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信心与吸引
    天色渐晚,漆黑的夜幕笼罩艾亚利达斯主城,北城区的外来者旅馆的楼上房间窗门紧闭,如果有人经过,会听到里面非常吵闹的声音。

    “菲亚米娜小姐,安伊露小姐,我现在就割掉这家伙的脑袋前去上贡,没事的,未来的冒险只要我们四个女孩子就好了,男的无所谓啦。”

    妮拉抓着蝙蝠之刃架在我脖子上,回头对房间里坐着的菲亚米娜和安伊露面带笑容地说。

    “妮拉姐姐,我支持你。”

    金发的幼龄猎手莉干躺在软软的床上,面无表情地说,在杀掉我来解决麻烦的问题上绝对赞同。

    “咳咳,等等嘛,妮拉开玩笑越来越熟练了,大家好好睡一觉,晚安。”

    我干咳两声,镇定自若地系紧了法袍的结领,一边安慰众人一边准备抬手小心翼翼推开妮拉的刃刀。

    “说得真有道理呢!西诺尔!但是你敢乱动一下我就立刻割了你脑袋!你看我像在陪你开玩笑吗?”

    结果妮拉硬是抓紧蝙蝠之刃,在我面前露出凶恶的真面目,海蓝色的双眼比野狼还猛,朝我一字一句极其严肃的警告。

    “好啦好啦……不就是和亚玛哈格家族约定决斗吗?可以赢的。”

    我终于装不下去,苦笑着劝说。

    “亚玛哈格家族!亚玛哈格家族!亚玛哈格家族!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快要怀疑西诺尔的脑子难道被野猪撞了几圈后掉进冰水里浸泡了三天三夜!我们死定啦!冒险结束啦!”

    妮拉的情绪激动,尖叫着,使劲掐住我的喉咙疯狂摇来摇去,让我的呼吸困难,只能张嘴吐着舌头。

    “妮拉,可以啦,虽然西诺尔这次决定有点鲁莽,但我并没有生气。”

    坐着看戏好久的菲亚米娜及时劝阻过度激动的妮拉,安伊露起身向我们走来,将妮拉和我分开。

    “哼!那该怎么办?”

    妮拉冷哼一声转身坐回床边,向菲亚米娜担忧地问。

    “咳咳!安伊露,麻烦你向这个在偏僻乡下长大的天真魔法师教导吧。”

    菲亚米娜挺起胸来,姿势坐好,对安伊露说。

    尽管清楚听出菲亚米娜对我的暗中坏话,但我不打算计较,很好奇在亚玛哈格家族的事情上,她们这些女孩比我了解多少。

    “听好了,西诺尔,这个世界名叫麦拉蒙……”

    “停!安伊露,尽管我来自偏僻的乡下,但我并不笨,说正事!”

    安伊露刚开口,我的额头就皱出几条黑线,说完安伊露小吐着舌头,果然刚才是想捣蛋一下。

    “亚玛哈格家族,号称战争血统,祖先曾为王国击败数不清的敌人,以傲人的力量和威望,坐上五大家族的宝座,五大家族是王国仅次于王室的统御势力,甚至传闻他们超越王室,距离再次翻开历史新篇章只差一步,如果你不太熟悉,我就说两个家族,吉弗卡家族和尼斯家族,你曾经遇见的王国大魔法师奥汗加修就是尼斯家族的强者,同样的,吉弗卡家族有那种级别的强者,更何况亚玛哈格。”

    安伊露竖起细指,头头是道地向神情恍惚的我耐心灌入一定的知识,使得我瞪大暗红瞳的双眼。

    “那个……类似奥汗加修的强者我当然知道,就是公爵呀,所以我要求亚玛哈格家族的公爵现身,像他那样的强者怎么可能为难我们?”

    我不禁困惑,对安伊露回答说,我了解亚玛哈格家族是庞然大物,也猜到掌控这座主城的公爵非常强。

    “西诺尔,你的想法极其偏离,在人类王国,像奥汗加修那样的强者有很多,仅次于王室的五大家族之一,当然不止一个大魔法师级别强者,你说的公爵只是亚玛哈格的其中一个!高级和中级的战力更是多如牛毛。”

    安伊露捂着脸,失望地解释说,没想到我的天真程度超乎常人。

    “什……什么意思?”

    我有些惊慌,看着安伊露等人,皱眉地问。

    “强者之海,诞生强者中的强者,亚玛哈格家族的中级战力数不胜数,作为战争血统的后裔,当然倾尽心血培养,就像艾妮琳丝,我在王都学院修习的那段时间,见识过太多同级中的天才,他们的实力超越普遍的人,或许,将他们称之为人类中的魔兽也不为过,决斗的对手,除了艾妮琳丝,还有她的姐妹兄弟……”

    这时候,菲亚米娜终于站起身,脸色凝重地说出决斗的强敌。

    外来者的旅馆楼上房间,微弱的蜡烛燃烧到底,寂静可怕的气氛笼罩我们整个队伍。

    突然,我忍不住噗呲一笑,使得菲亚米娜脸颊绯红,误以为我在嘲笑她深思熟虑后的判断,安伊露等人也用怪异的目光看我。

    “菲亚米娜,你还记得在王都学院的时候实战过多少吗?”

