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留情的规则
    春季的艾亚利达斯热闹非凡,从王国腹地北部蜂拥而来的贵族马车在平原或森林行驶,都是因为一件事的消息,那就是有人挑战亚玛哈格。

    突如其来的决斗,成为了主城的平民和外来旅者茶余饭后的闲话。

    由于距离艾妮琳丝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几天,我们决定训练准备一段日子,战争血统的亚玛哈格家族可以说没有弱者,尽管艾妮琳丝的实力在菲亚米娜猜测中极度依赖自身天赋和家族底蕴的强大武器,但这样足够超越我们以往遭遇的所有对手。

    “道具也是必备的,据我了解,在贵族之间决斗是允许道具的,但肯定限制能够携带的数量,安伊露的药剂也可以派上用场。”

    在菲亚米娜这么提醒后,我们在艾亚利达斯佣兵公会待的这一年所积蓄的任务金币几乎花光。

    有效的几件小型道具,安伊露的魔药师职业使得我们避免去药水店购买高价的药剂,其次是全副武装,我和妮拉都有奥汗加修先生赠送的两套法袍和武器,以及零散的鞋子,腰带之类,虽然作用不算大,但至少比起穿得少要好,菲亚米娜预测决斗的时候,站在我们面前的亚玛哈格家年轻子嗣们每个人都穿着足够装备,稍不留神就可能击败我们。

    整座主城议论纷纷的时刻,我却独自躲在魔法师工会的分部艾亚利达斯大图书馆上层,埋头翻阅书堆。

    经历过和恶魔化的男刺客汉珈的艰难战斗,使我清楚意识到自己所掌握的法术依然太少,因为天赋属于普普通通的样子,我只能像大部分的平凡魔法师一样只学习两系的魔法,即我现在掌握熟练的雷系法术,冰系法术。

    但是,决斗的混战充斥非常多的变化,仅仅依赖和汉珈战斗所使用的几个法术恐怕没办法应对敌人,我们对亚玛哈格家族的艾妮琳丝等人的手段强弱一无所知,必须学习更多。

    ……

    十几天后

    晴朗无云的天空,无数旗帜迎风飘扬,都刻画着战斧的徽章,代表着艾亚利达斯主城的统治者亚玛哈格家族的力量与威望。

    今天是春季一个难得的特殊日子,大街小巷的平民和外来旅者谈论即将开始的决斗比赛。

    东南西北四面城门的马车川流不息,许多来自王国腹地北部的贵族闻风前来观望,胆敢挑战亚玛哈格的勇士在历史上可以说稀罕,大部分的勇士都化作墓碑,少数也销声匿迹,贵族们打赌这次的勇士能活多久。

    由亚玛哈格家族的艾妮琳丝来选择的决斗场处于南城区中央,就在亚玛哈格的家族城堡外围露天广场,只有各个势力名流和贵族才能进来,当然,还有挑战的五位勇士。

    “艾妮琳丝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吗?居然要我亲自出面。”

    成群参观者围拢的露天广场后,一辆极其庄严的刺轮马车缓缓使出,昏暗的内部,还没睡醒的大人物开口对马车旁边随行的心腹说。

    “卡摩大人,家族的年轻子嗣最近特别活跃,其实艾妮琳丝的刁蛮请求根本不需要在意的。”

    随行的心腹声音恭敬地说,他是亚玛哈格家族核心的强者,能够让他这么说话的大人物,除了家族的公爵卡摩·亚玛哈格之外,不可能有别人。

    这辆有八匹焰毛马拉动的刺轮马车里面,坐着的正是公爵卡摩,在听到消息的起初,亚玛哈格家族诸多血亲怀疑这是敌人暗中引诱的计谋,所以今天的艾亚利达斯,暗处警戒的侍卫数量特别多。

    “我很好奇,麻伦斯,对方希望我出面,公平公正裁判这场决斗,究竟为什么?恐怕我暂时想不出答案,但思虑之后,我又渴望亲自判决。”

    坐在马车里的卡摩公爵笑着说,让随行的心腹麻伦斯不禁疑惑。

    “为什么这么说?卡摩大人。”

    麻伦斯深深地想了想,只好摇头求问一向神秘的公爵。

    “我感受到了魄力!麻伦斯,强者的狠话,坚毅与无惧,就像回到当年年轻气盛时勇猛厮杀的时候,很希望看看这样的人,而且艾妮琳丝他们都懒惰一段时间了,家族需要几只猛兽来惊醒他们一下。”

    卡摩公爵在马车里笑着解释,在旁边随行的心腹麻伦斯陷入沉思,他望向不远处热闹的决斗场,心里不禁有些期待。

    而此时,亚玛哈格家族城堡前的露天广场周围,无数仆人打理坐席,服侍闻风而来的贵宾们,警戒的侍卫排列,确保没有暗杀者。

    “那几个就是挑战者吗?”

