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魔法天赋
    “莉佩的心灵法术覆盖范围已经扩大至整个露天广场,这在中级程度里面非常罕见。”

    观望着决斗场的比赛,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麻伦斯双手抱胸,满意地开口说,在他眼里,莉佩做得很棒。

    “不过敌人的意志有些超出预料,一般人遭受莉佩的心灵攻击,通常是倒地不起,甚至昏死,可是莉佩仅仅打断他们的手段,彼罗夫侯爵的宝贝女儿居然还能坚持干预瑞特因。”

    坐在刺轮马车里的卡摩公爵在昏暗无光的空间说话,即使不看外界发生什么事,他也能知道决斗场任何细节情况。

    “心灵法术的克星有两个,一种是同样精通的心灵系反击,另一种则是敌人的意志,我曾经测试过,莉佩的心灵法术,只有战场厮杀的士兵拥有抵抗意志,乔威恩也不行,彼罗夫的女儿失踪的这些年磨练了强大意志。”

    麻伦斯分析地说,继续观望露天决斗场的比赛,虽然卡摩公爵的惊叹有道理,但这并不能成为这些挑战者可以战胜乔威恩他们的理由。

    “麻烦的女人!去死!”

    看到自己致命的一击受阻,恼羞成怒的瑞特因面目狰狞,毫不留情地拔出匕首,带着菲亚米娜的鲜血,再冲着菲亚米娜的背部狠狠刺下。

    只可惜,这样的一击没能如愿,精致的家族匕首刺落过程中,瑞特因左脚一软,血红的战袍轻舞,身体在地上软倒,匕首也恰好偏移,插入了菲亚米娜身边的地板里。

    “怎……怎么回事?”

    趴在地上的瑞特因瞪大眼睛,他将目光往左脚看去,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割出一道裂痕,大量血液流出,才使得自己如此狼狈。

    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伤?瑞特因脑海深思,先前的缠斗景象浮现,在快速的回想后,他终于发现在缠斗的过程中,自己完全没留意一次细节,那是女盗贼的匕首划过自己胸前时,他也用匕首阻挡,却看到受阻后的女盗贼匕首滑落到下方,再回到手中。

    起初,瑞特因以为这是某种戏耍的技巧,没想到那次滑落的匕首悄无声息割伤自己的左脚,而自己竟然在后面的缠斗中毫无察觉!

    “瑞特因!”

    这个时候,重新捡起破法大剑的乔威恩喊叫,朝这边赶来。

    菲亚米娜也果断咬牙承受剧痛,背起腰部受伤大出血的妮拉逃回了决斗场北面。

    手持破法大剑的乔威恩眼睁睁看着菲亚米娜背起女盗贼狼狈逃离,虽然有把握追击,但叹息之后留情,朝着趴在地上的瑞特因跑去。

    “芬蒂,准备圣术治疗瑞特因。”

    决斗场南面,看着乔威恩放弃将敌人拦截的机会,亚玛哈格家族次女莉佩脸色漠然,转头吩咐芬蒂。

    “姐姐!不赶紧打倒他们吗?”

    艾妮琳丝着急地问,她可是整场决斗毫无动手机会。

    没想到菲亚米娜的那群同伴有点实力,乔威恩和瑞特因都吃亏了,连莉佩都突然施法,这让艾妮琳丝有被羞辱打了一巴掌的感觉,想要凭借自己魔法师的强大天赋终结闹剧。

    “有我在,他们不可能赢的,难道你对乔威恩和我的实力有疑问?”

    莉佩对着艾妮琳丝冷漠瞪一眼,使得艾妮琳丝一下子哑口无声,转身注视决斗场北面。

    不用多说,接下来她也必然加入战斗,要让菲亚米娜见识到魔法天赋碾压的绝望!

    另一边,决斗场的北面,安伊露拿出第二瓶药剂,这是提前炼制准备两瓶治疗药之一,淡淡的金粉洒在了妮拉血迹斑斑的腰间,渐渐愈合血色杀手切割的伤口。

    “菲亚米娜也要用……”

    接着,安伊露拿出第三瓶药剂,也是最后一瓶治疗药,要给菲亚米娜流血的肩膀涂上,却遭到拒绝。

    “安伊露!这瓶治疗药非常重要!这点小伤没什么!”

    菲亚米娜抬手捂着肩膀的血迹,对安伊露认真地说。

    要知道还有下一轮战斗,乔威恩等人的药剂和道具到现在都没用上。

    安伊露听完菲亚米娜的话,不禁望向决斗场南面,乔威恩的破法大剑扛在肩膀上,莉佩依然冷漠蔑视,而瑞特因正在接受芬蒂的治疗,金色的光芒,芬蒂居然是少有的教堂牧师,剩下的艾妮琳丝终于取出法杖,她也准备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动手。

    “我来吧。”

    我走到菲亚米娜身边,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肩膀伤口处,低呤咒语,在手掌心释放寒冷的霜气,令鲜红慢慢冻住凝固,没有再继续流出。

    “西诺尔,我也要嘛。”

    腰间的伤口才愈合,妮拉就躺在地上张手撒娇地叫着,结果被安伊露双手紧紧捂住脸,怎么挣扎也没用。

    “怎么办?”

