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复仇的后续
    “西诺尔?”

    妮拉转身望向底下的魔法师,再看着逐渐变成怪物的丽娜,握着蝙蝠之刃的双手抬起,却还在发抖。

    这时候,丽娜的小脸变成骇人的血红色,水灵灵的眼睛也慢慢漆黑。

    “快啊!”

    喷泉广场中的魔法师大声嘶吼,用尽了力气。

    突然,妮拉的双眼紧闭,手中的蝙蝠之刃在一瞬间穿透丽娜的心脏。

    恶魔化的丽娜垂下鲜红的手爪,伸长脖子,漆黑的眼珠子看着妮拉,轻轻吻了上去,夜晚的月光,洒落在两个女孩之间。

    喷泉广场

    金发的魔法师吃惊地望着屋顶发生的一幕,脸色微红,干咳几声后低下头看着积雪的地面。

    忽然,一声刺耳的尖叫传来,从府邸门口逃出的血红色怪物飞奔向后花园的高墙,翻越之后消失不见。

    “那个是……糟糕!奥汗加修先生!那个统领跑了!”

    我顿时反应过来,正想提醒王国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却看到奥汗加修镇定自若的样子,对我微笑着摆手。

    “嗯,那家伙激发了羊角符文,也变成恶魔化的怪物,他已经逃走了,不需要费力追赶,不过没关系,这次事情可以证明,那家伙被某种存在的言语诱惑了,他口中所谓的神灵也许与复仇相关,才会导致了丽娜献祭。”

    奥汗加修抬手捏捏下巴的胡渣,边思考边得出结论。

    “献祭?所谓的复仇之神是什么来历的……存在。”

    我平复心情,相信奥汗加修故意放走曼德,自然有一定的计谋,不过也对真正的幕后黑手感到困惑。

    “恶魔,才不是什么神灵,你看到的羊角符文,是古时代从深渊爬出的恶魔体内血脉持有的力量印记,以前的人类将其习惯称之为恶魔印记,是极度禁忌的诅咒,那个女刺客,就是听信了曼德的诱惑,向恶魔献祭自己的一半,血肉和灵魂,恶魔印记也就烙印在她身上,直到死亡的那一刻,诅咒都不会消失,但她信奉了恶魔,并当做是所谓的神灵。”

    奥汗加修解释说,语气严肃,在古时代的人类认知中,恶魔就是禁忌的代名词,这个时代,恶魔也是王国律法严禁的一词,非常可怕。

    “西诺尔,曼德这个罪魁祸首想必会逃到恶魔的所在地,我已经在他的身上悄悄释放一个跟踪法术,后面的秘密我亲自调查,因为恶魔不是你们能够……至少目前来说,你们太嫩了,但是,我在此发誓,一定帮你们彻底解决这件事。”

    奥汗加修笑着说,朝我举出拳。

    “那就多谢了,奥汗加修先生,我也得陪同妮拉一起替那个女孩复仇。”

    我拍拍法袍的雪花,朝奥汗加修伸出拳头,碰在了一起,笑着说完,不由得望向火势微弱的屋顶。

    月色的夜空,冬季的雪花飞舞,身穿蓝袍的王国大魔法师转身离开,朝着曼德逃离的方向追去。

    男爵府邸的外面,救火的队伍都走着进来,我看了看燃烧的大房子,稍微体会到贵族明争暗斗的残酷,被遗弃的朱里沃男爵只是一枚棋子,当风光不再,就什么都失去了。

    只不过,我心里知道,这事远远没有结束,丽娜的复仇由我和妮拉来完成,下一个目标,当然是某个人。

    ……

    几天后

    白雪皑皑的山脉,血鹰飞舞乌云密布的天空,又俯冲下来啄食尸骸,骑着黑马的小型军队狩猎归来,拖着庞大的魔兽尸体。

    艾亚利达斯城外的黑泥山,属于贵族的封地,地层蕴含丰富的矿产,使得这片土地的统治者无比富有。

    不一会儿,骑着黑马的小型军队靠近一座壮观的黑色城堡,高塔群立的数量达到八座,在贵族阶层里面,建造高塔耗费的财力极其夸张,因此一般来说就算伯爵,也只敢造六座,而这座黑色城堡的主人……

    “凯蒙大人,欢迎您狩猎归来。”

    城堡的大门敞开,站在门侧的老骑士恭敬行礼,骑着黑马的身影从他面前踏雪飞过,在空旷的广场停下。

    “汉泽克!黑甲军团的编队培养了多少?”

    骑着黑马的子爵翻身下马,背后的红袍随寒风起舞,棕红的头发沾着几粒雪花,俊美又成熟的面容,一双老鹰般的眼睛直视老骑士询问。

    “已经超过两百人,装备精良,都听从您的指挥,凯蒙大人,可是……数量这么多的战士,恐怕会引起隔壁艾亚利尼斯贵族的警惕,万一他们向国王禀报这事怎么办?”

    老骑士汉泽克如实回答,然后向眼前的凯蒙子爵低声问。

    “哼哼!反正也要开战,禀报国王也是同样的结果,亚玛哈格家族从来不惧怕任何敌人!对了,听说我四哥的孙女离开王都回来了,接她了吗?”

    凯蒙子爵一脸骄傲地说着,忽然想起自己兄弟叮嘱的事,沉声问。

    “艾妮琳丝小姐已经在城堡内的澡堂洗浴,并表示非常想见您。”

    老骑士汉泽克如实地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