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妮拉的质疑
    我伸手接过妮拉递出的报纸,在翻开看了看后,震惊不已。

    雪埋的尸体,死者的府邸,艾亚利达斯主城的连环暗杀依旧没结束,事情逐渐闹得家喻户晓。

    哪怕刺客们的目标从佣兵变回贵族,有贵族亲属的房屋被闯入,惨遭暗杀,使得艾亚利达斯的警卫队经常夜间巡逻,像是朱里沃男爵这些的大人物们却毫无动静。

    “西诺尔究竟害怕什么?难道和这些天的刺客有关?”

    忽然,妮拉的眼神充满怀疑,对我说。

    面对妮拉的疑问,我沉默不语,果然谎言终将败露,背后的秘密越来越难以掩盖,还能隐瞒到什么时候?

    “对不起,我无法开口。”

    思索了一会儿后,我再次隐瞒,因为想起朱里沃男爵府邸的管家,在贵族与但一把匕首忽然横在我的胸口。

    “如果你想死的话,我可以当场将一名懦夫杀掉,啊抱歉,忘了懦夫连死亡都害怕,事到如今,我大概猜到你为什么一直隐瞒,那天我看到了,一个魔法师偷偷跑去西城区,在回来之后手臂受伤,那条割痕我看过,是刺客的手笔,所以我早就知道西诺尔和这些天的暗杀有关联,幸存者,是最符合你现在一切行为的答案,选择一下吧,西诺尔,是等到刺客来临,还是让我帮你疼一下好解脱。”

    妮拉此时紧贴我的身前,沾毒的匕首隔着法袍触碰胸口,近身瞬间,她作为盗贼就可以决定我的生死。

    “妮拉,别闹了,这是我的事。”

    我沉声开口,但匕首慢慢刺入,目光触及到的是冰冷的眼神。

    “对于事到如今还想欺瞒同伴的人,我可不打算宽恕,就算少了一个夜晚陪我喝酒说笑的朋友也没关系。”

    妮拉最后说完,握紧匕首刺入,再深一点,毒液就能透入血肉了,其冰冷的面容没有半点犹豫。

    “地下血洗者工会……”

    最终,我叹息着回答,使得妮拉的毒匕首没再刺入。

    ……

    天空的冬日逐渐向西坠落,主城外的针叶林,我一屁股坐在雪地上,终于说出了隐瞒的秘密。

    暗杀的当晚,地下血洗者工会的烙印,朱里沃男爵府邸管家的要求,以及这些天暗杀的动机猜测,全部都告诉了脸色凝重的妮拉。

    “你真的是蠢成猪,西诺尔!”

    结果,妮拉第一声就是痛斥。

    “一直隐瞒大家也没办法,这件事牵扯到贵族,谁也不敢承担后果。”

    我低下头,歉意地说。

    “我能理解你的隐瞒理由,可惜你还不了解所谓的地下血洗者工会。”

    妮拉摇摇头说,四周望了望,在确认无人探听后,眼睛凝视着我。

    “好好听着,西诺尔,说白了,这神秘组织能存在多年,是因为他们是上层贵族培养的恶犬,你应该知道,半数与暗杀贵族有关,与其说暗杀,不如说替人清理仇敌,地下血洗者是贵族自相残杀的工具,从朱里沃男爵遇到暗杀开始,你们这帮参与的佣兵就别想逃,全部都在刺客的记忆里,因为朱里沃男爵的敌人,同样不愿意暗杀的秘密败露。”

    妮拉一口气解释完,再观望四周的树林,盗贼的警觉提高到极限。

    “你意思是……这是贵族之间的暗斗?”

    我醒悟过来,声音沙哑地说。

    “没错!就算你们不开口,等男爵的仇敌不再雇佣刺客,他就会向地下血洗者工会悬赏你们的脑袋,谁也别想从这个棋盘逃出去。”

    妮拉的语气严肃,没想到我会被扯进贵族的棋盘里面,实在麻烦。

    “妮拉,能陪我继续练习吗?”

    陷入沉思的我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妮拉,恳求说。

    “你还想在这个棋盘待着?”

    妮拉对我的恳求吃惊不已,就算练好法术又能做什么?

    “这件事的迷雾太多,可能不仅仅是贵族之间的暗斗,那两名刺客,他们的行动很可疑,不像你所说的地下血洗者工会刺客替人清理仇敌,我想在亲身调查前做好准备,想必还残存的其它佣兵也和我一样的想法。”

    我平复一下情绪,恢复了冷静,对妮拉沉声说。

    然后,棕色短发的女盗贼摇头,但收回匕首,算是认可我的做法。

    夜晚躲回佣兵公会,早晨出发到针叶林练习,在艾亚利达斯主城因为连环暗杀而蔓延惶恐的冬季一个月,我的中级法术在妮拉嘲笑与安慰的监察下愈发熟练。

    平淡的时光,在一次秘密交谈中迎来结束,偷偷来找我的是那晚血夜的一名幸存佣兵,密谋对那两名刺客的第一次陷阱反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