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莉佩
    露天广场的坐席观众因为短短几个呼吸间发生的激烈战斗而惊呼,有人感叹,有人喝彩,无数目光聚焦亚玛哈格家族的三男乔威恩。

    “果然是乔威恩引以为傲的破法大剑吗?”

    坐席之中,几名黑袍侍卫围拢着宛如一朵鲜红玫瑰的少女,蒂丝琪,她从隔壁的艾亚利尼斯再来,目睹完挑战者与乔威恩的第一回合战斗后,稍有兴趣地盯着那把特别的大剑。

    作为吉弗卡家族的心肝宝贝,她不仅天赋异禀,见识也渊博。

    乔威恩强大之处有两个,其中的一个是破法大剑,由王国顶级工匠所打造,熔炼罕见的黑晶石精华,能够凭借单纯的武力挥砍击破魔法师的所有同级法术,只要敌人不是高级的魔法师,中级的法术就奈何不了拥有破法大剑的乔威恩。

    整个王国,拥有这类破法大剑的人非常少,夸张的财富,才能从顶级工匠的手中买到武器,但这群人必然是魔法师害怕的天敌。

    “还有那一身红龙盔甲,乔威恩的强大之处,用王国外翱翔的红龙褪皮时落下的鳞片打造,即便再弱的龙,鳞片也非常坚硬,对于工匠大师们来说是绝好的材料,不愧是亚玛哈格家的战士!这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嘛。”

    蒂丝斯待在坐席几名黑袍侍卫的严密保护中,高傲地俯视决斗场,同样是魔法师却不畏惧乔威恩,反而期待五个人平民倒下,然后自己亲临决斗场!

    此时,决斗场的北面,菲亚米娜松松手劲,重新抓紧手中的十字剑,莉偷偷拉紧长弓的韧弦,安伊露深吸一口气,碧蓝的眼睛里露出认真,在远处的妮拉拍拍腿上的灰尘。

    “力气,速度,可以破除魔法的剑,普通射击无法奏效的盔甲,同伴们,要拿出真实力了。”

    我注视决斗场中央纹丝不动的乔威恩,说完竖起中指划出半圆。

    这是作战计划的其中一个手势,也是我们在十多天的推演中预测到各类情况而制定的胜利办法。

    “菲亚米娜!”

    安伊露突然叫了一声,扔出自己带着的五瓶药剂之一,被菲亚米娜所拿到后迅速拔开木塞灌入口中,接着向决斗场中央的乔威恩再次冲锋。

    “他们用了第一瓶药剂!”

    与此同时,决斗场的南面,一语不发的亚玛哈格家族次女莉佩忽然叫着说,艾妮琳丝和芬蒂疑惑不解,觉得姐姐实在大惊小怪。

    “那又怎样!早用光药剂早投降!叫他们滚回狗窝……乔威恩?”

    脾气暴躁的瑞特因不耐烦地说,张嘴忽然不骂了,惊讶看着乔威恩的背影。

    在敌人所看不到的乔威恩背后,瑞特因观察到哥哥的左手在前持剑,右手躲到腰后,摆出一个手势。

    亚玛哈格家族里面,只有少数的弟兄熟悉乔威恩的性情,瑞特因就是其中一个,无论多么的冷酷,乔威恩都不是一个孤傲的人,曾经一次深山狩猎,瑞特因见过这手势,如果敌人足够危险,乔威恩就这样,做出这个配合的手势,瑞特因是最清楚的。

    而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也注意到了乔威恩传达的配合信号。

    瞬间,瑞特因的血红战袍起舞,朝着乔威恩的方向冲出,准备好自己的武器,始终冷面的莉佩忽然呤唱,作为家族这一代的魔法师之一,非常把握时机准备释法术。

    “瑞特因!莉佩姐姐!你们干嘛?”

    几乎毫无征兆的举动,使得艾妮琳丝和芬蒂百思不得其解,但第二轮的战斗已经打响。

    决斗场北面掀起一阵风尘,菲亚米娜的双脚踩踏地面,在临近乔威恩的距离高举十字剑劈砍。

    早有准备的乔威恩像上次一样挥舞破法大剑,只凭超越菲亚米娜的力气轻松抵挡住女剑斗者的猛攻。

    但是下一刻,银色光泽的十字剑掉落,菲亚米娜毫无征兆地松手,在贴近的距离忽然缠上乔威恩的身体,引得坐席的许多观众吹口哨,没想到彼罗夫侯爵之女做出如此暖味行为。

    只可惜,被缠身的乔威恩却绝对不会这样认为,因为菲亚米娜的缠身动作无比精准和迅速,令他想起以前和家族导师训练时见识的缠身手段,菲亚米娜的这招几乎媲美他的导师,一下子控制住他持剑的手臂。

    “剑技的对决不管用,所以你使用缠身的技巧吗?别忘了我的力气比你……”

    乔威恩咬牙暗想,同样松开剑,想用自己的男性力气反制菲亚米娜,但却感到无比艰难,意识到不对劲。

    “药剂!那瓶药剂是增加力量的!”

