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第一回合
    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麻伦斯向露天广场宣布后,全场哗然,即便是骑在马上的艾妮琳丝都没预料爷爷举动的突兀。

    “五件道具五瓶药剂?”

    听到卡摩公爵制定的特殊规则,菲亚米娜大吃一惊,慌慌张张,这样她们的许多准备不就白费了?

    “菲亚米娜,这可是个好消息!”

    可是,悠闲擦拭血精灵手艺法杖的我轻松地笑着说。

    “毕竟是亚玛哈格家族,无论道具还是药剂,艾妮琳丝他们都远比我们更具数量优势,原本还担心这些,却没想到卡摩公爵帮了我们一把。”

    安伊露一脸欣喜地给过度慌张的菲亚米娜解释,安慰不算聪明的女剑斗者,随后整理包裹,手指间夹着精心挑选的五瓶药剂。

    而我也看向妮拉,妮拉自然懂得这条特殊规则的意义,将沉重的道具丢到一边,只留着五件,分发给队伍里的每个同伴。

    “切!搞不懂卡摩爷爷的想法。”

    露天决斗场的南面,只身披血色战袍的亚玛哈格家族四男瑞特因向地面狠狠踩了一脚,非常恼火。

    “瑞特因,对敌人的宽容也是贵族的教养,只靠道具和药剂碾压的话,这场决斗就太没意思了。”

    亚玛哈格家族的三男乔威恩对自己的弟弟瑞特因训话,翻身下马,红色战甲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无聊至极!本来就是艾妮琳丝的麻烦,为什么偏偏要我们来陪她继续胡闹。”

    心情极其不满的瑞特因骂了句,跟着翻身下马。

    “瑞特因!管好你这张臭嘴!居然对自己的姐辈如此无礼!”

    瑞特因的粗言激怒了艾妮琳丝,但也只能指责,亚玛哈格家族的五女芬蒂上前劝阻姐姐的情绪,然后优雅地下马,艾妮琳丝的姐姐莉佩也轻身下马,一直是冰山美人,盯着北面。

    随行的仆人牵走五匹马,侍卫在后方列阵候命,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麻伦斯也回到卡摩公爵的马车旁侧,这样一来,家族的年轻子嗣们准备好开始这场公平公正的决斗。

    “乔威恩哥哥!你一个人就能打败他们了吧!记得手下留情哦!给我将那个菲亚米娜打趴下!最后交给我!”

    艾妮琳丝一边双手梳理自己精心呵护的白金长发,一边笑嘻嘻看着自己强大的哥哥乔威恩,狡猾地说。

    “男的留给我!今天非常生气!”

    叉腰站在旁边的瑞特因吹口哨,他在打发时间,顺便给乔威恩提一个简单的要求。

    “你们呢?”

    亚玛哈格家族的三男乔威恩向莉佩和芬蒂看去,次女冷漠地摇头,五女也跟着摇头。

    露天决斗场的风尘飞扬,乔威恩穿戴红色战甲,背负着仅仅一把剑,独自走向北面的挑战者。

    “大家小心点,这家伙的实力超越我们所有人。”

    握紧法杖的我系紧法袍,对身边的菲亚米娜等人沉声提醒。

    魔法师的感知是人类之中最为敏锐的,阳光照耀的决斗场南面,从亚玛哈格家族年轻子嗣里独自走出的男子故意暴露一股强大的气息,在我的眼里就像一个漆黑的漩涡,这种情景曾经在大街上遇到无数次,都是中级领域的资深高手。

    或许是觉察到我的感知,乔威恩脚步停顿,挺拔的身姿站在决斗场的中央,坐席的观众都为他喝彩。

    “我的名字叫乔威恩·亚玛哈格,艾妮琳丝的事情我听说了,挑战强者需要一定的勇气,给你们一个机会,所有人一起上吧!证明你们的资格。”

    乔威恩的眼神始终冷酷,注视着我们,背后的大剑,光泽锋利,使得菲亚米娜秀眉紧皱,毫无疑问,这个对手同样是剑斗者。

    “又是贵族吹嘘的技巧,我们随便出场一个教训他!西诺尔!上!”

    妮拉激动地叫喊着,忍不住贵族傲慢独尊的架势,指着我命令……

    “咳咳!并不是开玩笑,所有人都一起上,别动真格,先试探敌人手段。”

    我深思一会儿后,决定了作战的试探计划,和菲亚米娜等人沟通好,接着率先呤唱雷系法术的咒语。

    “疾奔!”