    露天广场周围,坐席区域的贵族将目光投向北面的墙边,议论纷纷。

    在那里,五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安安静静等待,闭着眼像是睡着了的金发魔法师,蹲在地上整理药剂瓶的紫色长发少女,穿着束腰的蓝白法袍,看上去似乎也是魔法师,里面有幼小的金发女孩,她双手抓着长弓,可以肯定是猎手,接着是棕色短发的女盗贼,她在抛投手中的匕首,似乎心情特别轻松,最后是流着一头雪白长发的女剑斗者……

    菲亚米娜·彼罗夫,露天广场将近半数的贵族想起她的名字,曾经失踪的小公主时隔几年重新现身,沉静的神情和挺拔的站姿,令人感到陌生,不像是以前那个躲在父亲怀里哭闹的白发女孩。

    不少和彼罗夫侯爵熟识的贵族或势力名流不禁在想,这些年她到底经历怎么样的冒险。

    “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子嗣!”

    忽然,坐席里有人惊呼,人们向亚玛哈格家族城堡望去,露天广场的南面大道,身负精锐盔甲的侍卫整齐出行,带头的是五名骑马的年轻人,其中就有艾妮琳丝。

    “乔威恩,艾妮琳丝的哥哥,亚玛哈格家族这一代的三男,据说15岁受到森林妖精的祝福而晋升中级,听起来很奇妙,他已经17岁,在中级的磨练使得他距离巅峰不远了。”

    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望向了骑马走在最前列的男子,神情的冷酷和身穿的红色战甲,吸引眼球。

    “瑞特因,艾妮琳丝的弟弟,亚玛哈格家族这一代的四男,传闻性格上极度暴躁,杀魔兽和杀仇人似的,他对人类敌人也是如此,16岁的中级,当然,应该比他兄长要弱点。”

    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将目光转向第二匹马的男子,他就是穿血色战袍,里面是单薄的布衣,完全没有顾虑盔甲什么的,果然很疯狂。

    “莉佩,艾妮琳丝的姐姐,她就是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年龄17岁的冰山美人,中级的噩梦,我绝对不会容许家里的孩子碰到她,否则大晚上肯定做噩梦。”

    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继续向第三匹马望去,悄悄细谈,那个冷面女子肌肤如雪,轻薄的羽衣往后飘。

    “芬蒂,艾妮琳丝的妹妹,亚玛哈格家族这一代的五女,15岁的可爱,只不过千万别惹她,虽然现在好像很乖巧的模样,但闹起来绝对可怕,有魔兽扶养的幼女,这样一个称号。”

    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在交头接耳,骑着第五匹马的乖巧女孩瞪大眼睛到处看,感到非常的开心。

    而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当然就是这场热闹决斗的发起者,艾妮琳丝,骑着第四匹马,象征她在家族地位,亚玛哈格这一代的四女,白金长发的血统和她的兄弟姐妹一样,属于战争血统的高贵。

    五名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子嗣在进场后,随行的精锐盔甲侍卫成排分开,露出宽阔的大道。

    八匹焰发的烈马嘶吼,拉动四圈刺轮的庄严马车,引起露天广场一阵深吸声,然后是沸腾如潮的震惊。

    “我的天哪!难道老眼昏花?卡……卡摩公爵!真是他!”

    “没想到大人物会遵循挑战者的无礼要求。”

    “看来亚玛哈格家族很在意决斗,赌上威望,绝对的公平公正。”

    露天广场周围的参观者坐席,被公爵出场震撼到的贵族和势力名流擦干净眼睛,因为这下有好戏看了。

    决斗场的北面,我的睡意全无,抬起头遥望登场的马车,耳边充斥着无数吵杂声,令我猜到里面的人物,警惕的心终于放下,果然公爵亲临,这样艾妮琳丝他们的狡猾和诡计就没办法弄了,使得胜算多了不少。

    “西诺尔,我认识艾妮琳丝的兄弟姐妹,他们真的很强!”

    菲亚米娜倒插着长剑,偷偷侧脸朝我担忧地说,虽然站姿不变,可是心底已经有些畏惧。

    “菲亚米娜……别说话,其实我也挺怕的。”

    我神情保持不变,对菲亚米娜很小声地说,结果遭到她激愤的怒视。

    另一边,八匹焰毛的马车停下,坐在里面的卡摩公爵揭开窗口,吩咐心腹麻伦斯宣布自己要说的话。

    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麻伦斯对卡摩公爵点点头,昂头走向露天广场的中心,艾妮琳丝等五名年轻子嗣也对他稍微行礼,表示出敬意。

    “这场决斗,由五位勇士,和我们家族的五名子嗣决斗,公爵答应某人的要求,制定规则有两条!双方道具不能超过五件!药剂不能超过五瓶!”

    麻伦斯迎向露天广场的所有人,大声传达卡摩公爵的规则,然后深深望向北面的五个年轻男女。

    这是对艾妮琳丝他们非常大的束缚,公爵希望能给这些勇士胜算,避免无情的碾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