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再次的暗杀
    “那么,我们的对手就是……”

    妮拉想到那晚出现的神秘男子,银白的骷髅,地下血洗者工会统领级的强者,其所展现的实力近乎无敌。

    但是,就在妮拉忌惮和害怕时,我却摇摇头,自信地笑起来。

    “妮拉,你忘了我们是有帮手的,王国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先生没办法明面动手,暗中援助倒是没问题,再想想,上一战我们是使用低级时期的普通武器和他们对决,才处于劣势,这次穿上精品的装备,你我的实力已不同往日,而且……”

    我握紧拳头,冷笑着说。

    “我们还没有展现过真正实力。”

    ……

    寒冬的深夜

    艾亚利达斯南城区一如既往的陷入寂静,贵族们蜗居在家,暖炉的木柴燃烧,屋顶的烟筒飘散灰烟。

    贵族豪宅隔壁,是朱里沃男爵的府邸,喷泉的马车广场,茂盛的花园,灯火通明的华丽房子,门口和走道,经常有守兵巡逻,这种警戒,已经是多少天了,恐怕管家都记不清了。

    漆黑的夜幕中,若隐若现的杀意就像寒冬的幽灵,始终徘徊在这里。

    “好无聊啊,这样的巡逻让我快要恶心到吐了。”

    男爵府邸的花园一角,巡逻疲惫的守兵捂着嘴巴,对身边的队友说。

    “朱里沃男爵还没有解除警戒吗?这都多少天了?”

    队友叹息着说,拍拍队友的背,好让这家伙能够吐出来,不过弄脏了男爵的花园不太好。

    “喂,想吐的话来这里,这颗树的泥土被老鼠挖了一个洞,没人看到。”

    队友见守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只好扶着这家伙到一颗树底下,寒冬的积雪覆盖周围,吐了踢几下雪就能埋掉,免得让管家怒骂。

    “谢谢你,愿你的灵魂安息……”

    忽然,捂着嘴巴的守兵笑着说,一把锋利的剑穿透队友的喉咙,尸体倒在雪地里,逐渐冰冷。

    藏好短剑的守兵摘下头盔,露出满是伤痕的脸孔,戴上马戏团小丑的面具,脱下笨重的盔甲,他的身体很健壮,仅仅穿着薄薄的皮衣,在腰间挂着六把剑,抬头望向府邸,低语:

    “不知道丽娜接近目标房间没。”

    男刺客名叫汉珈,正是当晚企图暗杀朱里沃男爵,并和守兵队激战的地下血洗者工会刺客。

    此时,是冬季的最后一个月,离春晓已经不远,猎物已经恐惧了快要整整一个冬季。

    在这段日子,他们观察判断男爵精神濒临崩溃,敌对贵族的暗中动作使得他请不起多余的守兵,现在,是时候将那颗脑袋带回血洗者工会了。

    同一时刻,府邸的二层,朱里沃男爵房间的窗户被悄然推开,娇小的身姿非常迅速地翻滚进来。

    冬夜的月光洒入房间,照出苍蓝的秀发,以及幼龄女孩冰冷的脸色,她轻步来到男爵床边,水灵灵的眼睛盯着记忆中憎恨无数个夜晚的臭脸。

    这时候,沉睡中的朱里沃男爵被洒入的月光弄醒,沧桑的眼珠瞪大,第一次见到刺客的面貌,惊恐万分,但又感到一丝丝的熟悉。

    “还记得我么?朱里沃,在遥远的南方小村庄……洛米!”

    丽娜的声音不再幼嫩,而是变得冰冷刺骨,像是深渊冒出来的魔鬼,她来这里的目的和魔鬼一样,复仇!

    “原来暗杀我的血洗者是你,我给你足够的金币,放过我一条命,看在我已经近乎暮年的份上,还记得吗,我曾经帮助你们村庄打猎,那年夏季狼群袭击,是我率领部下救了村庄,你应该感激我,而不是效命我的敌人来暗杀我。”

    朱里沃男爵的语气急促,挣扎着想起身,但又疲惫躺回去,半白头发与沧桑的脸色都显露出这名贵族的身体日益虚弱,已经油尽灯枯。

    他唯一指望的是丽娜能放过他,毕竟是多年前游历到某个村庄遇到的朴**孩,应该会……

    “真的抱歉了,朱里沃,我不是按雇主要求暗杀你的,我只是来复仇,替被你烧毁的村庄报仇雪恨,当年的夜晚,每一个活着离开的恶魔,都会死在我们的手上!”

    丽娜的身体不禁抽搐,笑了笑,对病床上的朱里沃男爵说完,精美而锋利的钢爪在月色中轻轻抬起。

    “烧毁村庄?等等,你叫汉娜吧,我依然记得你,是凯蒙子爵要求的,我们都没办法……等等!汉娜!救命!”

    朱里沃男爵的眼珠子转了转,想蒙骗丽娜,但却看到苍蓝秀发的女孩眼神冰冷,钢爪向自己脑袋拍下,在危机之时大声叫喊。

    “真可悲……我叫丽娜!”

    丽娜冷嘲着说,月色中的钢爪离朱里沃男爵的额头只差一点点。

    呯

    朱里沃男爵的头顶激射火花,从暗处飞出的匕首击断钢爪,突袭者的灵之披风在月色中飘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