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章 唯一的要求
    不一会儿,露天广场的热闹逐渐降温,坐席的贵族和势力名流都瞩目八匹马拉动的刺轮马车驶入决斗场。

    与刺轮马车一同前来的自然是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强者,麻伦斯,无论精锐的侍卫还是乔威恩,莉佩,芬蒂,此刻都恭敬行礼,在他们眼里麻伦斯的身份在家族里排在上位,比大部分家族血统更加尊贵。

    同样的,知道马车里的大人物和看到马车旁深不可测的强者,金发的魔法师等人遵行恭敬的礼仪。

    虽然此刻的我心里并不习惯向高高在上的贵族这般恭敬,但也模仿菲亚米娜和妮拉的姿势来行礼一下。

    晴朗的天空渐渐飘过一片云层,春天的温暖全无,伴随着亚玛哈格的家族掌权者的到来,气氛变得凝固,更多的是源自强大力量的压迫感。

    所有人都等待接下来的话语,是愤怒否决有辱名誉的决斗结果,还是认清现实,放下骄傲的姿态。

    “恭喜你们,勇敢的挑战者。”

    终于,紧张沉重的气氛随着心腹强者麻伦斯轻松的开口而消失,令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不会反悔。

    接着,麻伦斯将耳朵靠近马车,倾听卡摩公爵的命令后做出手势,让我们和乔威恩他们收敛行礼的姿势。

    “根据亚玛哈格家族现任掌权者,卡摩公爵的吩咐,你们赢了,决斗的胜利者,艾妮琳丝的要求作废,现在你们可以说出一个请求,金钱,地位,礼品,随你们选择,请务必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亚玛哈格家族的心腹麻伦斯在我们面前笑着说,神情和蔼,所有人都为战争血统对失败的勇敢承认和对胜利者的丰富奖赏而高兴。

    看到亚玛哈格家族承认决斗的结果,菲亚米娜和妮拉欣喜万分,莉也在脸蛋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乔威恩和莉佩,芬蒂微笑着鼓掌,坐席上的所有人等待挑战胜利的答复是什么,或许又一个显赫贵族要诞生了。

    “你在开玩笑吧……”

    厚重的云层飘过艾亚利达斯的上空,菲亚米娜她们高兴的时候,我却在心里对心腹麻伦斯这样想,如果不是实力的差距,恐怕我早就忍不住动怒了。

    毫无疑问,亚玛哈格家族并没有彻底认输,站在我面前的强者麻伦斯的和蔼笑容在我看来无比虚假,所谓的三个选择牢牢锁死其它的意愿。

    突然,我放弃了和菲亚米娜她们商量,暗自给自己一个勇气,走到了麻伦斯的面前,鼻子差点撞在一起,也使得麻伦斯眉毛一挑,猜测我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他倒是不害怕,这里是亚玛哈格家族的中心领地,要杀死几条虫子太容易。

    结果,麻伦斯发现我并不是想和亚玛哈格家族的一个心腹说话,而是转身认真地注视卡摩公爵的马车。

    菲亚米娜她们和乔威恩等人都惊讶和疑惑,难道魔法师有更加贪婪的请求?

    “卡摩公爵!很遗憾你给出的选择并不能满足我们的意愿!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整个亚玛哈格家族对这场决斗的胜利者的尊重!”

    我的眼睛直视八匹焰马拉动的刺轮马车,仿佛看到里面坐着的卡摩公爵,张嘴大声地喊。

    在我喊出要求之后,厚重的云层依然覆盖天空,气氛寂静得可怕,在坐席上的贵族和势力名流惊讶不已,一下子热闹起来。

    “尊重?什么鬼请求?”

    “这个魔法师到底想要什么?”

    “或许是他脑子摔坏了吧?”

    议论声杂乱的四周坐席,有的人嘲讽,有的人猜疑,有的人看戏,恐怕这是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向亚玛哈格家族提出如此奇葩的请求。

    “笨蛋吗!万一惹怒公爵你自己去斩首好啦!”

    菲亚米娜赶紧架住生气的妮拉,女盗贼恨不得一脚踢烂我的屁股。

    “请求……要求?”

    乔威恩皱眉低语着,身边的莉佩若有所思。

    心腹麻伦斯的神情诧异,想嘲笑我蛮横的要求,但又因为那一句尊重陷入沉思,渐渐明白了我的意愿,不由得看向卡摩公爵的马车,希望听到公爵的答案。

    恐怕在场的人里面只有极少数的强者明白这个要求的真正意思,他也知道眼前的金发魔法师看穿卡摩公爵吩咐的陷阱,亚玛哈格家族确实难以接受一个意外胜利者的要求。

    “麻伦斯。”

    就在这个时候,刺轮马车里传出沉稳的声音,心腹麻伦斯只好拉开了华丽的车门,所有人终于目睹大人物的真面目。

    闪金的靴子踏足决斗场的地面,暗红色的王国高级军服合身,健壮的块头充满力量,胸口戴着许多徽章,这位亚玛哈格家族现任掌权者头发苍白,面貌年迈,眼珠子却明亮锐利,站在刺轮马车旁,犹如一座大山。

    “卡摩祖父……”

    乔威恩和莉佩等人再一次行礼,却被现身的卡摩公爵摆摆手,一个个震惊于祖父居然从马车里出来。

    菲亚米娜她们呆呆地看着我,而我直视卡摩公爵,等待结果。

    “年轻的胜利者,你叫什么名字?”