    这时候,赶来支援,快要临近乔威恩的瑞特因喊叫着揭示原因。

    该死!他们的药剂都在艾妮琳丝手中,现在的乔威恩根本没办法挣脱菲亚米娜的缠身。

    怎么办?当然是先割掉女剑斗者的手臂!先帮助乔威恩哥哥挣脱!

    想好计划的瑞特因接近缠身的两人,拔出腰间的精致匕首,只要他轻轻一划,菲亚米娜的双臂就要断。

    “瑞特因!右边!”

    忽然,被菲亚米娜缠身的乔威恩回头冲着自己的弟弟叫喊。

    “呃?”

    瑞特因一时脑热,并没有警戒到周围的危险,正想着乔威恩的提醒,刚侧过脸看看右边有什么,一个女性的膝盖重重撞击侧脸。

    哗的一下,瑞特因翻滚几圈之后滑到老远才停下,侧脸的凹陷慢慢地红肿,牙齿都撞掉了两颗,双手撑着地面,颤抖着起身,看到罪魁祸首是同样握着匕首的女盗贼。

    “菲亚米娜!抱歉了!这家伙没法忽视!”

    妮拉的双眼一直紧盯身披血红战袍的瑞特因,因为这个碍眼的东西瑞特因没办法像妮拉那样潜行,但是赶来救援的速度非常快,短时间之内妮拉也不敢跑去增援菲亚米娜,毕竟待在一起有可能被瑞特因抓住机会。

    “仅仅是女盗贼吗?看来你没有称号,我可是有着血色杀手的称号,最好别碍事,否则我将你当场杀掉。”

    瑞特因缓缓站起身,向地面吐出两颗牙齿,抬手擦拭嘴角的鲜血,对妮拉恶狠狠地说。

    “你是瞧不起没称号的盗贼吗?可惜我并不惧怕血色杀手,想杀我那就来试试呀。”

    妮拉冷笑着挑衅,手中蝙蝠之刃回旋几圈,发出刺耳的风割声。

    “快点来!”

    就在这时,乔威恩张嘴大声喊,力气敌不过药剂加持的菲亚米娜,被缠身的封锁四肢,菲亚米娜压垮他的身体向后翻滚。

    因为松手而掉在地上的十字剑和破法大剑离他们越来越远,乔威恩立刻猜到菲亚米娜想干什么,拼命地回头朝艾妮琳丝等人大吼:

    “莉佩!艾妮琳丝!阻止魔法师!他们想趁着破法大剑不在我手上时释放法术!”

    果不其然,两股法术波动扩散,站在决斗场北面的我和安伊露正在快速呤唱咒语。

    “等……等等!乔威恩哥哥!没有足够的时间呤唱啊!”

    看到忽然间就变得混乱的战况,芬蒂的小脸焦虑,艾妮琳丝也着急,苦恼地在地上边跳边喊。

    决斗场的北面有两个魔法师在快速呤唱,决斗场中菲亚米娜死死地压制住乔威恩,破法大剑掉落远处,身披血红战袍的瑞特因与手持蝙蝠之刃的女盗贼纠缠,双方难分难解,根本顾及不了其它事。

    “落雷术!”

    “重伤咒!”

    就在这个时候,金发的魔法师与紫发的魔法师挥出法杖释放攻击,从晴朗天空降临的落雷与无形的魔能咒术再度夹击乔威恩,而菲亚米娜也在瞬间松开缠身姿势,一脚踢飞措手不及的乔威恩。

    短暂的时刻,露天广场的观众们吵闹,都在惊呼乔威恩即将被击败,红龙盔甲的唯一缺陷,就是无法防御法术攻击,因为就连红龙也惧怕某些强大的魔法师。

    只有刺轮马车里面,卡摩公爵的呼吸平稳,点燃烟斗吸一口,马车外的心腹麻伦斯始终观察整个战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这场决斗的裁判者,他没有皱眉,胜负就远远没到来。

    “哼!”

    在几乎无人注意的决斗场南面,艾妮琳丝和芬蒂身后,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冷哼一声,雪色细长的手轻轻抬起。

    仅仅一个动作,强大的魔法波动以莉佩为中心笼罩全场,决斗场中,被一脚踢飞的乔威恩重重摔倒在地,瑞特因抓住机会,精致的家族匕首从妮拉腰间划过,大片鲜血溅射,妮拉惨叫一声躺在地上,疼得来回翻滚。

    “结束了!”

    瑞特因的血红战袍飞舞,以胜利的无上姿态握紧匕首,猛力刺下。

    关键时刻,菲亚米娜及时赶到,趴下身子保护妮拉,肩膀的盔甲抵挡瑞特因的致命一击,但也被穿破,从肩膀流出鲜血。

    “怎么回事?”

    菲亚米娜一边护着腰间大出血的妮拉,一边忍耐肩膀的刺痛,心里惊恐的暗想。

    她在刚才感到脑海仿佛遭到重击,差点站不稳,如果不是意志坚毅,恐怕救不了妮拉。

    “可恶!是心灵系咒术!”

    此刻,站在决斗场北面的莉头晕眼花,而我扶着抱紧头,双腿发软的安伊露,咬着牙望向决斗场南面,那里的冷漠女子朝这边露出蔑视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