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章 秘密
    春意盎然的原野,整齐的马蹄声一路远去,朝向北面的壮丽山脉,离艾亚利达斯主城已经有三天的路途,众人才抵达黑泥山领地。

    遥远的山脚,八座高塔围绕宏伟的城堡,奔行的马匹都气喘吁吁。

    附近劳作的农民跪拜,城堡出行的黑甲骑兵前来迎接,因为率领我们的是这片领地的统治贵族,亚玛哈格家族的凯蒙子爵。

    “好广阔的领地……”

    队伍中,骑在马上的我放眼望去,不由得轻声惊叹。

    忽然,一滴雨水落到我的脑袋,抬起头才发现朦胧的云雾从遥远的壮丽山脉飘来,难得是春天的雨季。

    凯蒙子爵呼喊着鞭笞马匹,队伍的其它人也赶紧鞭笞马匹加快速度,马匹的嘶吼在细雨的原野响起,地上的湿泥四溅,我们离城堡越来越近。

    “没想到一个子爵能有这么广阔的领地。”

    落在队伍后面的我冒着舒适的细雨,并不怎么急着鞭笞马匹,而是欣赏壮丽的原野和山脉景色低语。

    “一般来说,这样的领地,在王国属于伯爵才能拥有,即便是亚玛哈格家族的血统和威望,也仅仅比其它的同等贵族大一点,但凯蒙子爵是一个特殊的贵族。”

    同样落在队伍后面的菲亚米娜也没有鞭笞马匹,对我的疑惑解释。

    “为什么呢?”

    我皱眉地问,不禁对凯蒙这个人的秘密更加好奇。

    “祖叔,凯蒙是我们的祖叔,虽然年龄和我们的父辈相似,但他是卡摩祖父的亲生兄弟,卡摩祖父的母亲的小儿子,在家族地位和血统都极高,并且是上一代王国少数的顶级强者,在讨伐兽族大军的恶战中功绩丰厚,国王亲自授予子爵之位,卡摩祖父也选择将这一带领地全部交给他。”

    这时候,稍微比我们走在前头的乔威恩回过头,神情冷酷地说。

    “卡摩公爵的母亲?”

    听到乔威恩的回答,不仅仅是我,连菲亚米娜她们都惊讶不已,虽然有听闻凯蒙子爵来历神秘,但没想到是卡摩公爵母亲的小儿子,可是那样的老人还活着吗?

    “我记得,关于凯蒙子爵讨伐兽族大军的战绩有许多惊悚的传闻……”

    安伊露骑着马在我身旁小声说,神色支支吾吾,因为凯蒙子爵在队伍最前方鞭笞,怕子爵听到这些话。

    “等到了城堡后,今晚我再向你们解释。”

    乔威恩将我们的疑惑看在眼里,说完悄悄做一个嘘声的手势。

    不一会儿,成群的黑甲骑兵奔来护卫,凯蒙子爵率领我们赶在大雨前跨过护城河的木桥,穿过坚固的石墙,终于进入这座宏伟的城堡里面。

    哗啦啦

    从壮丽山脉飘来的乌云开始了倾盆大雨,马棚的走道,我们跟随着凯蒙子爵前往他的城堡大厅,勤劳的佣人来回折腾,马夫慌忙喂食马草,四周的黑甲侍卫一刻也不放松警戒,整座城堡的秩序严谨迅速。

    今天来到城堡的客人较多,除了菲亚米娜,妮拉,莉,安伊露和我之外,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三男乔威恩,五女芬蒂,以及……

    “这就是我们的祖叔凯蒙的独有城堡!八座魔法师引导的法术塔!和超过两百人的黑甲军团!还有无数为子爵终生效命的奴隶!”

    艾妮琳丝优雅地脱下遮蔽雨滴的头纱,细心梳理自己的白金长发,然后一脸高傲向我们喊着。

    在卡摩公爵做决定之后,安伊露被几名高级魔药师治愈好法师激素的后遗症,晚宴的第二天就醒来了,凯蒙子爵在艾亚利达斯的主堡待了三天三夜才率队出发,因为三天三夜我们都在等待中了安伊露释放的六级禁魂咒的艾妮琳丝什么时候睡醒,睡醒之后,她当然也一起来了。

    “晚餐已经做好了,走吧。”

    大家怔住一阵子,最终神情冷酷的亚玛哈格家族三男乔威恩无情地抓着吵闹的艾妮琳丝踏足城堡的门。

    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漠然拉着芬蒂的小手跟在后面,凯蒙子爵早已率先进入城堡安排欢迎客人的晚餐仪式,菲亚米娜她们也跟着莉佩走进灯火通明的城堡内。

    只剩下我,转身望向城堡外倾盆的大雨,山脉的上空隐约有闪电交加的白影,春天的第一声雷鸣传遍这片黑泥山领地。

    虽然只是平常的天气,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预示不一样的事。

    “西诺尔!还没睡醒吗?”