    卡摩公爵踏步走到我的面前,并没有使出力量强大的压迫感,只是很感兴趣地问。

    “西诺尔,这是我的名字,尊敬的卡摩公爵。”

    我神情平静,张嘴回答,还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不知道卡摩公爵是否真的愿意放下他高高在上的姿态。

    心腹麻伦斯和我一样焦虑等待,究竟要不要尊重,对强者而言不算是难题,只要卡摩公爵愿意直视对方。

    “我,卡摩,王国公爵,亚玛哈格家族现任的掌权者,愿意答应西诺尔的要求,我们战争血统整个家族尊重你们五个胜利者。”

    在露天广场所有人的瞩目之中,卡摩公爵忽然宣告,然后微微低下头,作为王国大人物,这已经是非常敬意的礼仪姿势。

    天空洒落一道光芒照耀艾亚利达斯,厚重的云层飘走,春天的景色艳丽美好,菲亚米娜和妮拉高兴得向我扑来,我也终于畅快的露出笑容。

    “整个家族的尊重么?”

    乔威恩若有所悟的低头自语。

    “卡摩祖父!”

    这时候,早有准备的莉佩跑到了卡摩公爵身边,踮起脚尖,凑到祖父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

    皎月当空的夜晚,艾亚利达斯的南城区腹地,辉煌的城堡屹立在层层墙壁围绕的山丘上,战斧的旗帜到处都在飘扬。

    “欢迎来到亚玛哈格家族主堡。”

    乔威恩身穿漆黑的干净礼服,对走过艳红地毯的我们介绍说。

    宽敞的城堡走廊,一根根石柱上挂着油灯,艳红的地毯延伸到尽头,周围的佣人数量非常夸张,精锐披甲的侍卫更是成群警戒。

    卡摩公爵走在最前头,身边跟随心腹麻伦斯,莉佩和芬蒂换上漂亮的露背裙摆,菲亚米娜她们也穿上亚玛哈格家族赠予的礼服裙子,而我依然身披法袍,仅仅是将面貌打理干净,顺便将十多天没洗的金发洗干净,再让亚玛哈格家族的佣人梳理整齐。

    “莉佩小姐究竟和卡摩公爵说了什么?”

    朝着目的地进发的这段闲时中,我不禁好奇地对乔威恩问。

    “其实我也不清楚,但是既然祖父代表我们整个亚玛哈格家族尊重你和你的同伴们,你们大可放心。”

    纵使乔威恩平时性情冷酷,此时也耐心为我解惑,毕竟他能猜到祖父和莉佩的想法,现在的我们,已经是这个家族的客人。

    “很抱歉伤到你的弟妹,乔威恩。”

    一边走着,我一边和乔威恩闲聊各种话题,忽然想到这里缺少瑞特因和艾妮琳丝,我不禁歉意地说。

    “并不存在什么误解和问题,艾妮琳丝脑海的禁魂咒要睡上三天三夜,作为骄傲惹事的惩罚,卡摩祖父命令任何人不得帮她治疗缓解咒术,至于瑞特因,作为轻视对手的惩罚,我也写信派遣骑兵带他回王国南部学院好好待着学习,你们的同伴安伊露,因为使用法师激素而昏迷,卡摩祖父命令高级的魔药师和教堂牧师为她治疗,相信明天就会醒了。”

    乔威恩继续回答说,令人惊讶于亚玛哈格家族的快速手段。

    “如果莉佩释放出绝招,我们还能取胜吗?”

    忽然,我偷偷看向走在前面的莉佩,随后凑到乔威恩耳边低语。

    “确实,我当时也将胜负赌在莉佩的法术上,她是中级的魔法师,距离巅峰还差一点,全力以赴能释放六级的噩梦之域,那是心灵系牵引敌人的深处记忆,造出梦境的大范围法术,但却是噩之梦境,这也是莉佩强大的地方,她的天赋让许多心灵系的法师称赞惊艳。”

    乔威恩顿了顿,随后叹息着说,哪怕一点点预防,决斗的结局可能就不一样了,现在嘛,失败也甘心。

    “欢迎诸位!参加亚玛哈格家族的盛大晚宴!”

    忽然间,走廊尽头的华丽大门从中间敞开,提着裙摆的芬蒂转过身,背对着辉煌的宴会堂,笑嘻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