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章 意料外的夜晚
    深夜

    寂静的峡谷营地,火堆的内部还残留丝丝炽热,因为没有帐篷,众人找来些宽大的树叶铺地,汉库克命令谁也不准擅自离开,特地洒了许多对魔兽有驱逐效果的味粉在周围。

    渐渐的,众人睡得很香,天上的星光闪烁,等待明天的早晨来临。

    在这个时候,某个身影睁开暗红的眼瞳,悄悄起身,拽紧法师长袍,从脚边捡起法杖,向黑漆漆的树林深处独自进发。

    这个突然醒来的人,除了我之外还能有谁呢?而醒来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找寻恶魔的位置。

    “是这个方向么?”

    茂密的树林深处,金发的魔法师一直小心翼翼地走着,顺便自言自语。

    “这一边,恶魔的气息越来越浓密了,令我非常难受。”

    黯灭巨人的声音在我脑海回荡,带着法袍里的晶核,我已经走到陌生的树林区域。

    这里远离红鱼河源头,四周茂密的藤蔓从粗大的树枝垂下,地势倾斜朝下,估计是山脉某处的山腰,为了避免遇到什么危险的魔兽,我得加快脚步了。

    朝着黯灭巨人指引的方向,我的双脚小心踩过光滑的裸岩,慢慢沿着山坡前行。

    “唉呀!”

    突然,一声惨叫在我背后响起,等我回过头,只看见快速的影子滚向山坡下,幸亏这片地域岩块多,跟踪我的人撞在救了她一命的裸岩上面,才没有沦为山崖底的尸骸。

    “亚玛哈格家族的艾妮琳丝?你怎么在这里?”

    我转身走了回去,漠然看着一头白金长发凌乱的艾妮琳丝,她的露肩花裙被树枝刮烂,样子狼狈不堪,但因为之前的矛盾,我看见她没摔死就安心了。

    “喂!明明看见贵族小姐这个样子也不来搭救!就没有点绅士风度吗?”

    艾妮琳丝咬牙忍着疼,双手撑起娇弱的身子,结果看见我居然停下来一副漠然的样子,非常生气。

    “很抱歉,在我印象中你离美丽的贵族小姐稍微有点那么远,如果是……”

    我漠然回答说,刚想说菲亚米娜,但看到眼前是艾妮琳丝,也就闭上嘴,不禁暗想,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将菲亚米娜视为美丽的贵族小姐了吗?

    已经对我失望透顶的艾妮琳丝只好艰难地爬起来,不过嘴里还在骂。

    “回去吧,艾妮琳丝小姐,汉库克说过深夜的树林非常危险,万一死了可别怪我救不了你。”

    没有再理会艾妮琳丝,我丢下了一句话就准备沿着山腰继续前行。

    “哼!我早就觉察到你奇奇怪怪的行为,一路上还自言自语,胆敢违抗汉库克前辈的命令,我这就回去揭发你的秘密,顺便向凯蒙祖叔报告。”

    谁知道,扶着裸岩艰难站起身的艾妮琳丝冷哼地说,令我停下脚步。

    “你这是威胁我?艾妮琳丝小姐。”

    我稍微侧过脸,冷冷盯着娇弱的贵族小姐,吓得她退后几步。

    现在的艾妮琳丝是没有决斗时的那根权杖的,再加上呤唱的不熟练,相比较经验丰富的我,如果在这杀掉她的话易如反掌,虽然不想与乔威恩结下仇恨,但艾妮琳丝这个人敢揭露我的事情,以后的麻烦可能很多,能封住她这张口无遮拦的嘴巴的办法,我只能想到直接杀了。

    “威……威胁又如何!我……我可是亚玛哈格家族血统的人!你敢杀的话亚玛哈格家族派遣的复仇者会将你从这个世界彻底抹除!”

    艾妮琳丝被我的话吓了一跳,却依然强撑着。

    “满足你的遗愿……”

    我沉不住气,转身抬起法杖,在艾妮琳丝惊恐的脸色面前呤唱咒语,细微的闪电在法杖前凝聚,照亮周围的茂密树林。

    “西诺尔是白痴吗!”

    忽然,一个叫声吓到了我,法杖凝聚的闪电消失,惊恐过度的艾妮琳丝一下子软跪在地,冷汗打湿后背。

    “菲亚米娜?你怎么也……”

    我转过头望向山坡上的树林,从里面冒出一个雪白长发的美丽女子,正是此刻应该待在峡谷营地熟睡的菲亚米娜。

    “我是偷偷跟着艾妮琳丝来的,当然也顺便为了寻找突然失踪的某人。”

    菲亚米娜从山坡的树林间小心翼翼地走下来,单手叉着腰,猜疑地看着我说,同时,裸岩下的艾妮琳丝也缓过神,对着菲亚米娜咬牙切齿。

    原本以为是自己追踪到可疑的魔法师,没想到竟然连自己也被跟踪,而且是菲亚米娜这个女人。

    “唉……艾妮琳丝,伤得严重吗?”

