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醉话的过去
    “我出生在一个美满的家庭,我的父亲是旅行马商会的代理会长!”

    妮拉的脸很红,醉醺醺地高喊,突然抢过我的杯子,狂饮我喝到一半的葡萄酒。

    旅行马商会这个大名,顿时引起大厅周围不少佣兵投来的惊讶目光,那可是王国最富有的商会之一,以能横跨遥远路途送货的马匹群而闻名,居然听到有人喊她父亲是……

    我汗颜地转身向其它人做手势,意思是:抱歉,这孩子喝醉了。

    看到我的手势解释,其它人恍然大悟,这种喝醉后夸张吹嘘的事情都见多了,也就没在理会我们。

    然后,我向服务员招手重新点了一瓶葡萄酒。

    说实话,妮拉喝醉胡扯的话我也并不相信,只当是无聊时一个笑话,但接下来的醉话渐渐趋向真实。

    “当然,我知道没机会成为旅行马商会的继任代理人,父亲娶了好多的妻子,我的母亲只是其中一个,我的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他们可以挤满一家孤儿院,而且我的经商头脑远远比不上大姐妮蜜,大姐好厉害呢,没多少岁就帮父亲整理账本,我只好去学院读书,想好做一名盗贼算了。”

    妮拉软软的身子趴在桌上,低声发牢骚,周围只有我一个听众。

    “后来呢?”

    我一手撑着脸,拔开葡萄酒瓶的木塞,一边倾倒满杯,一边说。

    好像是真的,不过又不敢妄言,如果妮拉喝醉后回忆的是实话,也算了解她的过去吧,既然如此,我今夜安静做一名陪伴的听众。

    “在枯燥乏味的学院,我偶然认识唯一的朋友,她是乡下来求学的眼镜女孩,圆圆的大大的眼镜,性格害羞怕人,也是和我一样想当盗贼,于是我们成为好朋友,那段时光真的非常非常快乐,感觉灰蒙蒙的世界充满了色彩,她还带我游历家乡,那里是个非常美丽的山下野村,每次都见识到不同的可爱小动物,直到噩梦那天。”

    妮拉继续说着醉话,语气低落,可能是不愿回首的某段沉重记忆。

    “妮拉,别想了。”

    我意识到妮拉回忆起不好的事,想劝阻她,但喝醉的女孩没法叫醒。

    “我永远记得,那天的云朵鲜红,是夕阳染红山野,是尸体染红溪河,她的故乡在那天烧毁了,被残忍吊死的村民到处都是,我没能找到她,在学院也没再见到她,老师禁止所有人去她的故乡,还撒谎说是魔兽袭击,从学院结束修习后,我得知母亲已经病逝两年,而父亲一直瞒着我,所以我不再相信任何人,独自一人游历,直到遇见菲亚米娜小姐,是菲亚米娜小姐搭救当时快要饿死的盗贼,她像贵族中的一朵玫瑰,好美丽。”

    说着说着,棕色短发的盗贼女孩侧脸呼吸,不知不觉入睡,嘴角残留几抹紫色的葡萄酒痕迹。

    “好好睡一觉吧……”

    我脱下法袍,给熟睡的妮拉轻轻盖上,叹着气。

    深夜的艾亚利达斯寂静,公会的大厅,昏暗的烛光和打呼噜的佣兵,服务员悄悄关上大门,警戒的强者也困得打哈欠,金发的魔法师坐着继续每晚的冥想修炼。

    ……

    第二天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窗口,将公会大厅嗜睡的佣兵照醒,冥想中的魔法师没有睡觉,但是精神充足。

    刚苏醒的妮拉揉揉眼睛,扁平的肚子咕咕叫。

    “醒了?我去买早餐面包。”

    听到动静的我睁开眼睛,起身正准备和往常一样从隔壁的面包屋买烘好的面包。

    “昨晚我喝了多少?”

    妮拉伸着懒腰,皱眉问,看来还多少记得昨晚的疯狂嗜酒。

    “一整桶葡萄酒,比以前的晚餐多耗费3金币。”

    我想了想,回答说,然后妮拉就晃晃脑袋,重新趴着休息,这是她的习惯,每天只和我说一句话。

    “昨晚的故事好长,所以,一整桶葡萄酒的3金币我请客。”

    接着,我微笑着多说一句。

    棕色短发的盗贼女孩抬头疑惑,脸上的醉红早已消失,非常清醒,但听到我的话,居然感到脑袋有点疼,随后瞪大双眼,像是抓狂的小猫一样炸毛跳起来。

    “你听到了什么!”

    妮拉身手敏捷地架起匕首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压低声音审问,但是浑身颤抖,似乎心里很慌乱。

    “没什么,只是昨夜,你多了一个朋友而已。”

    我回头笑了笑说,在妮拉发呆的时候稍微推开脖子上的匕首,走向了敞开的大门,去给盗贼女孩买新一天的早餐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