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章 力量与狩猎
    第二天

    城堡的训练草坪,几名黑甲军团的士兵巡逻,阳光明媚的天气暖和,菲亚米娜和莉站在老骑士汉库克的面前,乔威恩同样在这里,不过早就脱去战甲,只穿着普通的布甲。

    “战士,剑斗者,斧战士,猎手,甚至其它稀罕的职业,都可以用合击与借力,人越多越好。”

    汉库克在他的学生面前来回地走动,头头是道地说。

    “但那只是配合技巧的入门用法,仅靠蛮力做出的攻击威力较小,你们想知道我们这类职业和那种魔法师之间的区别吗?”

    汉库克说着,竖起手指,指向了训练草坪角落睡大觉的金发魔法师,继续对自己的学生训话。

    “力量,可以看见的力量,晋升到中级,逐渐熟悉这个领域,你们就能感受体内涌动的某股力量,慢慢看见它的存在,就像这样……”

    说完,汉库克随手抓起武器架的一把铁剑,横在身前,淡淡的红芒从手掌心流动到铁剑上,如同水一样,覆盖整把铁剑,接着,汉库克用手中的铁剑轻轻划过草坪。

    几乎没用多少力气,汉库克手中的铁剑就深入泥土,划出一道长痕,而铁剑流动着一层淡淡的红芒。

    菲亚米娜和莉脸色惊讶,她们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股力量,乔威恩却神情冷酷镇定。

    “相信你们能够看到,红色,每个强者涌现的力量颜色各异,或许血统或许性情,有点浅淡,有的深浓,但是这一股自身力量的发挥可以帮助你获得更强大的战力,也是配合技巧的真正用法,接下来由我来看看你们对这股力量的激发程度,乔威恩。”

    汉库克解释完,手中铁剑的淡淡红芒消失,看向乔威恩。

    乔威恩没有说话,随手拿起武器架子的一把短刃,闭上眼睛,没多久淡淡的紫芒如同水流覆盖短刃,使得菲亚米娜和莉心里慌,怎么办?作为训练对手,该不会一开始就输了吧。

    “非常好,我记得乔威恩少爷一年之前就浮现力量了,这般的天赋已经超过我当年的表现,那么你们呢?”

    汉库克满意地点点头,夸奖一下作为亚玛哈格家族年轻顶梁柱之一的乔威恩,接着看向菲亚米娜和莉,语气中带着些戏谑。

    阳光灿烂的天空晴朗无比,城堡训练草坪的外面传来黑甲军团响亮的步伐和号令声,菲亚米娜和莉相互看了一眼,身体微微发抖,她们完全没有试过掌握所谓的力量,怎么做?

    “集中精神,将武器当成身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像决斗的时候。”

    乔威恩转身看着两个迷茫女孩神情冷酷地说,他的语气中并没有如汉库克那样的戏谑,因为他深知两个女孩的潜力,在决斗时亲眼目睹。

    “像决斗时一样?”

    菲亚米娜和莉抬起头望着天空,呆呆地自语,忽然下定决心,从武器架子各自拿了一把武器,开始尝试。

    汉库克偷偷看了一眼乔威恩,他感到疑惑不解,就算卡摩公爵说尊重胜利者,也不至于这样吧,究竟谁是谁的私人护卫了?

    从山脉吹来的暖风拂过田野,在几处村庄之间,城堡的训练草坪上,乔威恩对即将出现的奇迹信心十足,没多久,菲亚米娜手中的长剑覆盖了一层白芒,而莉的短弓上也涌现水流般的黄芒,两个女孩的力量完美呈现。

    “这……不可能!难道我老眼昏花了?”

    汉库克吓得瞪大眼睛,抬手使劲揉揉,再看一眼,脸色极其难看。

    “汉库克前辈,你没看错,这就是亚玛哈格家族尊重的强者。”

    乔威恩神情依旧冷酷,伸手拍拍老骑士汉库克的肩膀,说着。

    “哟!你们训练结束了吗?”

    训练草坪的另一边,棕色短发的女盗贼拉着芬蒂的小手,向这边走来,轻轻松松的样子,看来是完成训练了。

    “好了,今天激发力量的训练结束了,还有一会儿就是午餐时间。”

    汉库克假装镇定地说,灰溜溜的跑回城堡里,留下乔威恩和高兴欢呼的两个女孩。

    “妮拉居然这么快完成训练!”

    菲亚米娜看到走来的妮拉,惊讶不已。

    “只是夜晚隐蔽技巧和盗贼常用的几种招式而已,只要经历的战斗多,累积的经验完成这点小事太简单了,芬蒂也是经常救治伤者,恐怕我们是最早完成训练的了。”

    妮拉一脸骄傲地说,身边的芬蒂也是兴奋点头,跑到乔威恩身前炫耀自己怎样惊呆指导者。

    “安伊露她们呢?”

