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章 营地
    已经有多久?大概一年多没有再听到黯灭巨人的低沉声音了,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就醒了,我差点忘记带在身上的晶核是黯灭巨人的。

    “整一片山脉!都弥漫一股讨厌的气息!我想到了!恶魔!只要恶魔一旦苏醒!就会散发恶臭!该死!”

    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黯灭巨人的声音,可以想象这家伙有多么抓狂。

    而黯灭巨人的话也惊醒了我,在记忆中找寻到线索,对了,奥汗加修先生曾说地下血洗者工会的丽娜和曼德身上烙印着恶魔印记,他们信仰追随的复仇之神其实是一只恶魔,但自从奥汗加修独自去追查后,这些事就没有被我想起过,不知道奥汗加修追查得怎么样了。

    “你确定不是其它地方的气息?”

    我躲开前面的众人,偷偷地问。

    “绝对不可能!一定是这片山脉!讨厌的气息越来越浓厚!是恶魔苏醒的征兆!令我非常不爽!赶紧走吧!”

    晶核里的黯灭巨人灵魂在我的脑海中传达说。

    “那么先忍耐忍耐,现在我没空,你说的这只恶魔我挺在意的,不过等有机会就探寻这片山脉,你先睡着,再吵我就把你送给贵族,大不了一起死掉。”

    我小声对晶核里的黯灭巨人灵魂吓唬说,一边快步跟上众人,一边猜测这片山脉隐藏的秘密,或许我能找到奥汗加修先生……

    峡谷内

    茂密的树林,松软的黑泥,艰难攀爬的斜坡,黄昏的景色沾染东侧的光滑崖壁。

    老骑士汉库克带领我们沿着他印象中唯一的上坡路左右绕道,终于在天色完全漆黑之前登上峡谷营地。

    虽然被汉库克认为是露宿营地,但生锈的铁锅遗弃在地,破烂的铁架四处散落,甚至连帐篷都因为大风而吹走了,而且周围杂草丛生,怎么看,这里都像是惨遭魔兽肆虐之后留下的场景。

    “那群混蛋佣兵!我早就应该知道他们不会留下个完整营地!”

    汉库克一脚踢飞铁锅,脸色愤怒地吼着。

    “看来露营之前要打理一番呢……”

    我苦笑着摇摇头,走上前捡起了地上散落的帐篷架子和破布。

    毕竟是从北方偏僻的高斯小镇跨越群山与原野之隔的跋涉者,对于我们来说除了雪漠和沼泽之外,恐怕不存在没有尝试过的野外露营。

    菲亚米娜跑进树林挥砍起木材,妮拉和莉也深入到草丛里找来藤蔓,安伊露从袋子里拿出一路上顺手摘的果子,看着不慌乱反而有序的一幕,老骑士汉库克老脸一红,眼睁睁看着亚玛哈格家族的莉佩和乔威恩加入到整理新营地的帮忙中,连芬蒂也在安伊露的带领下去河边摸鱼。

    “虽然年老生疏了,但这些我当然不会忘记。”

    老骑士汉库克不禁感慨,低下头看着自己多年只是持剑的双手,颤抖中握紧双拳,转身走向河边,弯腰将一块块石头挑选出来,走回来摆放出可以烧火的小圈,再从怀里掏出一包保留完整的火石,猛力击打出火花,点燃了乔威恩搬来的木柴,动作有些僵硬却完整无缺,令人想到当初年轻的汉库克也是一名资深的冒险者。

    很快,一个崭新的营地出现,在火堆周围坐着啃食烤鱼的众人,峡谷的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抬头就能仰望到夜空的浩瀚星光。

    “汉库克前辈,接下来要做什么?”

    简单饱腹之后,我看向汉库克问,既然是夜晚狩猎,相信这个时间正是行动的时机了。

    “和你想的一样,夜晚狩猎,但是别以为潜力巨大和会点露营技巧就比得过超过三十多年的老经验。”

    汉库克翘嘴笑着说,卷起一根烟凑近火堆吸了吸,再畅快吐出烟圈,起身走向树林深处。

    从营地往树林深处进发,一路上荆棘和藤蔓令我们步步艰难,老骑士汉库克却特别熟悉这些阻碍,每一剑不偏不倚砍倒,脚下的厚靴子踩平出通往树林深处的小路。

    不一会儿,我们抵达峡谷尽头,也就是红鱼河的源头。

    这里遍布长满苔藓的泥块,犹如层层翻起的波浪,歪倒的枯树扎根,底下流淌清澈的河水,似乎刚刚下过大雨,枝叶滴落的水珠晶莹剔透,从夜空洒落的月光照射出成片水光。

    “好美丽……”

    无论莉佩还是菲亚米娜,都已经深深迷上红鱼河源头的这片美景,在女孩们感叹的时候,老骑士汉库克却忽然拔出剑。

    “佣兵的规律是夜晚不狩猎,但是身为征战的士兵,夜晚也巡逻森林,在我年轻的时候,长官是这么说的,没有谁可以躲避夜晚,所以,在魔兽横扫的森林过夜,首先不能被任何的美丽所迷惑,因为会忽视丑陋的东西。”

    老骑士汉库克说完,锋利的长剑指向不远处一颗歪倒的枯树。

    “那是什么?”

