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了结与照顾
    “你们挺厉害的嘛,竟然认出这个银色骷髅所代表的头衔。”

    神秘的男子一步步走入水潭中,面容沧桑,但貌似年纪不算老,笑容非常的悠闲,强劲的身材只穿袖甲和腿甲,显露出其遍布伤痕的皮肤,像经历无数次厮杀后彰显的荣誉。

    他像是在散步,周围的佣兵毫无动手的念头,被一股快要凝固的杀气笼罩,冬夜的寒冷,直刺血肉。

    即使是操控水元素的魔法师,在看到那个银色骷髅后,也脸色苍白,眼睁睁看着男子捡起遍体鳞伤的男刺客汉珈,而重伤的女刺客丽娜捡起锋刃,跟随男子一步步离开。

    “差点忘了说,你们真幸运,这笔恩怨我替他们终结,好好留着小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否则的话……”

    忽然,神秘的男子微微侧脸,对水潭中的我们冷笑着说。

    毫无征兆,水元素的形体崩塌,所有魔法师的手中法杖断裂,包括我的金树枝法杖也一样,仅仅瞬间。

    “丽!”

    眼看苍蓝秀发的背影渐远,妮拉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但却被我捂住嘴巴,直到地下血洗者工会的刺客们消失在漆黑的绿林里。

    扑通一声,妮拉跪在水潭里,我眼疾手快的抱起她,才发现女孩已经陷入昏迷,还突发高烧。

    “各位,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我着急地说,抱着女盗贼的身体赶紧离开,往主城赶回去。

    “那个男人……”

    寂静的水潭中,有人开口问。

    “什么都别说,总之恩怨结束,谁也别提起今天遇到的一切。”

    操控水元素的魔法师神情严肃,水潭中的佣兵们一个个闭口不言,向艾亚利达斯走回去。

    ……

    艾亚利达斯西城区

    “是情绪过激的病因,敷了冰袋和灌入舒心的药,高烧很快就会退去,没什么问题。”

    深夜的医馆,年迈的医师在桌上书写诊历,推了推眼镜,对我说。

    蜡烛的微弱火光照着病房床上躺着安眠的女盗贼,脸色已经好了,高烧的症状在慢慢消失。

    “唉……果然女孩子就是麻烦。”

    我来到床边站着,摇摇头叹息,哪怕眼困,却偏要打起精神来照顾,窗外的圆月一点一滴褪去,直至破晓的第一缕光照射进来。

    清晨的蔚蓝天空,公鸡的嘶吼声回荡艾亚利达斯的大街小巷,勤奋的平民出门,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好吵……”

    医馆的后院病房,女孩睁开眼,被窗外的吵杂弄醒,繁荣的主城白天都在喧闹中度过,没办法再睡觉。

    “屁股好暖呀。”

    然后,妮拉侧躺着伸了伸懒腰,舒服地叫了一声,冬日的阳光都晒到床上来了,是时候起床了。

    咔擦

    病房的门突然敞开,金发魔法师手里提着蛋糕铺刚烘好的面包糕与热好的牛奶杯,面带笑容。

    “妮拉!今天早餐是奶……”

    “滚出来!色狼!本小姐还没有穿衣服呢!”

    结果没等我说完,妮拉突然抓起床上的枕头砸在我脸上,大声尖叫。

    软绵绵的鹅毛枕头击中额头,再掉到地上,我神情迷茫地看着妮拉,气氛有些奇怪。

    “你不是穿着衣服吗。”

    我头冒冷汗,无奈地说。

    妮拉听到我的话,仿佛回过神来,低头瞧了瞧,是昨天战斗的衣服,并没有光着身子,才想起记忆,顿时羞红着脸蛋低语着:

    “对哦……不是在旅馆,莉也不在身边。”

    你在旅馆究竟是怎么睡觉的?还有莉在身边的话你会干什么?我越来越好奇这个女盗贼想什么?

    “谢谢你,西诺尔。”

    但是,妮拉畏缩在病床上,发出很低很低的说话声,令我脸色微红,随即干咳几声,在桌台上放着香喷喷的热牛奶与面包糕。

    “妮拉,有件事我想知道一下,你还记得那个叫丽娜的女孩,她的故乡是哪里?烧毁那天,是哪一年?”

    妮拉爬到桌台前吃起早餐,而我坐在病房的一把椅子上,认真地说。

    “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事?”

    妮拉的小嘴一边咬着半块面包一边问。

    “调查,有太多的迷雾纠缠不去,虽然生命威胁没有了,但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

    我直白地回答,如果说队伍里面谁最能默契配合我,我想恐怕就只有身为女盗贼的妮拉,她一定会说的。

    “王国南部的村庄洛米,王国历259年的秋天。”

    清晨的医馆病房安静了一会儿,捧着奶杯的妮拉终于开口说。

    “好好睡一觉,剩下的交给我。”

    我微笑着起身,魔法师的背影向阳光明媚的门外走去,然后就听到女盗贼的怒骂。

    “快帮我捡起枕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