    菲亚米娜双手抓紧长剑,用自身技艺压低身姿冲刺,速度宛如影子,直击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而在她身后,妮拉悄无声息地紧紧跟随,用类似丽娜的刺客技巧隐去身体,加上菲亚米娜踩踏的尘土遮掩自己踪迹,同时莉张开长弓,搭好了箭,安伊露也闭眼呤唱咒术。

    “非常普遍的进攻模式……看来我高估这些平民了。”

    这个时候,决斗场中央的乔威恩失望地叹息,抬手抓住背后的大剑。

    疾奔中的菲亚米娜长剑反手,她的长剑早就换掉,从艾亚利达斯声名盛远的武器街挑选,适合中级剑斗者的精品十字剑,在太阳光下反射银白的光纹,最重要的是,这是一把附魔的十字剑,增加使用者的挥砍力道,打飞敌人效果拔群。

    至于为什么我清楚,因为第一个亲身体验的人就是我。

    刚刚接近乔威恩的攻击圈,菲亚米娜身体回旋,雪白长发卷起,手持十字剑转一圈后使劲横劈。

    可惜,这一切,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看在眼里,神情冷酷不变,将背后的大剑迅速拔出,朝着菲亚米娜猛力落下。

    呯

    两个中级的剑斗者在露天广场无数贵族和势力名流瞩目下碰撞,在短短的瞬间决出胜负。

    咔擦一声,菲亚米娜单膝跪地,双手撑住十字剑,咬牙坚持,乔威恩单手抓着大剑砍在她的头顶上,精准抵挡菲亚米娜的横劈,并轻松压制。

    “剑技和力气超过菲亚米娜!”

    决斗场北面,呤唱咒语中的我在心里暗叫不好。

    同时,趁着这一个时机,乔威恩身边的风尘飘散,露出妮拉的踪迹,蝙蝠之刃刺出,瞄准乔威恩的腰部,那里是人类共同的弱点,肯定能伤到这样恐怖的剑斗者。

    然而下一刻,妮拉的身体像脱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蝙蝠之刃也滑出老远。

    原因是乔威恩的右拳,左手单独持剑压制菲亚米娜,右手握成拳头,在妮拉显露身影的那一刻便已挥出,轻松打断女盗贼的偷袭。

    “妮拉的速度也没办法吗?”

    看到进攻再度失败,我皱眉继续呤唱,至少赶在乔威恩反击之前找到这家伙的弱点。

    “菲亚米娜!退后!”

    决斗场的风尘再度飘起,乔威恩手持大剑压制雪白长发的女剑斗者,正准备彻底压垮对方,却听到远处的叫声,几乎同一瞬间,菲亚米娜前脚一滑,身体向后翻滚,乔威恩的大剑猛然砍下,却只斩断几根白色发丝。

    正当乔威恩意识到菲亚米娜的行为是在躲避接下来的攻击,等待他的两个法术已经释放。

    “重伤咒!”

    “落雷术!”

    站在决斗场北面的男女魔法师呤唱完毕,法杖指向乔威恩。

    一道耀眼的雷光从晴朗的天空忽然降临,威力不俗,另一道无形的冲击奔向乔威恩,那是纯粹魔能粒子构建的咒术,速度不低于雷电,使得乔威恩敏锐觉察到危险,但已经没有躲避机会,一切都迟了,这样的夹击是故意留在这个时刻击败自己的。

    “哼!”

    在刹那间判断出无法躲避的乔威恩冷哼一声,手疾划过大剑锋刃,割破了皮,流出丝丝鲜红的血液,在两道法术来临之时猛然挥舞大剑。

    呼

    一阵狂风席卷露天广场,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都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什么,只有亚玛哈格家族的艾妮琳丝等四人眉头一皱。

    “西诺尔?”

    释放完咒术的安伊露低声喘气,侧颜看向我,小心翼翼地问,这样的夹击恐怕再强的敌人也得受伤吧。

    菲亚米娜倒退到我们面前,重新站稳,手持十字剑警戒,另一边妮拉也捡起蝙蝠之刃站在决斗场边缘,在擦拭嘴角的血迹,虽然正面受一拳,但还不至于击败她这个女盗贼。

    “情况不太好……”

    释放完四级的落雷术,我始终在等待刺眼的电光炸开,毫无疑问,我所掌握的当然是群体魔法,正因如此一旦攻击成功,结果显而易见,只是突然的狂风刮起决斗场的尘暴,没有看见哪怕一丝丝的电光。

    终于,覆盖决斗场中央的尘暴在片刻后飘散,却露出毫发无伤的亚玛哈格家族三男,依然挺拔站着的强大男性剑斗者——乔威恩。

    “怎么可能!”

    看到乔威恩毫发无伤的样子,我震惊不已,落雷术和重伤咒消失了?绝对不会,我和安伊露亲自施法的,呤唱的咒语没有半点疏漏才对。

    “西诺尔……他的大剑。”

    这时,洞察细心的安伊露注意到异样,赶紧提醒我说。

    大剑?听到安伊露的提醒,我将目光投向乔威恩手持的大剑,注意到细微的电流闪烁,感知到点点魔能的波动,剑斗者的武器哪来的魔能?

    思考到这个疑点的我恍然大悟,突然嗖的一声,莉射击的箭穿过了我的身侧,一下子精准打中乔威恩穿戴的红色战甲,然后弹开,掉在地上。

    “射击无效……”

    就连一直沉默的莉也头冒冷汗,惊讶地张了张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