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晋升中级
    冬季的第一天,艾亚利达斯主城下起雪花,佣兵公会的暖炉燃烧树林劈砍运来的木柴,隐藏的强者无聊地警戒秩序,突然觉察到什么而看去。

    锋利的目光锁定角落,那里盘坐一名金色头发的年轻魔法师,体内的法力源散发膨胀的魔能,在周围形成一般职业者看不见的波纹。

    强者的怀疑消失,转头继续警戒秩序,因为这只是一次平常的晋升,不过晋升的魔法师是这里的熟客。

    “中级!”

    此时,我疲惫不堪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但心里极其高兴,多亏了冥想法典的帮助,晋升的时机恰好。

    “还行嘛,我原以为你这个魔法师永远是低级的呆瓜呢。”

    不一会儿,棕色短发的盗贼抱着一篮子水果从公会后门的储备库走出来,看见我激动的背影,开玩笑的说。

    这个盗贼自然是陪同我在佣兵公会度过好几个月的妮拉,冬季严寒的天气下,新鲜的水果只有在恒温的储备库借到,现在是正午,到了进餐的时候。

    “请不要用呆瓜这个词,贵族侮辱贫弱平民资质的形容很容易招惹人。”

    我用法袍擦拭汗水,说着,伸手抓出篮子里的几颗草莓塞进嘴,肚子才停止咕咕叫。

    “不知道为什么,用这个词来羞辱西诺尔的话,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但是,妮拉使劲憋着笑说,被我盯了一眼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和妮拉的现在关系怎么样?大概就是挺好的朋友吧,每晚她都会嗜酒,虽然在男魔法师眼里,这点点葡萄酒恐怕连小孩都灌不倒,但妮拉每次喝一点点就开始满口醉话,趴在桌上给我讲故事。

    有的是回忆,有的是幻想,于是我们成了葡萄酒下的朋友,渐渐白天的交谈也变多,我慢慢发现妮拉其实性格算最活泼的,仿佛有说不尽的话憋在嘴里,虽然大多数是嘲笑我的。

    “大家的修炼都怎么样了?”

    我填饱肚子后,转头问。

    毕竟这几个月都没敢走出佣兵公会,冷落了安伊露她们。

    “大家都过得非常好,莉和菲亚米娜小姐正在攻克修炼的门槛,安伊露进修魔药师中级资格的课程特比较辛苦,但拜托我给你一个大礼。”

    妮拉说完,从腰包掏出一支色彩鲜艳的药剂瓶子,里面流淌着沙粒,在阳光的微弱射线中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好像是不错的东西。

    “这是什么?安伊露的小礼物?”

    我接过妮拉手中的药剂瓶子,很惊奇地问。

    “长头发!安伊露告诉我说某个人晚上经常掉头发,可能过几年就要掉光了,所以在魔药师工会著名的教授指教调和胸毛狒狒爱吃的食物,只要你吃了,头发就能像狒狒的胸毛……哎!你跑什么?”

    妮拉笑嘻嘻地解释说,结果看到魔法师逃命似的跑出门,喊了几声,才偷偷露出坏笑,原来他还掉头发。

    下午

    西城区积雪的马路,来往的商贩都特别少,冬季没什么生意可做。

    我从佣兵公会慌慌张张逃出来,扶着一家商铺的墙壁喘气,再摸了摸脑袋,幸亏浓密的金发还在,没想到安伊露早早注意到这个秘密。

    “过来……”

    一阵熟悉的声音在脑海回荡,我转头看了看周围,打扫的商铺老板,运货的商贩,铲雪的平民,似乎除了我之外,谁也听不见这个声音。

    这让我肯定了猜疑的答案,悄悄走向左边一条阴暗小巷,消失不见。

    艾亚利达斯是繁华的主城,拥有四通八达的街道,而错综复杂的阴暗小巷更加多,脚下便是其中一条。

    踩着残留的积雪,头顶的阳光被屋檐遮掩,阴暗的肮脏地带,几只被遗弃的流浪猫在黑幕中盯着我。

    “一年不见了,布诺图塔。”

    我忽然停下脚步,暗红瞳的双眼看着前方的灰袍身影,平静地说。

    果不其然,这个神秘的商人永远摸不透行踪,但总会及时现身,比如我还债的时候……

    灰袍覆盖的身影始终没有露出半点面目,只是飘浮在阴暗的巷子里等待。

    “100金币。”

    我从法袍里掏出一袋金币,朝着布诺图塔抛去。

    半空中抛飞的一袋金币落到了布诺图塔头顶,没有继续砸下,而是静静悬浮着,然后飘进它的衣袖内。

    “完美诚信的客户,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新血脉。”

    布诺图塔收纳100金币后,终于开口说话。

    “中级的魔兽,犀角兽的血脉,要多少金币交换?”

    我利索地说,在冥想修炼期间,我曾经去六芒星高塔的大图书馆里翻阅魔兽种类的资料,特意选了几样强壮血厚的大家伙,其中犀角兽可谓名气很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