    幼龄的女猎手莉走过来,低着头对菲亚米娜问,有些垂头丧气。

    “放心!绝对不会输的!”

    菲亚米娜起身抱住娇小的莉,她微笑着安慰说,让队伍里的安伊露和妮拉沉默不语,恐怕也只有现在还能说出这种话。

    “五件道具,大家拿好了,我不能完全指挥整场战斗,必要时,凭感觉做出一切行动。”

    我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将仅有的五样道具分发给菲亚米娜,妮拉,莉和安伊露,自己留着一件。

    “要小心!艾妮琳丝真的很强!她拥有绝对超越你们两个的魔法天赋!”

    菲亚米娜拿到道具,特意警告说,虽然很讨厌,但她从未小瞧亚玛哈格家族战争血统的艾妮琳丝。

    “当然知道,她都迫不及待了呢。”

    我对菲亚米娜翘出大拇指,微笑着说,感知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法力。

    “看来她想用魔法摧毁决斗场。”

    安伊露也感到了,惊讶不已,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笑容轻松,抓住精品的水晶法杖,虽然只是精品法杖里面一件最普通的。

    “上咯!”

    我突然喊了一声。

    菲亚米娜率先提起十字剑施展疾奔的技巧,踩踏起的风尘就像沙尘暴席卷向南面,妮拉带着我送她的灵之披风隐入其中,紧随之后的还有我这名本应继续站在后方的魔法师,和我同样跟来的还有莉和安伊露。

    “全都上?这群平民想干什么?”

    惊呼连连的坐席一角,蒂丝琪的红眉微皱,猜不透这次奇特的进攻。

    “瑞特因!你留在这里警戒!”

    望着席卷而来的尘暴,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不敢大意,命令瑞特因保护莉佩,芬蒂和艾妮琳丝,自己则架起破法大剑,穿戴红色战甲的身体如同狂牛奔出。

    “谁来就当场杀了!”

    瑞特因看着乔威恩冲上前,抬手掀起血红的战袍,腰间挂着好几把的精致匕首。

    “莉佩姐姐,你要用绝招吗?那种震晕所有敌人,让他们当场做噩梦的心灵系法术。”

    艾妮琳丝突然笑着问向莉佩。

    “不然呢?”

    莉佩一脸冷漠地回答,虽然有点小题大做,但想到敌人可能有能击败乔威恩的其它手段,当然必须用这招彻底碾压,同时呤唱起繁多的咒语,这得准备不少时间。

    注意到艾妮琳丝的异样,旁边的芬蒂已经猜到四姐的意图,小屁股在地上坐着,等待决斗结束。

    “艾妮琳丝,你想干嘛?”

    这时候,瑞特因也稍微留意到她的异样,有种不好的念头浮现。

    “抱歉了,其实五瓶药剂全都是能填补法力源的法力药水,再加上这把极限扩**术威力的纯水晶权杖,我要让菲亚米娜明白什么是绝望!”

    艾妮琳丝完全不顾瑞特因难看的脸色,一下子灌入五瓶法力药水,体内过度膨胀的法力扩散出来,在她周围形成一阵猛烈的魔能风暴,接着挥舞昂贵的纯水晶权杖。

    “该死!掌握三系魔法的女人都是疯子!”

    瑞特因暗骂一句,转身抱起芬蒂逃离艾妮琳丝的周围危险区域,正在呤唱的莉佩脸色冷漠,但也移几步,远离自己发疯的妹妹。

    “怎么回事!艾妮琳丝?”

    决斗场中央,握紧破法大剑即将与我们碰撞的乔威恩神情一惊,感到庞大的法力从背后涌来,稍微侧脸。

    嗖

    一条粗长的火蛇擦过乔威恩的红色战甲,甚至融化表面,以惊人的速度直击尘暴中的菲亚米娜。

    “是艾妮琳丝的火系魔法!散开!”

    早有准备的菲亚米娜大喊,右手持十字剑,左手抬起一面徽章,这是西诺尔分给她的道具:禁法之章,和乔威恩的破法大剑相似,同样能破除敌人魔法师的法术,但只能一次。

    一声闷炸,菲亚米娜左手的徽章迎面撞上凶猛的火蛇,淡淡的波纹将火蛇击碎,分裂出无数火丝溅射。

    同时,尘暴里面的我们也快速地分开行动,安伊露已经呤唱完咒术,水晶法杖指向远处的莉佩。

    但是安伊露的这招没有施展出,关键的瞬间,妮拉猛的扑倒安伊露,两个的头顶划过一道狭长的风刃,向决斗场北面的观众坐席飞去,站在那待命的几名中级魔法师共同释放出乳白色的防护罩才抵挡住这道风刃,可是抵御后每个人都累得喘气,显然耗掉不少的法力。

    “远超普通人的魔法天赋……”

    看到妮拉成功救下安伊露,我的目光如炬,凝视远处的艾妮琳丝,她也注意到我的目光,骄傲地笑了笑,高举权杖,晴朗的天空响起雷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