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险境
    艾亚利达斯晴朗的天空黯淡,从高处降临的雷柱直接淹没我的身影,接着在艾妮琳丝的操控下横扫半个决斗场。

    幸亏妮拉的反应迅速,带着安伊露躲开,菲亚米娜也凭借对艾妮琳丝的了解在雷柱降临的一刻紧贴乔威恩纠缠,这样艾妮琳丝就不得不放弃会连同他哥哥也一起遭殃的攻击。

    只不过莉就没那么好运了,雷柱横扫而过吞没她的娇小身影,那么大的威力,坐席的所有观众都认为猎手倒下,事实也正是如此。

    艾妮琳丝忽然的一招雷柱过后,决斗场已经面目全非,骇人的焦痕像横跨的巨剑。

    “西诺尔!莉!”

    菲亚米娜一边喊叫,一边纠缠住乔威恩,只不过力量药剂的效果早就失去,又回到被压制的困境。

    乔威恩挥舞着破法大剑与菲亚米娜对决剑技,神情依然冷酷,但是他却稍微留情,如果真正全力以赴,菲亚米娜早被自己击败了,但他更多的精力是在顾虑艾妮琳丝。

    就在刚才,乔威恩大概猜到自己骄傲的妹妹艾妮琳丝所带五瓶药剂全都用光了,都是法力药水,再加上祖父送给艾妮琳丝的纯水晶权杖,是一种对魔法通透非常强的高级水晶打磨精炼成,精品中的稀有法杖,她才能结合自身天赋和权杖的帮助在短短几个呼吸间释放三种法术。

    与菲亚米娜戏耍剑斗的刹那间,乔威恩冷酷的双眼注意到两个敌人倒下,猎手和那个担当指挥的魔法师,虽然艾妮琳丝这样做一下子似乎将胜利牢牢掌握在手中,但妹妹的肆意妄为还是令乔威恩有些担忧。

    现在恐怕也很难制止艾妮琳丝,只能任由她继续玩吧,而自己没办法全力击败眼前的女剑斗者,必须留着一手以防不测。

    另一边,躲过雷柱的妮拉搀扶着安伊露,两个女孩看见莉和西诺尔的倒下,脸色苍白,渐渐的灰心。

    “不能放弃!在最后一个倒下之前都不要认输!”

    这时候,正和乔威恩打斗的菲亚米娜朝这边喊叫,十字剑华丽弯劈,差点击中乔威恩的要害。

    “彼罗夫侯爵得意的招式?看来你是全力以赴了,这时候还鼓励她们别放弃,是害怕受辱舔艾妮琳丝的脚丫么?”

    乔威恩持剑抵挡菲亚米娜华丽又精准的一招,眉毛微挑,冷声说着。

    “如果输了当场舔又如何!但决斗还没有彻底分出胜负!乔威恩先生。”

    菲亚米娜咬牙回答,再次挥砍出十字剑,使劲撞在破法大剑上,擦出细微的火花。

    “真有趣,我倒想瞧瞧失去指挥的你们三人有什么手段。”

    乔威恩说完,故意放松力气,想在这个松懈的时刻引出菲亚米娜和那两个女孩的最后手段。

    “安伊露,我尽力拖住瑞特因,你要找机会一击重伤艾妮琳丝。”

    被菲亚米娜的话语惊醒,妮拉将目光投向决斗场南面,对安伊露说。

    亚玛哈格家族的四人都在那里,莉佩是心灵系法师,似乎在酝酿绝招,需要不少时间,判断出是教堂牧师的芬蒂没有战斗力,但治疗很麻烦,而瑞特因在保护芬蒂,只剩下艾妮琳丝这个最棘手最危险的魔法师,必须要一击打倒艾妮琳丝,不然再来一次,倒下的就是她们三个了。

    “妮拉,一定要拖住瑞特因,我想释放一次六级咒术。”

    安伊露的双眼凝视远处的艾妮琳丝,拿出自己炼制的一瓶药剂说。

    “六级咒术!你才晋升中级魔法师没多久啊!怎么可能做到!”

    妮拉吃惊地反驳说,现在可不是异想天开的时候,结果看到安伊露的药剂,脸色一凝。

    “法师激素,这是从魔药师工会的导师手中偷来的,可能得躺上半个月,现在必须用,妮拉,帮我一把!”

    安伊露抓紧灰紫相融的药水瓶,看向妮拉,坚定地露出微笑说。

    “这瓶该不是狂暴药剂吧,那……刺激人潜能然后发狂的。”

    妮拉的额头冒汗,拿起了安伊露给自己的红色药瓶,结果看到安伊露装作天真无邪的样子兴奋点了点头。

    “准确来说是调和过的,至少不会发狂到有失淑女形象的程度。”

    安伊露继续一脸微笑地回答,被妮拉咬牙抓狂瞪了一眼,女盗贼最后唯有叹气,拔开木塞,一口喝光,皮肤浮现诡异的红纹,却比较冷静,然后朝瑞特因的方向冲刺。

    “六级的禁魂咒,别怪我心狠了,亚玛哈格家族的天才们!”

