”

    厨房里,我和几名佣兵对视,在相互眼神交流,但大家都很茫然。

    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守兵,佣兵都怕死,更何况刺客不一定是一个,这是狩猎的经验警惕。

    “好无聊……你们就不能抬抬脚去支援那些蠢蛋守兵吗……害得我困在这间破厨房太久了!”

    突然,一个幼嫩的女孩子声音像幽灵般在几名佣兵脑后响起。

    “你……”

    一名佣兵转头开口,脑袋就这么掉下来,鲜血喷洒厨房,其它佣兵的脖子也被瞬间切割出血痕,一个个在地板上趴下。

    突如其来的刺杀令我大惊失色,漆黑的身影眨眼间来到脑后,短暂的时机中,右手臂快速抬起挡住颈后。

    唰

    极速的锋刃划过颈后,我的手臂溅出大量鲜血,然后整个人趴倒在地纹丝不动。

    “哼~哼哼~哼,幽灵的小刺客怎么能被困住?杀掉啦~杀掉啦……”

    小女孩玩弄匕首,在昏暗的厨房里蹦蹦跳跳,接着离开,她已经特地砍灭照明的蜡烛,所以毫不费力利用刺客最习惯的环境成功杀死佣兵。

    只剩下断头的几名佣兵和貌似被砍中颈后死亡的魔法师,小女孩的离开,让外面传来的尖叫更加混乱。

    “好危险,没想到以我的身体竟然轻易就被划出这么大的裂痕……”

    鲜血淋漓的昏暗厨房里,魔法师慢慢起身,右手臂无力地垂落,我的眼睛看了看几乎整条割开,甚至骨头都出现细长刮口的右手臂,沾染血迹的脸上露出凝重,低声自语。

    现在,我敢肯定刚才刺杀的女孩绝对是中级强者,就凭几乎眨眼间将几名低级巅峰佣兵暗杀的速度,以及半只山地暴熊血脉强化的手臂都挡不住的锋刃。

    真幸亏她也没用多少实力,不然我的当场断头了。

    “虽然逃过一劫,但必须到外面去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

    我暗想着,从腰包拿出安伊露所调制的麻痹药剂和愈合药剂,倾洒在右手臂,剧痛缓和许多,鲜血的流失也被暂时愈合阻止,不过这条手臂在接下来是派不上用场了。

    稍微整理一下,我将受伤的手臂藏在法袍里,左手捡起金树枝法杖,然后向厨房外跑去。

    “刺客呢?”

    不一会儿,我沿着遍布鲜血尸体的楼梯跑到府邸第二层的走廊,看到残存的佣兵喘着气聚集在一起,守兵队长率领一群守兵在宽敞的阳台边围住身披破烂黑袍的小丑面具刺客。

    “前辈,胜算有多少?”

    我来到一名中级的弓箭手身旁,看向被围堵的刺客,沉声问。

    “居然还活着,小子你行啊,现在胜算比较大,那家伙在厮杀被消耗了太多体力,刺客们都特别不适合过激的行动,恐怕他在剧烈喘气哈哈哈!”

    中级的弓箭手佣兵笑着说。

    “前辈快点准备!还有一名刺客!”

    我赶紧对中级的弓箭手说,四处观望,佣兵和部分守兵都聚集男爵的房间外,周围有两条走廊,左右还有通往三层的螺旋形楼梯。

    中级的弓箭手被我的话惊到,但多年狩猎的经验使人警惕,连忙搭箭弯弓。

    “大家没事吧!”

    突然,左边通往三层的螺旋楼梯上匆忙跑下一名浑身披甲的佣兵,朝男爵房间外聚集的众人挥手喊。

    “极寒之剑!”

    就在这时,悄悄呤唱完咒语的我猛然抬起了左手,爆发的冰晶如剑般激射出老远,刚好将措手不及的披甲佣兵击中,就算他躲避了一些,冰晶也还是冻结住半身。

    嗖

    一瞬间,中级弓箭手的快箭射中这名佣兵的披甲,强劲的冲击破碎了厚重的甲块,立刻暴露出里面的人。

    苍蓝的秀发,幼龄的面容,水灵的眼睛瞪大,矮小的身材穿着破旧的紧身黑衣,因为快箭带来的烈风,她肩膀的黑衣遭到撕裂,露出骷髅头的首饰烙印。

    “地下血洗者工会!”

    中级弓箭手和其它佣兵惊呼,连老管家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