    我和乔威恩皱起眉头,借助月光看到歪倒的枯树上慢慢涌下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看起来黏糊糊的,朝着我们这里慢慢爬来。

    “一只淤泥怪,中级的魔兽,完全不像你们认知的模样对吗?魔兽就是这样,它们数量和种类多到数不清。”

    老骑士汉库克笑着解释说,莉佩她们在我和乔威恩的提醒后才发现不远处爬来的淤泥怪,吓得想尖叫。

    “在夜晚的森林,遇到什么都不要大声尖叫,不然下场就是这样……”

    汉库克并没有回头,而是踢了踢脚边埋在土里的骷髅头,严肃地说。

    我和乔威恩立刻制止莉佩她们的尖叫,慢慢安抚住女孩们的情绪。

    虽然没明白一只长得丑陋点的淤泥怪怎么就能把她们吓成这样子,连曾经踩死贵族豪宅的老鼠的妮拉都脸色发白,浑身寒毛竖起。

    “淤泥怪可以释放一种对女性有恐吓效果的气味,所以狩猎魔兽时,不要单独男性或女性,否则遇到类似的情况几乎死路一条,比如男性遭遇魅魔,有可能就这样了……”

    说完,汉库克又踢了踢脚边埋在土里的骷髅头。

    “先打倒这只淤泥怪再说。”

    我从法师长袍里拿出法杖,这根是在艾亚利达斯东城区拍卖行获得的血精灵手艺法杖,因为是我自己的宝贝,并没有像艾妮琳丝的权杖那样被收走,靠着这根法杖的作用,熟练的呤唱异常迅速,没多久,一阵冰晶激射向不远处的淤泥怪。

    这是在凯蒙子爵城堡训练这段日子里新学到的四级法术,大量冰晶如同洪水般激射,尽管老骑士汉库克所说的这只淤泥怪是中级魔兽,但在魔法师率先施法下,应该会被封冻,在冰晶的埋葬里窒息而亡。

    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等到法杖的寒芒消散,月光下,冰封住的淤泥怪却依然蠕动,完全没死,也没有窒息的反应。

    “淤泥怪在中级魔兽里面被评定为危险等级,除了恐吓女性之外,也不需要呼吸,甚至自身被剑砍断依然不会死亡,反而一旦缠住冒险者,有很大可能会是冒险者窒息而亡……”

    老骑士汉库克解释说,再踢了踢脚边埋在土里的骷髅头。

    “所以说,办法是?”

    乔威恩的左手刚拔出铁剑,只好收回,问向老骑士汉库克。

    “火系法术,魔法师的火系法术能克制淤泥怪,这也是这种魔兽唯一的弱点,谁会火系法术?”

    汉库克回答说,看向我们两个,于是我和乔威恩回头看向早就晕倒的艾妮琳丝,无奈地摇头叹息。

    这回轮到汉库克摇头叹息,原来忘记了艾妮琳丝是会火系的魔法师,可是她那样子根本不可能施法。

    “汉库克前辈,可以用火石,周围的树木太过潮湿不好点燃,就用我的衣服吧。”

    这时候,乔威恩卸下布甲,脱掉里面穿着保暖的布衣,交给汉库克。

    “有我当年的风范,在夜晚狩猎的困境之中要学会使用一切的手段。”

    汉库克丝毫不在意我和乔威恩脸上的鄙视,抓过乔威恩的衣服,将火石掏出猛力击打,很快点燃乔威恩的衣服。

    接着,汉库克身轻如燕,即便再年迈的身体,在遍布苔藓的泥块之间敏捷地跳来跳去,来到被冰晶封住的淤泥怪面前,这时的淤泥怪已经快要挣脱出来,而汉库克冷笑着丢下燃烧的衣服,立刻烧了淤泥怪一遍。

    “找到了!”

    在冒着火焰的淤泥怪挣扎时,老骑士汉库克眼尖看到隐藏其中的那一颗非常小的晶核,拔剑刺中,彻底杀死这只中级魔兽。

    淤泥怪死掉之后,安伊露她们也慢慢恢复正常,只是对淤泥怪这一类特别恶心的魔兽有了阴影,这倒使得我和乔威恩暗自思考万一以后遇到了魅魔该怎么办?

    “我们要去宝石河滩吗?”

    莉佩轻拍胸口,缓过一口气,对回来的老骑士汉库克问。

    “似乎已经深夜了,这片山脉狼蛛比较多,体型堪比马车那样大,现在快点回营地吧。”

    老骑士汉库克抬头看了看夜空,皎洁的月光渐渐被云雾遮蔽,低下头脸色凝重,对我们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