    我挺起胸膛,叉腰看向菲亚米娜微笑着问。

    “呃……非常少,教授们经常普及技巧和世界知识,实战大概每年三次左右吧,饲养所会放出凶猛的魔兽。”

    菲亚米娜一边回想一边回答,让妮拉都惊讶不已,好像王都学院比起她曾经和丽娜待过的学院更加……

    “安伊露,从我们相遇之夜第一次狩猎开始,我们经历多少场战斗了?”

    我转头骄傲地看向安伊露问。

    “呃,对不起,西诺尔,实在太多记不清了。”

    安伊露汗颜的回答,若有所思,突然明白我的意思。

    “诸位,输赢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让艾妮琳丝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熟练的魔兽杀手!”

    我昂起头,狠狠地握拳高喊。

    ……

    灰绿的鹰,飞跃繁星的夜空,从艾亚利达斯主城跨越湍急的红鱼河,坠入云层,底下已经是艾亚利尼斯的主城中心区域。

    这里是统治者,吉弗卡家族居住的巨型城堡,燃烧火焰的十字剑徽章烙印在飘扬的家族旗帜上,竖立城堡最高的顶端,象征着绝对的荣誉。

    月影相间的廊道,红色的玫瑰从光滑如镜的地板飘过,手持蜡烛架的管家喘气狂奔,招手呼唤前面的少女跑慢点。

    咔擦一声,少女推开华丽的门,冲进宽敞的房间,美观的落地窗下,灰绿的夜鹰拍打翅膀降落,少女上前伸手,抓住夜鹰嘴里叼着的信件,在撕扯烫金的红带后拆开。

    “哈哈哈!太精彩了,难以置信,居然有人挑战号称战争血统的亚玛哈格家族,艾妮琳丝?那只从王都的养花学院修习回来的孔雀遇到了……失踪的彼罗夫侯爵之女,菲亚米娜?没听过,彼罗夫侯爵哪来的女儿?”

    宛如一朵红色玫瑰的少女看着信件,又惊喜又疑惑,眨了眨眼睛,转身对追进来累得半死的管家问。

    “蒂丝琪小姐,彼罗夫侯爵确实有一个女儿,就是传言中和乡下荡。妇风情留下的唯一种子,虽然王都多数贵族否认,但那是真事,只不过她在几年前失踪,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手持蜡烛架的吉弗卡家族管家想了想,接着如实回答说,惊讶那个女孩在这个时候重新出现。

    “真的?菲亚米娜,我居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贵族,哼哼哼,管家,向属下通报,在明天黎明之前准备好去艾亚利达斯的马车,我要去亲临这场精彩的决斗,看看亚玛哈格家族的人怎么对付这次的挑战者!”

    蒂丝琪拿着信件,对管家命令。

    “明天黎明之前?蒂丝琪小姐!你上个月才从艾亚利达斯回来,现在又要去一趟?可是吉弗卡家族的晚宴和几天后的森林狩猎……”

    管家放下蜡烛架,看着自家傲慢的次女,只能尽力劝说。

    “怎么那么多废话!快点准备马车黎明之时启程!如果有人问我去哪,就给他说有人挑战亚玛哈格家族,谁也不希望看到亚玛哈格家族出臭?要打赌么?管家,这场盛宴可以吸引整个王国腹地北部的年轻贵族参观,搞不好借此机会也参与进去,我记得叔父的领地边缘被亚玛哈格的凯蒙子爵率私军骚扰对吧,就让我亲自为叔父狠狠出一口恶气!”

    蒂丝琪忍不住发怒,高声叫喊,吓得管家不敢再劝阻,慌忙跑出去,要召集属下准备黎明之前的马车。

    ……

    此时,红鱼河的上游流域,中年的魔法师抓紧身上的蓝袍,独自漫步在荒凉的山脚斜坡,他是追踪曼德的王国大魔法师奥汗加修。

    “曼德的脚印……”

    星空中的月光洒落,为奥汗加修照亮狭窄的激流岸边,湿润的淤泥上残留一串渐远的踪迹,他非常肯定,曼德的伤势在七级法术残余效果的影响下生命垂危,离死亡已经不远。

    就算是恶魔的印记,也救不了他的性命,可以判断其主人,也就是那自称复仇之神的恶魔并不强大。

    忽然,就在奥汗加修迈脚继续向深处追赶的时候,一只鹦鹉拍打翅膀降落在他的肩膀,带来一封信。

    “对不起,奥汗加修叔叔,回王都的途中,我突然想起来在艾亚利达斯遗落一件特别重要的东西,暂时赶回那里……可可丝在搞什么?”

    夜风中蓝袍狂舞的奥汗加修在信纸上看到自己大哥的宝贝女儿写的亲笔字迹,不禁捂着额头苦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