    这时候,城堡的走廊传来妮拉的喊声,我才回过神来,抬脚走向里面。

    接下来就是晚宴的时间,这一座城堡的主人凯蒙子爵招待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一代和我们一同进餐。

    虽然是红鱼河上游的偏僻土地,但背靠壮丽的山脉,茂盛的森林资源提供大量猎物,春季捕捞的红鳞鱼也特别多,丰富的矿物和周围村庄获得的高额税收,使得凯蒙子爵的财富比其它地方的伯爵还多。

    无论装饰奢华的城堡,还是不输艾亚利达斯主堡晚宴的美味佳肴,都令我们惊叹连连。

    按照卡摩公爵与凯蒙子爵之间的事先约定,亚玛哈格家族的年轻人是时候需要进行的严酷磨练,以准备接替逐渐年迈的家族长辈成为延续战争血统强大的新力量。

    他们将住在黑泥山领地的城堡,由凯蒙子爵制定极端的训练日程。

    包括跟随黑甲军团进行各类的决斗练习,掌握老骑士汉库克为首的城堡强者传授的技巧,慢慢提升中级的实力达到巅峰,然后在凯蒙子爵的亲自率领下探索山脉的神秘遗迹。

    另外,作为莉佩等人的私人护卫兼任训练对手,凯蒙子爵答应从城堡仓库拿出新式的武器和套甲,并且有足够资源帮助我们变强,当然,这样慷慨的行为仅仅是刺激亚玛哈格的年轻一代们努力成长。

    不过,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也属于有益的安排,特别是对别有用心的妮拉和我来说。

    轰隆隆

    山脉的雷鸣持续了很久,莉佩和芬蒂洗完澡就懒懒地回到她们房间,凯蒙子爵似乎要去和负责矿山工地的属下们商谈大笔交易,享受了晚餐就不见踪影了,只剩下老骑士汉库克管理这座城堡。

    菲亚米娜她们四个都去城堡的女性洗浴池了。

    城堡某处的房间石窗边,洗完澡的我瘫坐着,手里抓着木制的酒杯,盛满冒泡的槟酒,左脚挂在底下摇来摇去,依然有点湿的金发散乱,暗红的双瞳注视雨天夜幕下的原野山脉。

    “真想去看看啊……”

    我低声细语,惆怅地干喝槟酒,心里想着城堡的女性洗浴池。

    忽然,一阵脚步声在门外的走廊响起,很快的,房间半掩的木门被人推开,闯入者利索地关紧木门,蜡烛的灯光照亮我的半边侧脸。

    “你不照顾艾妮琳丝?”

    我转过头问,并不惊讶闯入者,因为是亚玛哈格家族的乔威恩,记得晚餐桌上,这个家伙居然拿起汤勺,喂食他高傲的妹妹艾妮琳丝,虽然对引起决斗的艾妮琳丝没有好感,但是那样的场景深深震撼到我们。

    “她已经入睡了,接下来让我告诉你关于凯蒙祖叔的事情。”

    乔威恩将蜡烛轻轻放在桌台上,随意拉张椅子就坐着,神情冷酷地说。

    “呃……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用那么在意,不过你想说我也乐意听。”

    我顿时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然后转身坐好,耐心等待乔威恩的讲话。

    “在决斗中我就注意到,你是她们的幕后指挥,阴谋和实力都非常强,加上卡摩祖父的认可,我在心里尊重你,同时我并不希望看到别人对亚玛哈格家族秘密的误解和猜疑,所以就告诉你,免得作为家族尊重的人,你会猜疑凯蒙祖叔这个人。”

    乔威恩坐着椅子,对我说,然后开始解释凯蒙子爵的秘密。

    亚玛哈格家族的历史悠远,长达六百多年,在新王国的初期,家族就获得王室的承认与信任,战争血统的祖先驰骋战场,曾和众多种族厮杀,而凯蒙子爵的来历只有家族直系的血亲才有所了解。

    卡摩公爵的母亲是家族祖先的妻子,并且王国少数的强者,在卡摩公爵继承掌权者之位的那时候,他的母亲就隐退踪迹,除了卡摩公爵本人,恐怕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卡摩公爵孕育子女,也就是乔威恩的父辈们,原本一切安稳,但是某天,卡摩公爵的母亲忽然回到艾亚利达斯,托付了自己儿子卡摩新的兄弟,凯蒙,那是骇人的夜晚,主堡的许多佣人听闻到隐约的龙呤,乔威恩曾经听到了父亲提起的秘密……亚龙族。

    亚龙族,其实就是不被正统龙类承认的种族,但拥有龙类的强大血脉,谁也没想到,卡摩公爵的母亲从哪里找到亚龙族的,只记得当晚卡摩公爵在地下室安抚自己的亲生兄弟,当时的父亲弟兄们目睹了一切,半人半龙的怪异婴儿,回想起依旧吓人。

    在后来的十多年,乔威恩的父辈成熟,凯蒙子爵和他们一同成长,并依靠暗藏的亚龙族血脉在战场厮杀,兽族大军的战役使他获得爵位,但是父辈与这个祖叔关系并不融洽,也许那晚的记忆难以忘记,凯蒙也就来到这里建造城堡,直到现在。

    “亚龙族血脉?”

    我神情惊讶地看着乔威恩,心底暗流涌动,这个秘密非常骇人,至少我得将复仇计划重新制定一次,因为我和妮拉要暗杀的目标不完全是人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