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恶魔
    邪恶教会?得到来自远处的大魔法师奥汗加修的警告,疑惑不解的我很快便见识到恐怖的一幕。

    “我愿意将我……整颗心脏……连整个精神……都奉献给您,复仇之神。”

    站在我面前的男刺客仰望夜空,像是与什么看不见的存在说话,令我想起这座主城大部分平民早晨前往教堂的场景,他们的嘴里也貌似念着这样意思的话。

    “复仇之神?有这样的神灵吗?”

    当我心底质疑时,男刺客的身体剧烈颤抖,眼睛和嘴巴流血,胸口的羊角符文迅速扩散,蔓延整个身体,皮肤的颜色眨眼间变为血红色,漆黑的线条密密麻麻,那好像是血管。

    这是人类吗?在我大惊失色的瞬间,变化为血红色怪物的男刺客朝我的方向极速爬来,并不是人类奔跑的姿势,而是野犬似的姿势,并且在速度上相比较之前更快。

    情急之下,我慌忙操控身边飘浮的一块冰甲阻挡在前方,企图像抵御男刺客扔出的剑一样拦住这家伙。

    可是,预料中的冰甲破碎之后,一只鲜红的手爪出现在眼前,使得我咬紧牙关,立刻后退躲避,但还是晚了,虽然没碰到我的头部,鲜红的手却划过胸口,法袍里的棉衣撕裂,从血肉中传开一阵微疼的感觉。

    冰甲的碎片溅开,露出一只皮肤血红的人形怪物,眼珠子完全漆黑,难以分辨出这家伙就是男刺客,同时他想要继续攻击,因为和我近身了,如果成功,下一刻魔法师就将死亡。

    “环形雷电!”

    但是,从男刺客奉献仪式时偷偷准备,恰好呤唱完成的法术随着我的最后一声咒语,从血精灵手艺法杖的顶端水晶激发,再次展开一片交织的雷电领域。

    已经变成不知名怪物的男刺客被交织的雷电缠绕,张嘴发出怒吼,可惜身体还是进入了麻痹的状态。

    即使如此,我的脸色苍白,退到远处和这家伙保持足够的距离,接着观察受伤的胸口,幸亏犀角兽血脉的帮助,刚才鲜红的手爪只是擦破我的一点点血肉,虽然流血了,但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势,比较疼而已。

    “有毒吗?”

    我的眉头紧皱,趁着男刺客还在麻痹的状态,从法袍里掏出安伊露在魔药师工会休息回来的那天特意送我的紫色药剂,毫不犹豫洒上伤口。

    据说是冷冻血肉的药剂霜之水,可以将一些蛇毒知类的危险毒素暂时抑制,同时变色的话,就表示伤口有危险的毒液。

    这就是我敢独自对决男刺客的原因,但药剂的份量非常少,刚刚洒一次,已经没了一半。

    所幸,药剂瓶一半的霜之水冷冻我的伤口血肉,感觉不疼不痒,颜色也没有任何变化,这让我信心百倍。

    “手爪的攻击极其凶猛,冰甲防御的策略已经完全失效,恐怕三块一起抵挡也无济于事,不可能再防御,但法术依然能够伤到他,这家伙抛弃了用剑,可以判断失去了理智……”

    我收好霜之水药剂,起身看向了即将从麻痹状态脱离的男刺客,或者应该称之为血红的怪物。

    一个最快决胜负的计划浮现在脑海里,我抬起血精灵法杖,熟练地呤唱咒语。

    在咒语呤唱到最后时,男刺客从麻痹状态脱离,漆黑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我,趴下身子再次袭来。

    同时,我也朝男刺客跑来,操控剩下的两块冰甲飘浮到前方。

    呯

    第二次碰撞,男刺客鲜红的手爪并没有破碎掉冰甲,因为在近距离的关键时刻,我灵活操控两块冰甲堆在头部的前方,对准了男刺客的脑袋。

    于是乎,戏剧性的瞬间出现,被两块冰甲迎面撞击脑袋的男刺客不知道我竟然会这样运用防御的冰甲,纵使没怎么受伤,身体也被迫停住,两只鲜红的手爪怎么伸也抓不到我,哪怕离我的胸口只差一点点。

    “极寒之剑!”

    趁着机会,我抬起法杖,释放出一道冰晶凝固的长剑,重重地撞击在男刺客的胸前。

    因为极寒之剑的威力和冲击力都不弱,冰晶凝固的长剑瞬间刺中了男刺客的胸口,穿入他的羊角符文。

    轰隆

    冰晶凝固的长剑将男刺客击飞到远处,撞碎了喷泉的石台,而极寒之剑遗留的冰晶暂时封住他的行动。

    “这样的时间,足够释放绝招了。”

    血精灵手艺的法杖再次抬起,我开口呤唱咒语,这也是第一次在战斗之中释放这个新的雷系法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