    看到妮拉率先冲出去,安伊露也站起身拔开木塞口中灌入法师激素,神情有些痛苦,但却忍耐住,接着用最快的速度呤唱记忆中的咒语。

    这是比拼时间的决胜机会,必须赶在艾妮琳丝的魔法肆虐之前施法!

    此时,决斗场南面,保护着芬蒂的瑞特因望见敌方的紫发女魔法师在呤唱,女盗贼也朝这边冲刺,她们的变化瑞特因都看在眼里,显然两瓶药剂已经用了。

    “你不赶紧打倒他们?”

    瑞特因双手抽出两把精致匕首,转头对艾妮琳丝问,以她的魔法天赋只需一声呤唱,一切就结束了。

    “闭嘴,瑞特因,你的姐姐有可能输给这些贱民么?我只是想目睹菲亚米娜又希望又绝望的变化,将她信赖的同伴一个个击倒。”

    艾妮琳丝悠哉悠哉地说,纯水晶权杖在手中回旋,仿佛女王宣告无上的威望,在安伊露的呤唱接近尾声时,艾妮琳丝才懒洋洋的呤唱。

    瑞特因看到傲慢的姐姐如此,也懒得说哪怕半句,将芬蒂护在背后,自己跑上前阻挡敌方的女盗贼。

    在血色杀手的眼中,妮拉的动作充满破绽,断手,或者断脚,瑞特因在脑海里想象出敌人的好几种死法。

    “切颈部!”

    在妮拉临近的刹那间,瑞特因的两把精致匕首迅速刺出,血红的战袍飞舞,令外界的观众难以看到两个人激烈的交锋。

    只是,一声刺耳的铁器摩擦后,瑞特因的头皮发麻,动作僵直,难以置信自己的腹部插中蝙蝠之刃,两把精致匕首仅仅擦伤女盗贼的颈部。

    妮拉将蝙蝠之刃迅速抽出,立刻跳到后方,颈部血流不止,但好在伤口不大,暂时不会失血过多。

    “怎么杀不死……法术道具?”

    而瑞特因捂住腹部的伤口,坚持毅力忍耐疼痛,暗想着,目光看到了妮拉颈部的几块半透明碎片,果然,那是她携带的道具。

    瑞特因将两把精致匕首交错在身前,这样的伤势对血色杀手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反倒女盗贼的技巧他完全理解了。

    无非就是盗贼里面常用的要害移位和进攻欺骗,像是狡猾的夜猫。

    “快点呀,安伊露,我能用的技巧都用光了,西诺尔给的防护术道具也破掉了,稍不留神就会被瑞特因找到完美的破绽。”

    妮拉紧紧盯着瑞特因,根本不敢空出时间在意颈部的出血,弱化过的狂暴药剂只能带来一点点速度优势,她能保证纠缠瑞特因,但任何偏差,都可以让瑞特因将她一击毙命,这就是血色杀手最擅长的事。

    “你们将会怎么做呢?仅靠一个被压制的剑斗者,一个呤唱速度远远不及我姐姐的魔法师,一个技巧快要用光的盗贼……”

    瑞特因忽然冷笑着说,令妮拉的身体一颤。

    她们好像忘记了很致命的一点,那就是安伊露的呤唱和艾妮琳丝的呤唱谁更快。

    如果艾妮琳丝先施法……

    “艾妮琳丝先施法,我们就完全的输掉了呢。”

    突然间,决斗场中央,稍微靠近南面的某处,我偷偷抬起头,暗红瞳的一只眼睛注视莉佩和艾妮琳丝,在心底暗想计谋。

    热闹的露天广场之中,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都在为各方喝彩,对决剑技的菲亚米娜和乔威恩,激烈交锋的妮拉和瑞特因,快速呤唱的安伊露和艾妮琳丝,芬蒂,以及在酝酿绝招的莉佩,没有人在意倒下的人。

    担当指挥的魔法师在做什么?那当然是在装死啦,能够骗过观众自然也能骗过同伴和敌人。

    没错,现在没人知道我在装死,毕竟犀角兽血脉融合的身体虽然对雷系法术没有免疫,但**至少还能扛住,不然我再也不会接触布诺图塔这个骗子商人。

    趁着这个绝佳的时机,我体内的法力源抽取足够法力,构造好法术,因为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呤唱咒语的过程非常轻松顺利,一切妥当,我的目标有两个。

    威胁极高的心灵系法师莉佩,她的绝招可以决定胜负,必须阻止,而发狂度极高的艾妮琳丝,呤唱安伊露不可能率先取胜,所以不能再任由她用魔法天赋和那把权杖再肆虐一次。

    “虽然有点残忍,但也请艾妮琳丝小姐宽恕今天的噩梦。”

    趴在地上装死的魔法师用法杖准备对莉佩施法,而左手从口袋夹出一枚发热的红水晶,望向艾妮琳丝。

    朱里沃男爵府邸之夜,丽娜炸毁屋顶所用的提农水晶,我特地在集市购买到一枚,现在用来炸艾妮琳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