    菲亚米娜忽然想起安伊露是陪亚玛哈格家族的次女莉佩训练的。

    可是在城堡的训练草坪却不见她们两个的踪影。

    “那座法师塔!据说心灵系法术也属于咒术领域,莉佩觉得安伊露拥有足够潜力学习更多的咒术,于是拉着她到那里请求年长的魔法师传授。”

    妮拉伸手指向城堡西边的一座高耸的法师塔,回答说,接着鄙视地盯着训练草坪角落瞌睡的某个金发魔法师,手速利索,摸出匕首,准备远距离将这家伙干掉。

    结果菲亚米娜慌张阻拦妮拉,很担心西诺尔冥想时被一击干掉。

    “难道魔法师的冥想姿势像是在打瞌睡也会被误会?”

    此时,训练草坪的角落,我睁眼看着远处吵闹的众人,暗自心想。

    今天是晴朗与暖和,这样的环境非常适合睡懒觉,特别是昨晚乔威恩和我私底下交谈好久之后,我们都是大半夜才结束长谈各回各床,所以在早晨被妮拉叫醒的时候就很困。

    没想到乔威恩的精神耐力十足,应该说不愧是亚玛哈格家族顶梁柱之一,而某个叫艾妮琳丝的家伙……

    “第三句咒语又念错了!”

    在我不远处的马棚里,城堡驻扎魔法师的怒喊再次响起,随后是艾妮琳丝几乎发狂的吵闹,结果被好几个黑甲军团的士兵架住,变成了哭闹。

    喂食马草的马夫一直站在马棚外面发呆,手里提着一捆马草,等待什么时候艾妮琳丝小姐练习结束,他才能跑进马棚喂养快要饿晕的马匹。

    由于卡摩公爵的命令,艾妮琳丝心爱的权杖被留在艾亚利达斯主堡,导致今天的法术对决技巧训练变成指导艾妮琳丝呤唱,尽管魔法天赋的她很厉害,但以往呤唱咒语全靠权杖帮助,屡次的唱错咒语令她只能待在马棚里,免得外面的人知道亚玛哈格家族的某位小姐到现在都不会呤唱。

    ……

    两个月后

    一队骑马的男女离开城堡通桥,朝着壮丽的山脉奔去,率领队伍的是老骑士汉库克,后面紧跟着乔威恩,莉佩,芬蒂和艾妮琳丝,以及他们的五名私人护卫。

    城堡的训练迎来暂时的休息期,根据凯蒙子爵的安排,汉库克要带领我们进入黑泥山领地的山脉狩猎。

    除了狩猎,队伍里的其它人也有各自的心愿,安伊露想采集几样草药炼制新的药剂,莉佩想观赏传闻中的宝石河滩,每个人都有打算。

    “前方就是山脉的峡谷入口,我们从那里攀爬深入红鱼河的源头!”

    老骑士汉库克鞭笞座下的马匹,加快了速度,回头朝我们喊。

    云雾缭绕的壮丽山脉横跨我们的前方,沿着越来越狭窄的红鱼河,我们骑马抵达山脚的峡谷。

    刚下马,靴子就踩到松软潮湿的深绿色泥土,周围是淡黄色的树林,从山脚的峡谷外望去,来自深处的红鱼河只剩下浅浅的河域,因为是狩猎,菲亚米娜和乔威恩只穿戴城堡配套的布甲和精炼铁剑,莉佩,芬蒂,莉和安伊露都怕冷,穿上较厚的雨衣,连妮拉都不敢像以往露出肚子,拉下了衣服,紧抓着灵之披风。

    可能是春天的雨季还未结束,在山脉峡谷入口的空气依然寒冷,时而有细雨扑到脸上。

    “汉库克,这片山脉最强大的魔兽躲在哪里?”

    艾妮琳丝忽然踩上峡谷前河流的最后一座石桥,叉着腰,傲慢地问,她还穿着城堡里的露肩花裙,看起来像郊游的少女。

    但是手上拿着一根法杖,施展了火系法术,炽热的焰流形成漩涡,在她的头顶悬浮,高温蒸发了细雨,令艾妮琳丝始终享受着暖和。

    “艾妮琳丝,熄灭那个法术,火光会引来森林里大量的魔兽。”

    乔威恩忽然严肃地说,吓了艾妮琳丝一跳,只好失望解除火系法术,寒冷的细雨立刻扑打到她身上,弄湿卷起的白金长发和花裙,冷得发抖。

    “走吧,我们先抵达峡谷的营地,在天黑之前。”

    老骑士汉库克摇摇头,踩着松软的河边泥土,率领我们走向山脉峡谷的营地,我拽紧法师长袍,抬脚越过一具魔兽尸骨,跟随众人前行。

    “这里有一股很讨厌的气息!”

    突然间,我的脑海响起一阵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恍惚片刻才猛的想到藏在法袍里的晶核。

    我悄悄放慢脚步,与前行的众人拉开距离,连冷得打喷嚏的艾妮琳丝都走在前面,趁着不会有谁注意到。

    “你怎么突然就醒了?难道这里的贵族也会触犯誓言?”

    我抓紧法师长袍,偷偷摸着藏在身上的黯灭巨人晶核,皱眉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