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多年后的哭声
    发现丽娜的小动作,妮拉高举起手中的蝙蝠之刃,海蓝色的双眼倒影周围的火光。

    “蜘蛛技!”

    突然,丽娜呼吸沉重,忍着放弃最终的办法,握紧手里的锋刃,使用刺客的特殊技巧缠上妮拉的身体,像张开的蜘蛛一样牢牢控制住敌人。

    由于四肢全部用上,丽娜的锋刃理所当然地咬在嘴里,希望通过割掉敌人喉咙的招数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她的目光已经瞄准妮拉的弱点,就算妮拉挣脱,至少也能伤到敌人。

    但是,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蜘蛛技巧缠身的妮拉张开双手,和嘴里咬着锋刃即将动手的丽娜抱在了一起。

    “为什么?要抱着我……”

    惊慌失措的丽娜睁大眼睛,一击毙命的念头仿佛失忆似的,纵使待在阴暗处,作为地下血洗者工会的冷血刺客干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怎能思考,都得不到答案。

    感觉心中有点温暖,好久没有过这样的舒服。

    嘴里咬着的锋刃不再瞄准怀抱自己的敌人,可敌人怎么会抱自己?真的是敌人吗?又或者说朋友?在这么多年里面到底……

    繁多的思绪,无比混乱,幼龄的女刺客神色呆然,双脚早已离地,被她唯一的朋友紧紧拥抱。

    “洛米的秋风~永远吹拂我们~在瀑布的石头里~风精灵讲述故事~麦田里的稻草人歪了~叔叔阿姨都在挤牛奶~两个女孩~跳舞祈祷一年丰收的季节~永远……”

    艾亚利达斯夜晚的微风掀起了灵之披风,棕色短发的少女闭着眼,拥抱住身前的幼龄女孩,嘴上微笑,一声声轻唱过了好多年的回忆。

    一声轻响,锋刃掉在女孩脚下。

    “为什么……你还记得……”

    苍蓝的秀发飘舞,丽娜水灵灵的眼睛睁大,剔透的泪水就这么流下,颤抖着开口。

    “因为丽娜是朋友嘛,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

    妮拉笑嘻嘻地回答,赶紧催促:

    “最后几句,由丽娜来唱吧!”

    被妮拉突然提醒,丽娜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什么,张了张嘴。

    “永远不分开~永远相信着~永远是朋友……”

    轻哼到最后,这名在多年前故乡烧毁的灾难中唯一幸存,地下血洗者工会暗杀多年的冷血刺客忽然失声。

    “想哭就哭出来吧。”

    妮拉露出温柔的微笑,紧紧拥抱忍不住的丽娜,轻语着。

    艾亚利达斯的夜空下,熊熊燃烧的屋顶,传出一阵憋了好久的哭声。

    北城区的旅馆,躺在床上睡觉的雪白长发女子翻过身子,盖上被子,金发的小女孩揉揉眼睛又睡着了。

    西城区,魔药师工会的后院,在狭窄房间里点着蜡烛看书的安伊露抬头望向窗外的星空,好像听到什么哭声,没有悲伤,是很奇怪的喜悦。

    距离燃烧的府邸不远的塔顶,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停下脚步,神情认真地倾听传来的哭声,若有所思。

    在塔底下的大道经过的救火队卫兵们加快了脚步,他们听到哭声,以为有女孩被困火海。

    “白养多年的废物!”

    男爵府邸的门口,神秘男子冷声骂着,刚想前往屋顶,却感到背后的一股强大魔力。

    转身看去,站在喷泉广场的金发魔法师目光坚毅,呤唱中,法杖发出耀眼的雷光。

    “小家伙,你该不会是想用四级的法术打倒我吧,这种做法愚蠢至极。”

    神秘男子嘴角翘起,嘲讽着说,地下血洗者工会的统领级别,可是以中级巅峰为资格的,一个才晋升中级没几天的魔法师,居然敢挑战自己?

    “如果搭上我这条命呢?哪怕是法力耗尽,我也会像狼一样扑向你!”

    毫无惧意的直视神秘男子,耗尽最后法力完成的雷链凝聚在法杖的顶端,我冷声说着。

    融合犀角兽血脉的身体这一刻无比镇定,没有颤抖,没有害怕。

    其实不知道自己这样做能不能活着度过这个危险的夜晚,神秘男子的实力和凶狠毋庸置疑,但我只想让屋顶上的两个女孩相处多一会儿。

    是啊,踏上这场旅途的人,谁也不想死,但做好了直面死亡的准备。

    “那么弱者就乖乖去死好了!”

    神秘男子抽出腰间的一把小刀,在手里把玩几下,然后很随便地朝我甩出,速度太快,以至于我根本不能躲避致命一击。

    “飘浮领域!”

    突然,我和神秘男子之间浮现出朦胧的白色领域,致命的小刀被某种巨大的力量强制悬浮在半空,没办法飞向我。

    “什么人!”

    神秘男子大惊失色,转头喊着,忽然弯腰吐出一大口鲜血。

    “一个小小的七级法术而已,不会瞬间要了你的命,但胜负已定。”

    男爵府邸的后花园,大魔法师的蓝袍身影终于出现,率先重创了地下血洗者工会统领级的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