    看到我默然不敢回答,菲亚米娜叹了叹气,看着狼狈不堪的艾妮琳丝,顾虑了半会儿,最终还是选择跑下来想要帮助这个曾经羞辱自己的女孩。

    “别过来!这里又没有什么危险!我自己就能……”

    可是,艾妮琳丝张嘴喊着,使劲抬起流着血的左脚踩上前,想要靠着自己的力气爬上来,没想到右脚踢中什么东西滚了下去,接着后方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嗡嗡声。

    “糟糕!是蜂窝!”

    我脸色剧变,叫了一声,想呤唱咒语,却发现这样的茂密树林中根本没有可以对付蜂群的法术。

    忽然,菲亚米娜火速冲到裸岩的位置,毫不犹豫,一脚踹动巨大沉重的岩石,恰好滚向蜂窝里冒出的密密麻麻的蜂群,暂时阻挡了一刻。

    但是危险还没有结束,菲亚米娜转身背起惊慌失措的艾妮琳丝,而我四处观望,目光看见距离我们不太远的山腰底下有一条小河流。

    “这边!”

    我朝菲亚米娜喊了一声,冲向了山腰底下的河流,挥舞法杖弄走阻碍去路的藤蔓。

    和凶猛蜂群展开追逃的我们向山腰底下的小河流越来越近,但蜂群的速度比我们更快,眼看就要追上,我赶紧脱掉奥汗加修先生送的法师长袍扔向后方追来的蜂群。

    事实证明这样的办法不太奏效,但为我们争取了宝贵的间隔,在阻碍蜂群的关键时刻中,我们跑到小河流的岸边。

    不敢有半点犹豫,菲亚米娜抱着艾妮琳丝跳进河水里,我也紧随其后落入水中。

    幸亏河流比较深,沉在水里的我和菲亚米娜屏住呼吸,等到蜂群离开,但是艾妮琳丝在水里拼命挣扎,惊慌失措的她并没有事先准备好,陷入了几乎要窒息的痛苦中。

    寂静的黑夜,河流上嗡嗡作响的蜂群找不到闯祸者,盘旋几圈后只能飞回山坡上的蜂窝。

    哗啦一声,菲亚米娜从水里跃起,张嘴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雪白的长发沾湿散乱。

    而被她抱在怀里的艾妮琳丝从出水的那一刻就僵持着震惊的脸色,只是张着嘴,脸颊两边的绯红久久地没有褪去,不知道在几乎窒息的时刻经历了什么。

    “没事吧?”

    菲亚米娜不经意伸手擦了擦嘴,小脸两边的羞红逐渐消失,低声问。

    “嗯……”

    艾妮琳丝慢慢恢复平静,正想对菲亚米娜这么回答,可惜刚转过头就迎面撞上两团柔软的东西,震撼半刻之后猛然推开救了她的菲亚米娜。

    “你就不应该救一个不识好歹的贵族,不如让她死在那里好了。”

    我抬脚费力地走上岸,回头漠然看着艾妮琳丝,对菲亚米娜说。

    “我们不是冷血的人。”

    菲亚米娜摇摇头回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推开她的艾妮琳丝露出善良的微笑,慢慢从河流走上岸边。

    艾妮琳丝的神情变化了好几次,最终低着头走上岸边,小心翼翼地在沙地坐下来,脸色一疼,发现受伤的左脚依然在流血。

    菲亚米娜看到后走过来,蹲下身查看艾妮琳丝左脚的狭长血痕。

    “西诺尔!我知道你带着安伊露的愈合药剂!”

    站在岸边假装欣赏风景的我被菲亚米娜喊了一声,听她的语气,我当然知道这位贵族小姐是认真的,在心底闷气的同时,摸出身上带的药瓶,随手扔向了背后。

    “要放弃追查那只恶魔吗?”

    这时,我的脑海回荡黯灭巨人的声音,它的晶核还在我身上,不过被我脱下**的衣服包裹住藏好。

    “不,等会儿继续追查,但在这里休息片刻,我不可能抛弃她。”

    我低声回答。

    很难有今夜这样的追查机会,但因为艾妮琳丝这个揭秘者,回到营地等待明天行动的想法不可能实现,而菲亚米娜也应该有怀疑了,干脆和她说清原因?如果是菲亚米娜的话……

    “我劝你别透露我们的秘密,她们还没有猜到那么多,随便编个谎言就可以蒙骗,你是誓言的遵从者,她们却不是,被外人知道秘密,难以想象会引起怎样的后果。”

    黯灭巨人的警告在我脑海回荡,令我沉思,道出秘密?想了想还是算了。

    寂静的夜晚,在山腰底下的河流岸边,艾妮琳丝坐在沙地上,被菲亚米娜细心涂上愈合药,撕扯了身上的衣服,包扎好左脚,金发的魔法师在周围警戒,偷偷与黯灭巨人沟通,再寻找前往恶魔气息源头的最佳路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